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08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用多少时候,两个人就输得冷汗淋漓,被张丹的一个接一个的丨炸丨弹炸得头晕脑胀,胆战心惊。
  这时候,外面来了辆车,来的人是葛芷楠。
  男人婆昨晚喝醉了被金锋送回家,今天又来,金锋倒也不意外。
  现在的男人婆早没上一线,转了后勤还提了一级,空闲时间比在国安的时候还要多。
  不过今天的男人婆有些不对劲。
  往日的豪爽和奔放变成了扭扭捏捏,憋了好半响都没说自己来找金锋是为了什么。
  金锋有些头痛,点上烟撇着嘴轻声说道:“行。你不用说,我来问,你就说是还不是。”
  “今天来,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
  “嗯!是。”

  “是有人叫你来找我的对不对。”
  “嗯。对。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要你来劝我,让我……以大局为重,什么东西都给我准备好了。原话是不是这样?”
  “啊……破烂金你太神了哦,你怎么晓得喃。当时你又不在现场的嘛。”
  金锋轻轻叹气,这个葛芷楠真的太直了。
  直得来没有一点点的心悸,直得来那么的令人无语。
  原本裤袋里的一件东西都已经拿到手里,见到葛芷楠着模样,金锋又放开了手。
  现在给她,并不合适。
  一只手握着葛芷楠的胳膊把她送上车关上门,轻声说道:“回去告诉叫你来的那个人,说,我金锋东西不要,好意心领。”

  葛芷楠还真的点头就走了。
  自打南海烂虾岛分别回来,葛芷楠的脾气好像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脾气还是那么烈爆,不过却是没有再砸东西了。
  想起自己跟葛芷楠初见的场景,金锋禁不住摇头。
  虽然葛家退了自己的婚,但在葛家内部亲戚和弟子里面,自己却是实打实的小姑爷。
  自己再不愿意,也抵不过人家要这么叫。

  这件事,迟早要解决。
  年初二这一天,金锋六点多就起来,先看了浸泡了一夜雷焦木板。
  这块雷焦木版涉及到至关重要的一件东西,斗宝会上必须要上,且必须要赢。
  拿起薄薄的三毫米的木板,用线钓起来中指轻轻在木板中心一弹。
  大半个焦黑的木板发出风雷之音,嗡嗡嗡的向木板四边传递,像极了海啸一般。
  到了边缘地带,风雷之音在连续响了三次以后却是戛然而止。
  金锋面色大变,惊讶出声。
  明明木板已是最佳材质,但声音却是没有预想中的效果。

  这是怎么回事?
  先尝了木板的味道,再检查木板的每一丝纹路,金锋也是懵了。
  什么都对,唯独声音不对。
  问题到底出在哪了?
  金锋有些慌了,抱着薄薄的木板想了起来,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龙二狗在厨房里叫了金锋好几次吃饭,没听见金锋回应,气得龙二狗捡起包子冲着金锋砸过来。

  “妈逼金老三你吃不吃饭?不吃老子把包子全都倒沼泽地喂鱼。”
  一个鱼字让金锋豁然开朗,狠狠的捶了自己额头一巴掌。
  问题原来出在这。
  压根不理会龙二狗的狂嘶乱吼,捡起满是灰尘的包子到了水池里,抄起一口水来尝了尝,脸上露出深深的笑意。
  就着水把包子洗洗啃了下去,找来泡沫把雷焦木板包裹得严严实实。
  背上包包拿了领航员狂奔出门。
  这个雷焦木板就是用来修复圣琴天脉绝音的最佳材料。
  为了修复天脉绝音,金锋可是费尽了周折,每到一个地方必要寻摸一番,却是毫无所获。
  当初也是通过这个木板的声音才判定这是自己寻觅多时的东西。
  说起来真的是天幸,金锋也不敢相信。

  这个棺材板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被人从地下起出来又是怎么被人做成了猪槽放在养殖场。
  但这口棺材经过了雷击洗礼,已经变成了类似于碳木石一类的东西。
  这种东西只有在树化石里才能见到。
  但这又不属于树化石,而是神州历史上最罕见的焦木。

  神州最有名的四尊圣琴中,有一尊就是焦木所做。
  那就是东汉大家蔡邕所制作的焦尾七弦琴。
  不过焦尾七弦琴是烧焦的梧桐树,金锋这个则是雷击过后的松木棺材板。
  手里的天脉绝音正是用峨眉山上的松木所做,这个雷击焦木无论在材质还是音质上都是最佳的修复材料。
  金锋的心里隐隐的期盼着斗宝的到来。
  此琴一出,万琴皆伏。
  修复天脉绝音的工序非常的复杂,就算是金锋来做,前前后后也得要一个月的时间。
  而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工序,那就是琴音的定音。
  这是最最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领航员一路飞驰在大年初二空寂的城市里,一路畅通无阻下了绕城直奔青城山。
  青城山的名头不用再多说,年初二这里人山人海的景观并没令金锋意外。
  直奔山腰,趁人不备进了森林。

  很快就找到青城山上一条山泉。
  沿着山泉朔溪而上,到了一处山缝,一股筷子粗细的清冽山泉正从这里汩汩冒出来。
  这也就是山泉的源头,尝了尝水质,金锋点点头。
  工兵铲拿出来,狂挖半响将山壁扩大,围成一个小池塘。
  雷焦木浸泡在水塘里开始吸收水分,半小时后水全部吃透,开始反冒出一串串细密的小气泡。
  那气泡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动听,甚至盖例了潺潺流淌的山泉水。
  金锋瞬间就变了颜色,眼睛瞪大死死的盯着雷焦木,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头哈哈傻傻的笑了起来。

  昨天自己用的是自来水浸泡的雷焦木,自然不能让雷焦木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当初那些制琴大师在每一步的工序上都有着严格的步骤和要求,尤其是在制作底盘也就是纳音这一块上尤为谨慎。
  纳音是整个古琴收音发音的地方,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纳音没有做好,那整个古琴也就毁了。
  就像是大名鼎鼎的龙泉剑,那里的水质也决定了龙泉剑的淬火和冷却,同样决定了剑的好坏。
  古时候的水质比起现在来不知道要好了多少万倍,在纳音的浸泡环节上,现在确实没法跟古时候相比。
  万幸的是,金锋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
  青城山污染相对来说要小得多。这处山泉是从山缝里流淌出来的,用来浸泡雷焦木正适合。
  “嘿,你笑什么?”
  “你在这里干嘛呢?”
  小溪边上,一个二十多岁的道士走到这里停住了脚步,侧目望着金锋,满脸的嘲讽和瞧不起。
  金锋随意瞄了瞄这个道士,眼神微微一动。
  眼前这个道士面白如玉,非常帅气,都快赶上王小白那伪娘了。
  但在这个道士的脸上有一股子的英气,又比小王白更多了两分英挺的气质。

  穿着很正规,青色纳衣,头有发髻,发髻上有冠巾,脚下赫然是一双麻鞋。
  不经意的看了看道士的绑腿,金锋也是微微惊讶,闪过一抹异色。
  看这副打扮,小道士属于正规门派,穿的纳衣很少见到,脚上的麻鞋现如今几乎已经绝迹了。
  “你看我干嘛?”
  “问你话呐。”

  金锋点上烟曼声说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小道士被金锋这话噎得不轻,哼了一声,却是站在小溪边伸长了脑袋好奇的瞅着金锋到底在干嘛。
  “咦?”
  “嗬!”
  “做纳音泡水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