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10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王堆三个墓被前前后后盗掘了不知道多少次,保护性抢救法决出来,依然出土了三千件文物。
  中山靖王就不说了,海昏侯刘贺的墓挖了七年,到现在只是暂告一个段落。
  所以但凡是汉墓,那都是了不得不得了的东西,无论对于谁都可以成立。
  从杆子里的土质来判断,下面绝对的有一座汉墓,而且规模之大超乎想象。
  但让金锋不明白的是,这里明明就是琅蜀国城市的遗址,怎么会埋一座汉墓下去。
  还是不讲究任何风水任何堪舆的大墓。

  这,完全违背了历史常识。
  要知道,在汉朝对于陵墓的选址那是有着极为严苛的讲究的。甚至在近年来在潭州还出现了不盗文物,只取汉墓土的怪事。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汉墓风水极好的事实。
  可这里一没龙脉二没龙穴,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地面,怎么可能埋汉墓下去?
  谁会这么不讲究?

  而且,这里根本就没找到任何封土堆和树木的残留物,也就是这座汉墓采用的是不树不封的格局。
  这种格局,是东汉末年曹操提出来的薄葬制度,同时也是害怕自己的墓给猖了。
  太多太多的谜团困扰着自己,搞得金锋一时头大。
  自己只是想挖这座古蜀国的遗址,拿点堪比金沙遗址和三星堆神物一类的东西出来,哪知道,会遇见这么棘手的问题。
  一时间,金锋思绪混乱,一阵阵头痛。
  “金爷,这地真是孔明老祖宗的……”
  金锋轻轻摇头,又轻轻点头。
  围在金锋身边的一帮子人一脸茫然,完全看不懂金锋的意思。
  “锋哥,要不……弄个蛇洞出来,我亲自下去看看。”

  “你特么敢!”
  金锋冲着吴佰铭爆喝一声:“万一下面埋的真是他……我们几个,就是他妈的千古罪人。”
  “连他妈孔明老祖宗的墓都猖,你们真他妈把自己当摸金豺和发丘狼吗?”
  “这个墓,谁都不准动!”
  金锋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低下头去。

  每个人在心里都认可金锋所说的话,身为盗墓贼,有些人的墓,那是死也不会去挖的。
  孔明老祖宗绝对的排在第一位。
  “那就不挖这里。”
  “只挖遗址。”
  金锋轻轻嗯了一声,没再否决。

  目前,也只有这个法子可用了。
  不过,这么方圆两三公里的遗址,又得要挖到什么时候去?
  如果这地方交给正牌摸金狗夏侯吉驰他们和山海地质队来,按照最专业的搞法,估计,差不多……快的话七八年就能挖出来了。
  但,金锋,等不了这么久。
  别说七八年,就是七八周七八天,自己都等不了。
  虽然自己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要开挖这么一大片的遗址,也是杯水车薪完全不够用。
  第一要避开所有的人,第二还要光明正大的挖出来而不被任何人发现,第三还要在四五天之内起出来。
  三座大山困难压在金锋胸口,连喘气都断断续续。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金锋。
  勾勾手指把张思龙叫到身边,轻轻吩咐下去,让张思龙去寻摸几处最好的方位,就跟寻摸南极纳粹船的那般做法一样。
  算东西方位,这是张思龙的强项。
  遗址下面的东西,金锋肯定不会放过。
  汉墓可以不动,遗址必须要挖。
  东西,必须拿出来。
  绝不能输给李圣尊。
  打定主意,金锋做了任务安排,一帮人立马上车走人,回去准备。
  现在村里就邝老头一个人,还受了伤,没十天半个月邝老头下不了床,平日里只需要注意外面的来人就行。

  办法,金锋都已经想好了。
  弓凌峰几个扮作打井做地勘的,这原本就是拉凌峰的强项。
  等着张思龙的方位确认之后,由弓凌峰上场,白天打井,晚上就下去拿宝,四天之内,也应该做得完了。
  弓凌峰是主力部队,其他的人手也就全力的配合弓凌峰。

  明天一早,戈力将会带着一批修路的设备进驻老官山村子。以修路的名义把唯一进村的路给堵掉。
  再把砂石水泥全都拉过来堆成山,那就万无一失。
  剩下的,那就是看张思龙选定的方位正不正确了。
  金锋计划已经全部策划设定完毕,就等今晚一过,明天一早,正式开整。
  一帮子人走了个干干净净,就剩下吴佰铭跟张思龙两个陪着金锋守夜。

  他们都是不亚于夏侯吉驰、周皓和王小白的年轻翘楚,惊才绝艳,现在全都死心塌地做金锋的小弟。
  在三个人的亲力亲为下,在这片古蜀国的遗址上定下了八个方位。
  按照张思龙的算法,那就是这八个地方的财气金气最旺,下面绝对有好东西的。
  去年南极纳粹宝船,张思龙也是用的这种法子,一打进去,就是大丰收。
  “思龙真人,你以后就当咱们队伍的寻宝鼠得了。锋哥给你按提成分账,保你一年就全国首富……”
  “有钱还特么做什么天师啊?你说中不中?”
  三个人现在围在一间早已废弃十几年的土房猪圈里面,大堆大堆的火烧得红旺旺,烤烫每个人的脸庞。
  吴佰铭横躺在两张并起来的农村老式长板凳上,身边放着一个纯银酒壶,那是在南极宝藏里拿的,原主人的大波波国的大公公爵。
  张思龙卷缩在墙角,身上裹着一件厚厚的军大衣,一双赤裸的脚直直对着火堆,冷得直哆嗦。

  这小子在这片地折腾了大半个晚上,早已被淤泥冻僵。
  一脱下来,那郎香港脚的臭味半里地都能闻到。
  都不用吴佰铭开口,这小子就自觉的躲角落里去了。
  吴佰铭调侃挖苦的话出来,张思龙恨不得把地缝掰开钻进去。
  堂堂道祖嫡亲血脉被人当寻宝鼠使唤,还他妈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哐当一声轻响,吴佰铭把一个同样是纯银做的酒壶扔在张思龙身边,嘿嘿笑说。
  “锋哥给的老山参参酒。喝一口北极裸奔都不怕。”
  第一次来锦城的张思龙冷得嘴唇都是乌青的。

  锦城的冬天温度其实不算太低,但那郎子的湿冷却是叫张思龙完全受不了。
  抖抖索索捡起酒壶来刚刚拧开,吴佰铭却是冷笑的说道。
  “少喝点。你是童男,扛不住。”
  一下子,张思龙脸都红了,恶狠狠的将酒壶扔还给吴佰铭。
  吴佰铭呵呵笑了起,正要打击的当口。

  忽然间,房梁上的金锋一下子坐了起来,顿时把吴佰铭吓了一大跳。
  “锋哥,我跟思龙开玩笑的……”
  金锋面色清冷,根本没理会吴佰铭。
  鼻子一嗅,金锋面色顿变。
  右手一探,身子一扭,嗖的下上了瓦房,十点方向,一团火光燃烧起来,在黑夜中燃得透亮。
  火光跟前,还能清楚的看得见几个人影的在挥舞跳跃。

  “操!”
  金锋嘴里怒骂出口。
  身子一个前扑滚下瓦房,爬起来直往那边狂奔。
  吴佰铭跟张思龙凑到土墙缝隙里定眼一看,顿时吓得亡魂皆冒。
  有人纵火!
  那地方,那地方不是邝老头的家吗?
  我操!!!
  两个人对视一眼,扭头跑出老屋,发疯似的往邝老头家跑。
  慌乱中张思龙连鞋子都不顾了,吴佰铭更是连衣服的没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