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2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白酒吧!”我喝惯了白酒,最好有小杯子,我可以咪一口,咪一口地,那多有味儿。“
  “嗯,有的,你等一下。”说着,齐钰站起身来,去厨房翻来翻去,出了来,手里多了两瓶酒,一红一白的,放在桌上,又进了厨房,再翻了一下,出来后,手里多了两只长脚玻璃杯和一只小瓷杯。
  张富贵一看,那长脚杯,“哇,你酒量这么大啊!要用这么大的杯子。”

  齐钰笑了笑,“这是喝红酒的杯子,”说着,她“啵”地一下,扒出酒塞,倒了小许在长脚杯里,“看,不用倒满,你尝尝,我平时就爱喝这种酒。”说着,递给他一杯。
  张富贵接住了,“我尝一下”,张富贵咪了一口,“嘿,味道不错,甜甜的。”
  齐钰又扑哧一笑,“红酒不用咪,象这样。”说着,齐钰也给自己的怀里倒了少许,摇了摇,啜了一小口,吞了下去。
  “哦。”张富贵也学她的样啜了一小口,“原来是这样,城里人就是有品味。”

  齐钰笑了笑,“快吃菜,多吃点。”
  “诶,你也吃。”张富贵脑瓜子一转,这么一小口一小口,她又怎么会醉?她不醉,那好事又从何来,于是他站了起来,“钰姐,为了庆祝今天的胜利,我们俩干了这杯。”
  齐钰也站也起来,跟他碰了一下杯,“好,干了这杯。”
  两人都一干而尽。
  “我来倒酒,”张富贵把那瓶红酒拿在手里,扒开塞了,往她杯里倒,倒地满满一杯。
  齐钰秀眉紧蹙“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然后做坏事?”
  张富贵赶紧否认,“瞧钰姐说的,我哪敢有那想法?”
  齐钰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动机不良。”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没想到他的心思被齐钰看得一清二楚,可能是自己太心急了,所以才做得这么明显,人家一下子就看破了,他的手指在大腿上拍了几下,就拿起了她的杯,“这好办,如果钰姐嫌多了,我分一半。”说着,他从她的怀里倒了一半到自己的怀里。
  “看看,这样可以吧?”张富贵坐了下来。
  “这还差不多。”
  “嗯,那这杯我敬你,往后还要靠钰姐多多提点。”
  齐钰忙站起来,“这话不能那么说,只要不违反规定,怎么帮你都可以,但超过规定,就请你怒姐姐不能相帮了。”
  “这是当然,来我们喝了这杯。”

  “不行,不行,这酒喝起来有点甜,可度数不浅,你看我脸都红了,不能这么喝,咱一边吃菜,一边慢慢喝好了。”
  张富贵愣了一下,慢慢喝那得喝到什么时候?本来他早就该回家了,但他贪恋她的美色,竟把回晓林村的事扔到了一旁,所谓山高皇帝远,这么远,兰兰也管不了他,他最好住在这,然后跟她……,张富贵开始胡思乱想了,嗯,慢慢喝就慢慢喝呗,晚了就不用走了,想到这,他就说,“好,那咱慢慢喝。”
  “行,你坐下,我们碰一下,随意喝。”
  “好,”张富贵坐了下来,两人杯子一碰,都只喝了一点点。

  夜渐渐深了,齐钰的脸已经红成了红苹果,但她的语言还非常清楚而且她拒绝再喝了,看来,张富贵想把她灌醉是完全泡汤了,他自己独自喝了起来,一边也吃吃菜。
  不知过了多久,张富贵喝得头晕目炫,干脆他趴倒在桌子上,他装醉,他心里在笑,这会我不用走了吧!看你怎么办?
  “喂……,张富贵,你醉了?”齐钰这才知道麻烦事来了,早知道就不让他继续喝了,现在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要想把他送到旅馆,她一个弱女子也抬不动他这个大男人,这如何是好?
  齐钰看了看没有办法,只好钻进她的腋下,把他抬起来走。
  他的手还在她胸前晃着,时不时触碰着她的柔轮,齐钰娇叱道,“你都醉了还这么不老实……也罢,今天你不用走了。”
  张富贵高兴坏了,好啊!今晚不用回去,那今晚,嘿嘿,有艳福了。

  齐钰把他扛到了客房,打开灯,轻轻地将他放倒在库上,齐钰正要离开。
  忽然她的手被一拉,她的身子一时失重,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身上,“喂,你干什么?”
  张富贵顿觉她的身子轮如无骨,压在他身上,两人之间隔着两只轮球让张富贵非常舒服。
  张富贵不理她,而双手紧紧地抱住她。
  齐钰明白了,“哦,你是装醉。”
  张富贵睁开眼,没有理她,而亲上了她的小嘴,同时他的双手在她柔嫩腰间和柔滑的肥臀上揉着捏着,差点把水给捏出来了。

  “呜……”齐钰猛地一抬头,象拔瓶塞一样,“啵”地一下分开了她与他的嘴,“坏人,你装醉,快放开我,要不然我把你赶出去,或者叫丨警丨察抓你。”
  张富贵不理她,把她身上一阵乱摸,嘴里呢喃着,“钰姐,我喜欢你,你就给我吧!”
  他摸她俏脸通红,嘴里啊啊叫,她明白不能再任其胡作非为,否则非出事不可,她力喝一声,“放肆”说着,啪地一声给了他的脸一巴掌。
  张富贵愣了一下。
  齐钰继续说,“你如果也强迫我,那你跟那畜生有什么区别?”

  洪国柱是张富贵深恶痛决的那种,如今齐钰拿他跟自己对比,让张富贵着实悔恨起来,他的手一松,齐钰便站了起来,“你不用装了你没醉,念在你帮了我的份上,你刚刚轻薄我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想吃饭就去吃点饭,不想吃就去洗澡睡觉,但是你还想做那种事,你就算是得到了我的人,我这辈子也会恨死你的。”说着,齐钰咬着嘴唇,眼睛瞪着他。
  看来,齐钰是认真的,她也不象荷花和牡丹那样,渴望强烈,她真的很高贵、很难得,怎么办,是强她,让她恨你一辈子,还是放过她,把她当神一样供起来。
  张富贵想来想去,他选了后者,因为前者的话,那他就跟那可恶的洪国柱真的没什么两样了,何况那样做风险极大,怎么说人家是个镇长,怎么说她是上级?张富贵轮了下来,“你不愿意?”到这一步也没必要装下去了。
  “我当然不愿意,你把我当什么?我有老公,有孩子,还能跟你有什么事?”
  日期:2018-09-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