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这东西,我从来都不缺,也不在乎,让我感兴趣的女人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认为我为了得到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在我看来,不过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
  组建投资公司那百分之三十五的资金,房家一分都不能少,至于它的总裁职位,我就更无所谓了,与其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经理人担当,倒不如送给你。
  你看,我什么都没有付出,只不过是让出了一部分未来的利益罢了,如果这能让我有幸成为你的入幕之宾,这买卖可一点儿都不亏。”
  女人无论拜金与否,都不能不承认,男人的豪爽大方是很重要的魅力点,为博红颜一笑一掷千金,怎么都比只会动嘴而不去努力的**丝强。当然,市面上的那些土大款不在此列,他们花钱大手大脚只是为了向女人炫耀和装逼。
  房韦茹觉得自己今天很没出息,眼前这个小男人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示了只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可一颗芳心还是忍不住七上八下没着没落,慌得厉害。
  手指稍稍用力将他的脸推开一些,她强笑了声,说:“你这话好没道理,商场如战场,讲究的就是寸土必争,分钱不让,人家都是宁肯投资的时候多拿一点,也要在未来的收益中占据最多的份额,你偏偏反其道而行,上来就把原本可以只属于你自己的蛋糕分出一大块来,这根本不合常理。
  所以啊!这跟我了不了解你没关系,而是用这样的理由去说服我家的人,他们会当笑话来听的。”
  “无所谓,说句比较狂妄的话,你们房家之所以还没有倒霉,只是因为有你的存在罢了。”萧晋握住她一只手,赏玉似的把玩着手指说,“老虎永远都不会在意兔子对自己的看法,我只在乎你会怎么想。”

  “你是在说我是母老虎么?”
  房韦茹抽回手娇嗔,倒不是忍不住要跟萧晋打情骂俏了,而是她发现这样可以隐藏住自己的真实心情。
  萧晋或许不是商界精英,但却是个情场高手,尤其擅长玩弄人心,她不想也不敢这么早就暴露出自己的底牌,从而彻底失去主动。
  “不,你是一只我想拖回山洞里养着的一匹带崽母狼。”说话间,萧晋目光下垂,手也顺势落在了她的丝袜美脚上,邪笑着说:“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约你在茶楼见面么?因为要坐在席子上,你必须得脱掉鞋子才行。”
  也不知是因为此时心情本就波动的厉害还是什么,房韦茹感觉他的手指仿佛带了电一样,仅仅只是触碰到,便让她下意识的一阵心颤,鸡皮疙瘩从小腿直到头皮,波浪一般的起伏不定。
  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萧晋在用内息为她按摩崴伤的脚踝时,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做,仅仅只是握住了而已。
  “萧、萧晋,你……你别这样,”她再无法强装镇定,无力的推着他的胳膊恳求道,“我还没有……没有考虑好。”

  萧晋不为所动:“你要考虑什么?或者说,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怕你和别的男人一样,得到了就不珍惜。”
  “这个我现在保证了你也不会相信,不如干脆赌一把。”
  无耻的说着,萧晋的手就毫不客气的钻进了她的裤腿,同时另一只手将她揽住,凑上去噙住了她的双唇。
  房韦茹的大脑瞬间当机,暌违十几年的感受如潮水般涌来,瞬间就淹没了她所有的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茶桌上的电水壶突然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让她短暂清醒了一下,当机立断,一把推开了萧晋。
  遮住已经大敞的衬衫衣襟,她剧烈喘息道:“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你……如果文哲知道了……”
  “如果文哲不介意呢?”
  房韦茹低下头,沉默良久,说:“我现在脑子很乱,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萧晋无奈的耸了耸肩,伸手又要去拉她的衣襟,吓得她慌忙向后退。
  “别把我想象的那么饥渴好不好?”把她扯回来,一边帮她系着扣子,萧晋一边说,“我虽然是个混蛋,但在女人面前的信用还是很坚挺的,始乱终弃的事儿以前不小心干过,以后不会了。
  所以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只要你坚持涂抹我送你的药膏,我就算是再没良心,对你感兴趣个十几二十年还是不难的。”
  在萧晋的眼里,房韦茹是和他所有的女人都完全不同的。他很清醒,也很冷静,所说出的情话几乎全都属于甜言蜜语的范畴。当然,这也算不上骗,只是他心里明白,房韦茹不需要他的感情,或者说,房韦茹根本不需要爱情。

  两人互有好感,又是同盟的关系,一个好色,一个寂寞,上床几乎是必然的事情。从这一点来讲,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比最初的萧晋与裴子衿还要纯粹。这种情况下,掺杂进感情纠葛就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了,至少在他们真的互生情愫之前不可以。
  值得一提的是,萧晋今天之所以侵略性如此之强,除了想进一步加深双方的同盟关系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则是房韦茹让他找到了京城那段荒唐岁月的感觉。
  多金浪子和寂寞闺妇,不说爱,只谈情,无关道德,不沾因果,都是成年人了,也都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大家各取所需,在很多时候,反倒能更加的和谐。
  如今的他已经改变了许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偶尔小小的怀念一下过去,现在房韦茹给他提供了这个“忆苦思甜”的机会,他没理由不抓住。
  至于分一杯羹给房家、以及送出新公司的管理权,他根本不在乎。他要的是在接盘物流集散中心建设之后,平易风险大举进军省城时能得到多大的政策优惠。至于“摆渡者”的“运货”渠道,回头自然会有一家新的公司来负责。
  归根结底,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确实没有付出什么,和房韦茹的身体以及美足比起来,一点都不亏。
  还是那句话,反正已经造了不少孽了,再多一桩少一桩的,又有什么所谓呢?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房韦茹带着纷乱复杂的心绪走了,萧晋依然没有离开,把壶里的残茶倒掉,刚打算清洗一下,房门就砰地一声被撞开,黑着脸的房代云冲上来质问道:“你对我姑姑做了什么?”
  萧晋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顺手就把茶壶丢在了桌子上,淡淡的吩咐道:“正好,把壶洗了,然后再泡壶新的。”
  房代云牙齿咬的咯吱吱响,但最终却没有拒绝或者反抗,在蒲团上坐下,认真的清洗起茶壶来。

  “我会成为你的便宜姑父,这一点你应该早就有心理准备才对。”点燃一支烟,萧晋冷冷地说,“另外,你的演技很差,像刚刚那种受到羞辱似的质问戏码,以后就别演了,我没工夫跟你玩儿虚虚实实的那一套。
  日期:2018-08-0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