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略有印象:“耿大同,是省政法委空降干部……”
  没说完就悄然大悟,毫无疑问,耿大同是张泽松提携的亲信,因担心姨侄女夫妻抵不住吴郁明和方晟联手冲击,特意派过去壮大实力的!
  吴郁明目光炯炯看着他:“现任常委会里还有一个,组织部长马天晓,据我所知跟邰更跃是铁哥们,好到什么程度,外面传闻马天晓的情人是成槿芳妹妹,而郜更跃跟小姨子也很暧昧。”
  “瞧这乱的,完全不顾廉耻啊,”方晟脱口道,“成槿芳知道妹妹的勾当吗?”
  “可能蒙在鼓里,也可能装糊涂,夫妻做到这个份上利字当头,何况那厮也非善类,小道消息说她借购物为名跑到韩国做阴-部美容手术,花掉三十万,你说那个地方再漂亮有啥意义,难不成给郜更跃欣赏?”
  谈到这个话题,两人都色迷迷笑起来。
  隔了会儿,方晟道:“就是说哪怕咱俩齐心协力,常委会属于邵更跃的起码有三票,铆不准还有其他被收买的常委,省属国企家大业大,每年费用里略微增加一点就够他们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了。”
  吴郁明表示认同:“咱俩的前任之所以能在常委会强行通过改制方案,因那阵子成槿芳在韩国做手术,马天晓在省委党校脱产学习,少掉两个顶梁柱,其他常委不敢跟书记市长硬顶,倘若常委凑齐了,未必是那个结果。”
  “纪委书记慕达属于哪派?”方晟接连在纪委手底下吃亏,最提防那些阴恻恻的纪委干部。
  “慕达,地道本土派干部,村组干部出身,从村长到镇长、局长、县长都干过,跟市委副书记窦康是死党,他俩代表另一股顽固而保守的势力,”吴郁明睐睐眼,“凡拉帮结派者必有所图,本土派牢牢控制着鄞峡农副产品主要是山区绿色食品的供应链,对付他们,方市长应该很有心得吧?”
  当年在顺坝,方晟就是通过工程招标和打破农副产品产销垄断,步步紧逼,使得厉剑锋和吴维师等黑社会团伙代言人进退失踞,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
  方晟回头将吴郁明说的内容梳理了一下,皱眉道:“咱俩的前任之前也在几个市区担任过领导职务,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到鄞峡肯定要将郜更跃的底细翻个底朝天,怎会出现挨了闷棍才知道人家背景的低级错误?”
  “基本功课都要做的,但张泽松的保密功夫的确做到家,始终没在公开场合承认过;另一方面郜更跃和成槿芳也很注意这一点,即使最铁的朋友面前也不提及。反过来想一想,以郜更跃的霸道和成槿芳的浅薄,能双双稳坐厅级领导干部位置,没点儿背景哪成?”
  “劣币驱逐良币原理,”方晟感叹道,“无知无畏者占据高位,为保住位子必定压制德能兼备者,受影响的是社会公众和错过发展良机,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啊。”

  吴郁明啜了口茶,笑道:“说这么多,方市长对即将面临的挑战有了大致了解吧?形势容不得咱俩之间内耗,否则真要落得一败涂地,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方晟相信吴郁明这句话发自肺腑。
  从梧湘到舟顿,吴郁明在正厅级岗位上耽搁了五年多!五年时间,对人到中年的吴郁明来说实在太浪费了,承载吴家新生代子弟希望的他急欲迈入副部级,为仕途展开崭新的天地。
  另一个角度讲,随着沿海派新生力量陆续投放到基层,如陈皎、姜姝之类,逐鹿中原的阵容更加庞大,不再是之前大家以为的吴郁明、詹印和方晟的较量。必须跳出原有局限视野,在双赢、共同发展思维下开展合作。
  “报到后我要花一周时间调研,切实拿出三年发展规划,高效推动鄞峡经济走出低谷,”方晟道,“跑腿的事儿交给我,摆平矛盾恐怕得由你出面了。”
  实质就是那句套话:书记抓人事,市长促经济。

  表面看很简单,也很容易做到,但在实际操作中经常混淆一气,变成“书记两手都要抓,市长渗和人事不松手”,党政不能真正分开,矛盾愈发激化乃至不可调和。
  方晟的意思很明确,你不要干涉我抓经济,我也不会干涉你抓人事。
  吴郁明顿时听懂了潜台词,露出郑重其事的表情,长考数分钟斟字酌句道:
  “这是双方必须遵守的红线,也是君子协定,如果有谁单方面违反,另一个人有权及时提醒!”
  方晟主动举起茶杯与他轻轻碰了下:“友情提醒。”
  两人相视而笑,均抿了口茶。
  接下来各点份简餐,边吃边聊京都局势,气氛轻松而随意,显然两人都在尽最大程度释发善意,为即将开始的合作做好铺垫。
  吃完没多久,舟顿其他调整人员打电话约吴郁明过去闲聊,方晟陪他出门时也接到电话,于道明刚下飞机回到省府大院!
  进了办公室,徐璃正坐在于道明对面回报近期工作,见方晟微微使个眼色主动退出。
  “马上到开常委会,关于赴任鄞峡该说的都说了,”于道明匆匆道,“我只有三句话,一是全力配合吴郁明工作;二是全面提防吴郁明;三是以经济为中心,如果做到这三点,起码能全身而退。”

  “刚刚我俩已经谈过,气氛融洽。”
  “好的开端,要继续保持,还有,”于道明突然降低声调,“你没在老爷子面前提小牛的事吧?”
  “绝对不是我说的!其实上个月他教训我的时候也带过这一笔,本以为虚张声势而已,谁想到老爷子真掌握这事儿……”
  “近期……想办法把她转移到安全地带,记住要保密,除了我和你不准第三个人知道!”
  “没问题……”
  方晟还想继续了解鄞峡的其它情况,于道明已提高声音把徐璃叫进来,边收拾东西边说:
  “捡要紧的事先说,能办的先办了,今天常委会议程多不知何时结束,晚上还得飞京都参加明天上午的会。”
  徐璃也不啰嗦,看着笔记本有条不紊地说了起来。方晟没办法只得告辞。

  下楼经过机关事务管理局,信步来到范晓灵办公室。她正埋头专注地研究图纸,不时拿笔批注,以至于方晟坐到对面才惊觉。
  “啊……不好意思,我给您泡茶。”
  方晟摆摆手,笑道:“感觉还不错吧?”
  “都是您统筹安排,巧妙布局,”范晓灵关切地问,“此次去鄞峡,是不是您主动选择?”
  “不是,但也非糟糕的结局,形势不断发展变化,灵活调整预期和策略是必须的,就是来省城的机会会少得多,毕竟将近三小时车程。”
  范晓灵幽幽道:“您在银山的时候,也不曾给我机会呀。”
  方晟转头看看走廊,悄声道:“你会找到更优秀的男人,不信咱俩打赌。”
  “您肯定输!”她斩钉截铁地说。
  与吴郁明走马上任便轻车简行下基层调研不同,方晟很正式地召开县长办公会。
  鄞峡是小市,经济又很落后,副职配备人数也相对较少,包括常务副市长在内只有四名副市长,分工大抵是:
  日期:2018-09-01 08: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