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2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是个疯子。”洪国柱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抖,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于眼前这个神秘人物,他洪国柱真的怕了,他的命值钱啊!可不能栽在这小子手里,他有大好的前途,大把的女人,他最怕的就是死,其次是丢官。
  “对,我就是个疯子,一个疯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哦。”张富贵依然笑着,他今天的笑一点也不傻。
  这一切都看在齐钰的眼里,他的每句话、每个举动都暗含深意,她一个女镇长,他的上司,竟暗暗佩服她的这个下属了,看来,此人绝非池中之物。
  估计半个小时的时间,门外有了敲门声,张富贵向齐钰使了个眼色,齐钰明白了,到门口问,“谁呀!”
  “哦,我是小王,洪副县长在不在?”
  哦,送钱的,来了,张富贵手伸进了盖在他身上的浴巾里,眼睛瞪着洪国柱,对着他耳语,“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就捏碎了它们,嗯……”
  洪国柱点点头,他大声说,“是,我在里面,不方便出来,你把钱扔进来就行了。”
  小王一听是洪副县长的声音,门后又站着一个声音动听的女人,他想这洪副县长又在这风流快活了,“哦,小姐,你把门开道缝,我把钱扔进去就走。”

  齐钰透过防盗镜一看,门外站着一个年轻小伙子,手上提了一个黑色袋子,应该就是钱,看看也没有别的人,于是把门打开了一道缝。
  那小伙子,果然将袋子扔了进来,齐钰忙把门关了上,她警惕性也是有的,毕竟是个镇长。
  门外的人说,“洪副县长,钱已经扔进去了,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没有了,你走吧!”
  “好,我走了。”说着,小王就走了。
  齐钰透过镜子往外一看,那人果然走了。
  齐钰把袋子提了过来,拿出来一看,果然是钱。
  张富贵放了洪国柱的蛋,“钰姐你点一下,看看少不少?”
  “好”齐钰点了起来。
  “没错,是三万,刚刚好。”齐钰点了钞票说。

  洪国柱就说,“现在钱你们也收到了,该放人了吧!”
  “放心,人肯定会放的,”张富贵说着,转向齐钰,“钰姐,拿上你的东西,我们走吧!”
  “好,”齐钰把钱放进她的手提包里,“好了,我们走吧!”
  张富贵和齐钰一起往外走。
  洪国柱却喊了起来,“喂,你们不能这样走,把我解开。”

  张富贵回过头来,笑了笑,“哈哈,这个就不用我们动手了,有人会帮你解的,你好好呆着吧!”
  时间一长,这宾馆的服务员肯定会发现他的,到时候,他自然会得救,只是现在还得让他吃点苦头。
  说着,张富贵扶着齐钰的肩头走,齐钰竟也没反对,反而对他笑了一下。
  “喂……,谁会来解开我啊!”洪国柱还在喊。
  张富贵和齐钰走到门口,听到洪国柱的喊声,他冲着齐钰笑了一下,“他是不是很吵?”
  “没错。”齐钰点了点头。
  张富贵走了回去,“你太吵了。”说着,他又用毛巾把他的嘴给堵了上。
  “呜……”洪国柱不知所云。
  张富贵拍了拍手掌,“你还是不要费劲了,你再怎么喊也没用,到时候自然会有人解开你的。”
  张富贵冲他笑了笑,“我们走了,你好好享受吧!”
  “呜……”洪国柱气炸了。
  张富贵牵着齐钰的手下了楼,齐钰仍然不反对,但这回她有些娇羞。
  下了楼,齐钰张望着,“你的哥们呢?”
  张富贵靠近了她,“别傻了,哪来的哥们?”
  “那我明明看见你把胶卷扔下来了,我们快去找找,可是咱们的护身府啊!”说着,她就走。

  张富贵忙拉住她,对着她耳语说,“那只是我的障眼法,我根本就没扔,抓在手上呢,现在在我裤兜里。”
  “是吗?”齐钰有些怀疑。
  “不信,你摸”说着,他摸着她的小手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摸,摸到一根东西。
  齐钰脸上一红,“你……”
  张富贵笑了一下“哦,错了,你刚摸到的,是我的小弟,再往下一点”说着,抓着她的小手往下,果然是个胶卷。
  “嘿,你真有一套,但你为什么这样做呢?”齐钰不懂。
  张富贵继续对她耳语着,“这不是为咱俩的安全考虑吗?你要知道这是他的地盘,只要他动个手脚,还有那个送钱的,谁知道会不会带其他人来对咱们不利啊,说不定我们就回不去了,甚至会丢了性命,我那样说,无非是让他以为他即便抓了我们或弄死我们也没用,因为胶卷已经转移了,那他也没必要对付我们了,我们就安全了。”
  “哦。”齐钰恍然大悟,“高啊,真高,你都可以带兵打仗了。”
  “是吗 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当大将军的。”
  “是吗?”齐钰怔怔地看着他。
  “哎呀,开玩笑,咱快走吧,有个词叫,此地不宜久留。”
  齐钰一听紧张了起来,“那咱快走。”

  “走。”
  齐钰发动了汽车,就朝镇上飞奔而去,出了县城两人才轻松了起来。
  齐钰一边开着车,一边说,“今天好险了,我差点就……”
  张富贵叹了口气,“这事都怪我,出来的太晚了,可是你为什么不喊呢?”
  齐钰红着脸,“他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我怎么喊得出?”
  “哦,难怪,让你受委屈了,还是怪我,我就应该早点出来,要是你有什么散失,我比死还难受。”张富贵非常自责,抽着自己的耳光。

  齐钰忙空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算了,这事也不能怪你,要是太早了,不是拍不到吗?还好,他也没弄到我,也算是没什么损失了。”
  “被他轻薄,也是损失啊!总之,我出的计划不够完美,还是我的错。”他还是很自责。
  “你就不要自责了,不是赚了三万块吗?而且这一次,我们有他的把柄在手,相信他不敢撤我的职,也不敢再骚扰我,算是免除后患了。”
  “嗯,这倒也是,但我总觉得让你受了委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你不要这样想嘛,这件事本来就有风险,你不也是为了帮我吗?要不是,我不是丢官就是失贞洁,现在我两个都保重了,被他给舔了几下就当着被狗舔了呗。”
  “嗯,你能这么想,我心里舒服了一些。”
  “嗯,现在既然成功,我请你吃晚饭吧!”
  “好,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啰!”
  “呵呵,又是一个成语,你说你没读过什么书,你是怎么懂得那么多成语,你还很会用计策,我很好奇。”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小时候,听故事听得多了,自然就学到了一些。”
  “哦,是这样,你听一听就记得住,那你的脑子也挺聪明的。”
  “哈哈,你过奖了。”
  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镇上,齐钰还是有一件事放不下……
  齐钰还是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那虫虫会不会跑进她身体里,于是到镇上第一件事就是——买药。
  她把车开到药店门口,买了药,再买瓶水,在车上就服了下,这才安心了下来,心情好了许多,“张富贵,那咱去吃饭去。”
  “嗯,好香啊!”张富贵闻了闻,但有点美中不足,“要是有酒就好了。”
  “你想喝酒?”齐钰问。
  “当然,有好菜没酒真是可惜。”
  “算你运气好,我这真有酒。”
  “好啊,快快拿来。”张富贵想到酒就流口水了。
  “我这有红酒、白酒、黄酒,你要喝什么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