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1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前有个国王,他的三个兄弟造反了,国王不忍心杀了他们,就把他们三个放到了一个荒岛上,每人给了他们一袋粮食,让他们在荒岛上自生自灭,这个荒岛荒得一塌糊涂,寸草不生,一点吃的都没有,唯一能吃的就是他们各自手里的那袋粮食。老大很快就把这袋粮吃完了,吃完了后,才三天,他就饿死了,因为他没有吃的,其他两个人当然也不会给他吃,因为给他吃了,他们自己就得死,老三一天吃一点点,结果活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粮食没了,还是饿死了。老四比老三更省,他每天吃得更少,结果撑了三个月,结果国王的儿子大婚,大赦天下,就把他给放了,他活到老才死,故事就这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二骝竟答非所问,“那老二呢?”
  张富贵摇了摇头,“傻小子,老二就是这个国王,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做老大、还是老三、还是老四?”
  二骝眼珠子转了转,说出了句雷死人不偿命的话,“我要做老二。”
  “噗”,张富贵差点把他嘴里的菜给喷了出来,心道,这家伙相貌堂堂,可这他娘的长什么脑子啊?差点没把张富贵气死,念他没有父爱,他忍住了火,也就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小子想得美,老二是国王,你不能选,我叫你在老大、老三、老四中选一个,明白吗?”
  “嗯,明白了,老大第一个就死了,老三也只活了一个月,而老四却活了下来,我当然选老四了。”
  张富贵一拍桌子,“这就对了,这说明你小子还有救,那你告诉我,老四是怎么活过来的?”

  “他最省,每天吃得最少,才等来了一个好机会,其它两个人就没有这个福份了。”
  “嗯,对头。”张富贵点点头,“在食物缺少的情况,你就得计划着过日子,要不然饿死的那个人就是你,就跟这腊肉一样,本来就那么一点点,你一下子吃了,到肚子过了一遍,成了一陀屎,什么都没了,而你妈留着,过年你能吃上点腊肉,过节又能吃一点,是不是这样过得更好一点哦?”
  “是的,怪不得过年过节我都能吃上肉,原来是我妈做了计划啊!”
  “你小子不傻吗?”说着,张富贵摸了摸他的脑壳,“所以你现在完全明白你妈的做法了吗?”
  “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嗯,这日子就得这么过,得有计划,不能有的时候就撑死,没的时候就饿死,要懂得细水长流,就跟河里的水一样,你一下子全放掉了,这河就干了,你开一条小沟,这水,嘿,就会慢慢地流,慢慢地流,这就叫细水长流,你懂吗?”
  “嗯,我懂了。”
  “好样的,懂得过日子,还不够,你还得懂得你妈省着她自己,为的是留给你吃,看你妈面黄肌瘦,而你却红光满面,为什么?”
  “我妈把好的都留给我吃了。”

  “你知道就好,那你应该怎么办?”
  “把好的留给妈吃。”
  “这就对了,这才是好男儿,男人得懂得照顾女人,女人就包括你妈,将来你还要照顾你老婆。”
  “嗯,全听师父的。”
  “嗯,这才象话,吃罢,师父吃不完这么多肉,给你吃。”说着,张富贵把刚刚二骝夹到他碗里的肉,夹到了二骝的碗里,他要看看,这二骝上不上道。

  二骝看了看自己碗里的肉,咽了一下口水,想吃,但他说,“师父您刚刚说,男人要照顾女人,我是个男人,我妈是女人,我得照顾她,这肉我不吃,给我妈吃。”说着,他把自己碗里的肉,全夹到了他妈的碗里。
  张富贵哈哈大笑,非常高兴,“好徒儿,你做地好,这样才是好男儿,才是你妈的好儿子。”
  但身后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
  张富贵回头一看,只见牡丹抽泣着,泪流满面,“咦,你怎么哭了?”
  牡丹抹了抹眼泪,走了过来,摸着二骝的头,“我儿子终于懂事了,知道疼妈了,我这是高兴。”说着,牡丹笑了起来。
  “切,我还以为你在哭呢,你为什么进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张富贵问。
  “从你讲那个故事开始,我就进来了,你这个故事讲得好啊!没想到你这么会教育人,这么明事理。”牡丹对张富贵眼中多几分爱慕之意。
  “这没什么,我也是听老人们讲,这可是真实的故事,二骝你不但要学会过日子,你还要学会造出东西,这样才会源远流长,否则再怎么省也有吃完的时候,你明白吗?”
  “明白”二骝点了点头,“赶明儿我不再贪玩,就跟我妈下地干活去,学做农活,师父有空的时候可要教我。”
  “好”张富贵满口答应。
  “好了,你们爷俩喝酒吧!二骝给你师父倒酒”

