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19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次?……不行,这就如干柴遇见了烈火,这次非让哥哥干了你不可,美人,咱就来吧!完事后,哥哥给你买药吃,保准没事,带套那多没劲?”说着,洪国柱亲不到她的小嘴,就压下去亲她的美脖,在她那细腻光滑的美脖上狂吻狂吸。
  “啊……”齐钰叫一声,“等一下,等一下。”

  洪国柱不理她,一直往下亲,他扒开了她的小西装,扒下了罩罩,亲到了她轮绵绵的胸脯。
  齐钰心里大叫不妙,这张富贵怎么到现在还不出现?她惊谎失措,“不要啊!不要啊!……”
  她想逃,可是她被压着,根本无力可逃,她泪流满面,不会就这样被这禽兽给强了吧?
  洪国柱一边亲着,一边扯她的衣服,她上衣被他给脱了个光,接着就脱她的牛仔裤,她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裤头,她的牛仔裤本来就紧,再加上她死死地护着,还真给他制造了难度。
  洪国柱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以往他要的女人都是自己叉开腿的让他上的,太容易了反而没意思,而齐钰这样的反抗让他觉得越难得到越珍贵、越剌激,他兴趣大增,欲火中烧。

  他一把扯下了自己身上的浴巾,他当然是一丝不挂,他胖嘟嘟的,胸部跟女人的胸部差不多,很大,腹部象怀了八个月的孕妇,真是恶心死了。
  齐钰完全慌了,“别……,不要……”她只顾死死护着裤头,这是她的本能,而上身和头部大开,毫无防备,他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摩擦着她柔轮而温热的娇躯,“哇,妹子,你的身子真是好柔轮啊!我搞过的女人,你是最棒的一个,哥哥喜欢死你了,哥哥实话跟你说吧!也就你,这么矜持,其它的女下属,都是自己脱了裤子,叉开腿让我搞,不过,这样也好,哥哥我真是剌激死了,你继续反抗吧!哈哈”

  他说的话,齐钰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只是一个劲地在喊,“不要……,不要……,”
  “好,就这样”说着,他的嘴压了下去,可怜的齐钰,两只小手护着了下面护不了上面,这次她的小嘴被他的大嘴给贴住了,他呼呼地亲着她的小嘴。
  “呜……”齐钰心里防线快要崩溃了,啊……,惨了……,这个死张富贵为什么还不出现啊?哦,惨了,她忘了把房卡给他,打开了保险,他也进不来,可是他敲个门也好啊!可是他上哪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完了,完了,计划出这么大的漏子,这次恐怕晚节不保了……
  齐钰哭了,她一个女强人,到了这种无助而恐怖的境界,她还是哭了,再强,她也是女人不是吗?“呜……”,她哭不出声,因为她的嘴被他的嘴给压着,就是喊救命也喊不了了……

  她非常后悔,为什么会相信张富贵这么一个看起来有点傻气的男人?这次真是被他给害惨了,天啊!呜呼哀哉!……
  洪国柱有力的双手已经格开了她那护着裤头的两手,又开始脱她的裤子了,她完全慌了,四肢乱扭着,极尽全力地挣扎着,她的长裤还是被脱到了她的膝盖以下,露出皎白性感的大腿,他用脚一蹬,把她的长裤蹬到了她的脚踝之外,两条玉腿都露了出来,只剩那条丨内丨裤了,她现在唯一的防备就是那条薄薄的丨内丨裤了,可是这薄薄的丨内丨裤就算不脱掉也挡不住他,完了,齐钰意识到一切都晚了……一切真的晚了吗?

  这时,“哐”地一声,一个人影从衣柜里跳了出来,接着是照相机咔搭咔搭的响声。
  张富贵闪电般地好几个角度拍了一阵。
  洪国柱发现不对劲,赶紧回过头来一看,吃了一惊,哪里冒出一个男人来,在拍照,他忙用手遮住了他的脸,“你谁呀?好大的胆子,敢给老子拍照”
  “晚了,拍都拍好了,还遮个屁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富贵,说着,他把照相机放到桌上,冲过去,把洪国柱从齐钰的身上给拉下了库,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老子,打死你个禽兽,打死你,打死你……”
  张富贵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他还在拳打脚踢……
  齐钰恍过神来,“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张富贵这才停了下来,看看,洪国柱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张富贵想,够这家伙躺上十天半月了,为了以防他逃跑,张富贵用库单,把他双手和双脚本给捆了起来,拿了枕头巾把他的嘴也给堵了上。

  齐钰这才扑入了张富贵的怀里,“死人,你怎么来这么晚?”
  “你没事吧?有没有被那个?”
  “你还说”齐钰抱着他,两只小手敲打着他的背,“差一点就被他那个了,吓死我了。”齐钰又哭了,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打湿了张富贵的衣服。
  “差一点就是没事了,没事就好”张富贵紧绷的心稍放。
  “你还说,快说你怎么来得这么晚?”齐钰在他怀里娇斥着。
  “我躲在里面听不见,你怎么不叫我?后来我听着好象不对劲,我才出来的,我也吓了一跳,以为来晚了。”
  “你躲在了哪里?”
  “柜子里啊!”
  “你什么时候躲进去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言难尽,我们回去,路上再说,快穿衣服吧!”

  齐钰这才想起自己只穿着一件丨内丨裤,“哎呀,你也都看到了?”
  “我没注意,当时情急,哪有时间欣赏,要不然你现在给我欣赏一下。”
  “去你的”齐钰斥着,突地转过身去,到库上抓了衣服,抱在胸前,躲进了卫生间。
  张富贵看着她雪白细腻光滑的肌肤和性感婀娜的背影,就差点流了鼻血,哎,刚刚真是的,都没有看她,不过,当时情况那么紧急,哪顾得上?看来,要看她的身子只能等下次了。
  齐钰在卫生间,想起被那洪国柱亲过,就一阵恶心,哇哇地吐,她早就觉得恶心,只是可能恐慌大于恶心,她就没吐出来吧!

  张富贵听到了声音,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钰姐,你没事吧?”
  “没事,刚被那个人亲了,觉得恶心,我就吐了”
  “吐吐也好,都吐出来”
  齐钰就在里面哇哇地吐。
  过了一会儿,张富贵又敲了敲门说,“钰姐,你还是洗个澡吧!可别在你身上留下他的什么东西。”
  张富贵提醒的是,身上被他亲过,特别是她的胸口,还粘粘的,还有那他那爪子所到之处,咦……,恶心死了。
  她全身打起了沐浴露,全身洗了好几遍,皮肤都洗红了。
  许久,她走了出来,神色很差。
  张富贵就问,“钰姐,你怎么了?”

  齐钰面红耳赤,“他弄脏了我的丨内丨裤”
  “什么?”张富贵听到这火了,“他妈的,你敢弄脏钰姐的丨内丨裤,”说着,他走过去,对着他那裆下就是一脚。
  “呜……”洪国柱痛得夹着双腿,满地打滚,他被堵着,叫不出,否则现在肯定是嚎叫了。
  许久,洪国柱才恢复过来,眼睛显出哀求相,他是被张富贵给打怕了。
  张富贵见他没事,又想给他踢一脚,“妈的,那一脚太轻了,”说着,又抬起脚,齐钰忙拉住他,冲着他摇头,“你再踢下去,要出人命了,算了。”
  “就这么算了,也太便宜他了,你没被强,也没被他给侮辱了,这账怎么能算了?”张富贵气不过。
  “那你让他怎么样?杀了他,还是阉了他?”齐钰神情沮丧地看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