《为了遗产,竟让我为老板娘受孕……》
第92节

作者: 雪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忽然之间回过神来,看着身下已经浑身赤裸的陈倩,看到陈倩满是泪水的眼睛充满仇恨的看着我,我顿时懊恼起来。

  陈倩见我整个人愣住了,也不叫,也不喊,更没有因为手臂上的疼痛下意识打她或者推开她,微微错愕,随后也主动松开了嘴。
  她送开口的那一刻,我的右小臂上已经有了一个满是鲜血的牙印!
  陈倩咬的实在太狠了,不仅她自己满嘴鲜血,就连手臂上的伤口也都还血流不止。
  陈倩急忙拉过被子,将自己暴露的身躯盖住,我用一只手捧着自己的手臂,心里懊恼也后悔,愧疚的看着满脸泪痕的陈倩,我由衷的说了一声:“对不起,是我脑子错乱了,对不起……”
  说完,我从床上起来,忍着手臂上的剧痛穿好裤子,失魂落魄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疼!手臂真的巨疼无比!
  我回到客厅,顺手抽了点纸巾盖在上面,把流出的血液吸收了些许,触摸之后的剧痛让我整个人都倒吸了几口凉气。
  不过,疼痛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眼下最重要的感觉了,我一个人仿若丢了魂一样的坐在落地窗前的地上,也就是我刚才强吻陈倩的位置,把烟盒里的烟都掏了出去,点燃一根来,猛抽几口,然后把烟灰都弹到烟盒里。
  等一根烟抽的差不多了,我便把烟盒里的烟灰都撒在了我手臂的伤口上。
  这是我在部队的时候,跟当初一个特种兵队长学的,他说,刚烧出来的草木灰可以止血杀菌,在没有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如果受了伤,可以用这种方法处理伤口。

  电影上经常有直接用烟丝覆盖伤口的,那种做法不科学,因为烟丝本身没有杀菌,里面很可能就存有细菌,用它覆盖伤口反而会加重伤口感染。
  不过刚烧过的烟灰就不一样了,燃烧的高温会把烟丝里的细菌杀灭,相当于是做了一个高温杀菌的处理。
  我忍着剧痛,把烟灰都倒在伤口上,但伤口面积很大,几乎是陈倩整张嘴的大小,每一颗牙齿都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一个血窟窿,所以我只能再次点燃两根香烟,这次两根烟一起抽,再把烟灰收集起来。
  第106章、
  听到陈倩忽然自我身后说话,我下意识的回过头,便见陈倩已经裹好了浴袍,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眼睛依旧红肿,但表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相反,我看她的眼睛里,好像也有几分愧疚。
  我心里更愧疚,叹了口气,说:“没事,再撒点烟灰就行了。”
  陈倩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得去医院消毒清创,再包扎……”
  我抽了口烟,摆摆手道:“没事儿,止了血就好了。”
  陈倩走到我身边,重新盘腿坐了下来,看着我,又看着我手臂上的伤口,轻咬嘴唇说:“对不起……”
  我急忙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刚才的事儿,你别往心里去……”
  陈倩叹了一声,说:“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不过你的伤,这么处理真的不行,得去医院好好做一做清创。”
  我呵呵一笑,脱掉身上的衬衣,指着后肩胛骨一个圆形疤痕说:“你看这个疤。”
  陈倩看了一眼,惊讶的问我:“这是怎么造成的?”
  “子丨弹丨。”我笑着说:“我入伍第三年因为表现优异,被选入反恐部队,第五年在西北参加打击跨过贩毒罪犯的行动,一次围剿中,被毒贩一枪打中肩胛骨,当时我们正在国境线上,离最近的医院有一百多公里,当时我们连长用刺刀帮我把子丨弹丨从骨头里撬出来,全连的战友一起抽烟,把我的伤口当烟灰缸了,最后你猜怎么着?”
  陈倩一脸不可思议的问我:“最后怎么了?”
  我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吗?当然是没事儿了,子丨弹丨只要不打中大动脉以及重要器官,其实没什么太大的麻烦,把弹头弄出来,然后止血杀菌就行了,伤口慢慢就会长好。”

  陈倩惊讶的问:“那你当时负伤,有没有立功啊?”
  “有啊。”我说:“那次行动,我们缴获了大量丨毒丨品和武器,打掉了一个从阿富汗、巴基斯坦向中国走私丨毒丨品的境外组织,击毙毒贩二十多人,上级给了我们连队一个集体二等功,又给了我一个个人三等功。”
  说着,我掏出自己的手机,从相册里找到奖章和证书的照片,递给她道:“你看,这是我们当时的奖章和证书。”
  陈倩接过我的手机,翻看了几张照片,惊讶的说:“竟然是真的,这上面还有你的名字。”
  我尴尬的说:“你还以为我跟你讲故事呢?”
  说着,我又道:“要不是因为受了伤,肩胛骨多少受了些影响,我应该不会这么早复原,至少还会在特种部队里再干个几年。”
  陈倩又翻动手机,看到了一张全连战士围着奖状和锦旗合影的照片,急忙问我:“这个就是你们连队?”

  我点点头,说:“我们连队叫尖刀连,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就是英雄连队,番号一直被我们继承。”
  陈倩忍不住放大照片,说:“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你。”
  我笑道:“那你试试看,我当兵的时候,跟现在变化还是挺大的。”
  陈倩找了片刻,便指着一个黑乎乎的年轻小伙子说:“这个就是你吧?”
  我看了一眼,笑道:“你眼睛还挺准的。”
  陈倩笑道:“那时候看着比现在稚嫩一点,皮肤黑了一点。”

  我点了点头,道:“我们连队比较艰苦,本身就在西北边疆,还经常担任反恐作战任务,大家都晒得很黑。”
  陈倩问我:“你特种兵出身,经过那么多大场面,怎么甘心做一个司机?”
  我哈哈一笑:“大场面也没什么用,复员之后还是要找工作养家糊口啊。”
  说着,我已经把两只烟都抽完了,随后我把烟头丢进烟灰缸,将烟盒里的烟灰均匀的撒在伤口上。

  陈倩急忙坐了过来,说:“我来帮你吧。”
  我忙道:“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陈倩坚持说:“还是我帮你吧。”
  我略一犹豫,轻轻点了点头,说:“那谢谢你了。”
  说完,我将烟盒递给了她。
  陈倩拿着烟盒,小心的把里面的烟灰撒在我的伤口上,她眼盯着我的伤口,再次喃喃说道:“对不起王浩,没想到把你咬的这么厉害……”
  我急忙道:“快别这么说了,刚才的事情……都怪我……你心里别恨我才好……”
  “我……”陈倩盯着我看了片刻,忽然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说完,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俏脸忽然红了起来,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我,说:“算了,我们就此翻过,都不再提了。”
  日期:2018-12-08 10: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