  “诶。”二骝高兴地接过他妈递过来的酒,满给张富贵的杯子里满上,给自己也满了上。
  “二骝多敬敬你师父”牡丹吃着菜说,
  “好,来,师父我敬你。”
  “好,咱们来一个。”……
  三个人就象一家人一样,喜乐隆隆。
  张富贵想着,自己不得留着肚子?要不然回家不好交待,他只喝酒,稍稍吃点菜。
  牡丹有些不高兴了,“你怎么吃那么点,来多吃点。”说着,牡丹往他碗里加菜,张富贵忙把碗给藏了起来,“嫂子,你别客气,我是不会客气的,我自己来。”
  “好吧!你可不要空着肚子回去。”
  “放心,你当我傻啊!”说着,他光吃辣椒,不吃肉,那肉这么稀罕,还是留给他们母子俩吧!

  牡丹就喊,“富贵,你吃肉啊!”
  “不用喊,我吃过了,我喜欢吃辣椒。”
  “哦,你真奇怪,有肉不喜欢吃,喜欢吃辣椒。”
  “辣椒才好吃,辣得爽,再配上这酒,味道就更好,嫂子,你不要客气,要不然下次不敢吃你的饭了。”
  “好吧!你自便”牡丹这才没有再勉强他,独自吃起了饭。

  酒过三巡,张富贵吃了一碗饭,他拍拍肚子,“我饱了,你们娘俩慢慢吃。”
  “就饱了?你们这么大汉子才吃一碗饭,来,再吃一碗,二骝给你师父盛饭。”
  “诶”二骝站起来,拿他的碗,张富贵忙把他的空碗拿在自己手里,“别,我够了,我喝了那么多酒,哪还能再吃饭,我真够了。”
  二骝看了看她妈,牡丹就说,“你可不要客气啊?别回家再吃啊?”
  “哪能呢?”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
  牡丹看他样子,不象是撒谎,就没有再勉强。

  张富贵看看天色不早了,于是起身,“嫂子,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
  “再坐一会吧!”牡丹有些不舍。
  “不了,喝了酒有些困了,得早点回去。”
  牡丹本想说,你留下住吧!但这话她没有说出口,毕竟儿子在身边,怕他不高兴,“行吧!你行不行,不行,我让二骝送你。”
  “行,我没事,不用送。”

  “好吧!我送送你。”
  “都说不用送了。”
  “就送到门口。”
  “好吧!”
  牡丹把张富贵送出了门,见四下无人,便轻声跟他说,“要不然,你晚上再来,我给你开着后门”,虽然她到现在还在痛,但他还没有解决问题,希望晚上可以弥补他。
  “哦,我是真想来,但今天不行了,我喝了酒,现在只想睡。”
  “好吧,那改天,你想来就来,记住我是你的姘头。”

  “嗯,好的,嫂子,那我先走了。”
  “等等”牡丹叫住了他。
  “啥事?”张富贵回过身来。
  “你可不可以不要中我嫂子,你一叫我嫂子,我就想起那死人”
  “那我叫你什么?”张富贵问。
  “叫我姐吧!”
  张富贵愣了一下,呵呵,又多了一个姐,荷花是,玫瑰是,这会又多了一个牡丹姐,情姐姐。
  “怎么不乐意?”
  “没有,当然可以,牡丹姐。”
  “诶”牡丹高兴地应着。
  张富贵回到家,兰兰一见面就问,“你一下午跑哪去了?怎么连你的人影也没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