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4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声脆响传来,接着就是轰地一声,尘灰四起,只见一块十个平方重达几吨的玻璃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连大地都突然震动了一下。
  “卧草尼玛,赶紧看看有没有人受伤!”苍衡正在现场,被这一幕差点吓尿了,一下子扔了手机,夺路狂奔,从高处冲进扑天而起的灰尘当中。
  不一会儿,方长也赶了过来。
  此时的苍衡蹲在地上的看着那条从毛疵边断掉的钢缆绳,一边抽着烟,一边发呆,就在他的身旁,那块厚重的玻璃的砸在路边却没有碎开。
  “有没有人受伤?”
  听到方长的话时,苍衡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就在这时,刘副总戴着安全帽匆匆忙忙领着现场安全监督小跑过来。
  “苍总,人来了……”

  啪!
  苍衡扔掉手里的缆绳,顺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那个子比他还高的男子脸上,抬脚就是一记正蹬,皮带从腰上扯出来照安全监督的身上就是一阵狂抽。
  刘坤吓得一脸惨白,靠在墙边屁都不敢放,嘴唇不住地颤抖着,大颗大颗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流向下巴,然后滴在那白色的衬子领子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长一把抓住苍衡的手,“够了!”
  苍衡顺手就想把腰带给扔了,最后没舍得,毕竟好几万块,为了发个脾气不太划算。
  “刘副总,带他去医院,把钱给他结到这个月,明天开始不用来上班了!”
  本来被臭揍了一顿的安全监督觉得自己挺可怜的,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劫,可是没想到更狠的还在后面。顿时捂着全身的伤哭喊道:“苍总,我在明阳干了五年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苍总,给次机会吧?”
  苍衡的气消了,也不想扯着嗓子吼一个公司外的人,淡淡地说道:“昨晚开会的时候,我打过招呼,今天全是大型施工,吊装作业,你安全监督必须全程在场,怕夹不住尿的就给老子少喝水也得现场盯着。你特么的干什么去了?吊装用的缆绳早就起毛边了,你没让人检查吗?你是在明阳干了五年,不过五年死了三个人,都特么跟你不在场有关,你说不是你的责任,我估且信你,不过像你这么倒霉的东西,明阳以后也不敢用。去吧,医药费我出。”

  说罢,挥了挥手,两人不顾安全监督的哭喊,直接把人给架离了现场。
  这个时候,苍衡心疼地蹲下来看了看玻璃的受损情况,才欣喜地发现这场玻璃虽然碎了一些,但是还保持着完整,换言之,就算遭受了巨大的撞击,它也能极大地保护玻璃墙里面人的安全。
  “采购部的是谁在负责?老秦是吧?这月的工资按双倍发放,工程完成奖金增发百分之五!”苍衡果断地对刘坤说道。
  刘坤点点头道:“是是是,我马上告诉老秦,你看这玻璃……”
  “抓紧时间让老秦找原厂再发一块过来,工期不能耽误!”苍衡有条不紊地安排道:“安全监督重新再提一个,签风险合同,零安全事故完工,奖金增发百分之五,出了事,老刘,你自己背锅。”
  刘坤脖子一硬,点头道:“得,这活,我亲自来吧,钱我挣,风险我担,更划算一点!”
  苍衡深意地笑了笑,哼道:“姜还是老的辣啊,那就交给你来吧。”
  这边的事情一处理好,苍衡就跟着方长退出了施工区域。

  “这么紧张干什么?”
  听到方长的话时,苍衡马上叫道:“能不紧张吗,死一个最少八十万起步,而且事情闹大了市里安全生产管理部门直接介入调查,我老爸交这个公司给我可不是为了给他找麻烦的。”
  听到这话时,方长笑道:“你这么小子终于算是长大了。也知道害怕了。”
  苍衡白了方长一眼道:“老气横秋,说不定我还比你大一两岁。再说了,你不是也有怕的东西吗?”
  “我怕什么?”
  瞧方长一脸好奇,苍衡笑道:“那天我把东西交给露露的时候,她差点把东西给砸了,就说你是个胆小鬼怎么怎么的,我告诉她说人家这也是为我们之间解开误会,恢复友谊。她说,方长那张破嘴你都敢信?我们之间的友情还需要别人掺合?我当时才反应过来,我是被你给利用了。”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方长老脸一红,有一种被拆穿的心虚。
  苍衡冷冷一笑道:“你以为你躲得了吗,看看那是谁?”

  方长吓得跳了起来,顺着苍衡的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才发现连个屁都没有,一侧目,苍衡狂笑着跑了十几米开外去了,冲他大叫道:“我二姐让我告诉你,要是晚上有时间,她约你一起吃饭,好像是拿地的事情有着落了。”
  方长笑了笑,暗骂了声臭小子。
  不得不承认,苍衡最近成长了不少,凡事都亲力亲为,把现场抓得特别的紧,跟这种人合作,倒是能安心不少。
  方长马上给苍妙打了个电话过去。
  接通后,只听苍妙酥声软语地在电话里哼道:“大忙人,终于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听苍衡说你找我是吗?”
  苍妙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那块地应该没多大的问题,不过方长啊,那片地的性质可不是纯商业住宅啊,利润空间比我预想的要差很多,弄不好最后挣不到钱啊?”
  “怎么回事?”

  “一两句也说不清楚,晚上见面再说吧,我让老魏来接你!”
  其实方长大概也猜到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碍于袁伟现在的摇摆不定,方长还不太敢把自己的关系网完全展露出来,不然的话,给袁伟打个电话这事情应该就能解决了。
  琢磨了一会儿,方长来到了食堂外边,沈老头刚把鱼送过来,一口唾沫星子啐指间,哗哗地开始数钱,那模样看来是高兴坏了。
  “沈大爷,赚钱了吧!”
  听到这话时,沈老头强忍着笑意,连连摇头道:“挣什么啊,不就是保个本,多挣了一碗稀饭钱。”

  稀饭?这稀饭里怕是加了十只鲍鱼外带半碗鱼翅吧!方长笑了笑说道:“平常没事的时候,帮岳鹏啊看着点蛙田,人家在你们村承包个土地也没容易,别老跟人添乱,到时要是再去找镇长一闹啊,你们这点补贴怕也也只有补贴外来投资的养殖户了。”
  一听方长这话,沈老头吓了大跳,赶紧道:“一定一定!”
  说着,就点头哈腰地开着农用车走了。
  林丽端着一盆水往外一泼,冲那远去的沈老头啐了一口没好气地说道:“老东西,属狗的,前几天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镇长打了招呼人,让把价格提起来之后啊,这老东西又开始摇尾巴了。”
  其实不光是鱼价提了一块,从严东来那里抄出来的公款已经陆续发到村民的手里,其余几个村长见状乖乖地把钱也吐了出来,虽然表现可以,下一步,方长觉得龙墨会一步一步地把村长全都给撤掉,如今的乔山镇才恢复到正轨当中,只有龙墨一人的声音。
  日期:2018-07-3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