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3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往十字路口看去,只见大队大队的人往镇上的办公室走去,然后对岳鹏指了指那边的盛况,说道:“镇长已经全面开始接手这个镇上的在小事物,村民也很配合,总的来说,以后你在镇上被人为难了,镇长应该都能帮你处理。岳鹏,这是你的机会啊,做不做全凭你一句话。”
  岳鹏听了方长这话时,来回走了两步,突然叫道:“干,有什么不敢干的,大不了再亏一年,玛的,老子还就不信了,一直这么亏下去,有天理吗?”
  方长笑了,说道:“只要你肯做,那我就保你没事,放心吧,今天的乔山镇已经不是从前的乔山镇了,今天早上那么-突突几枪过后,这一带还想当村霸的人怕是得掂量掂量自己,指不定哪天就挨了枪子儿啊。”
  岳鹏心头一颤,弄半天,几颗枪子儿还起了杀一警百的效果啊。顿时就变得更有信心了。
  “我给你指了条明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听到方长这话,岳鹏赶紧点头道:“你说,我岳鹏也是个记恩的人,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方长点点头,说道:“你承包的那片田只有使用权,如果没到期,镇上跟市里征回去的话,多少都会给你些补偿款。那么你告诉我,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愿意用十倍于补偿款的钱让你将这片田转承包给他,你愿意吗?”
  岳鹏摇头一脸懵逼地说道:“他肯出十倍,那特么能获取的利益最少也得一百倍甚至更多,要转租,再加钱,二十倍,我也许会考虑一下。”
  方长一脸苦笑道:“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子。好啦,我跟你讲认真的,就算有人出二十倍于补偿款的价格,这片田你也不能转承包,只要答应我这一件事情,我马上让龙镇长在上湖村再包一片蛙田给你,大小随你高兴。”
  岳鹏犹豫了,开始疯狂地啃手指甲。时不时地瞥一眼空处。

  方长知道,他在看自己,因为他为难了,在这里投资搞养殖一直没挣到钱,突然发现这片蛙田本身才是最值钱的,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一次性就把补偿给全部拿回来了,这诱惑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岳鹏还在钻牛角尖,钻着钻着,不对劲啊,这片蛙田转让出去后,自己跟哪儿去养啊,那不是这几年就特么白干了?不对不对,这事情还是得从长远来看。
  绕了半天,岳鹏终于把自己给绕出来了,冲方长喊道:“大兄弟,你放心,就算人家带着金条来找我,我也不会动心的,凡事,我都先跟报备一下,到时怎么做你教我,我这人蠢,但是我没骄傲啊!”
  草,你都蠢了还有骄傲的本钱吗?方长哭笑不得地冲岳鹏竖起大姆指道:“吊吊吊,你了不起!”
  这日的午后,龙远山和卢世海难得一同出去调研回来一块儿吃了个食堂,坐在办公室里闲聊几句。袁主任在旁边陪着,添了茶倒了水,又去食堂里切了些低糖份的水果过来。这才得空坐在两人当中。
  不过袁伟这一转身的工夫,房间的气氛好像就有点不一样了。
  两人算不上朋友,充其量是搭伙干工作的同事,没有友谊,但是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得不聊啊。
  “市长,赵宏伟的停职报告已经下发了两天,今天中午我怎么还看他在食堂吃饭啊,他家离机关大院就算开车也得二十分钟吧,过来蹭一顿伙食犯不着吧?”卢世海漫不经心地吹开茶杯皮面上的茶叶,几次想下嘴,都因为嘴皮子感受到那温度时没能下得去,最终还是挣扎着,将茶杯放回了桌面。
  说话得看着人,每隔十秒看看人眼睛,这表示尊重和注意力集中。可是这一直低着头看茶叶,是表示你目中无人呢,还是心虚啊?龙远山暗笑,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慌,一杯茶再香,也挡不住你卢世海的慌张啊。
  龙远山微微一笑道:“蹭什么饭啊?他这两天不一直在上班啊。”

  “市长的意思是赵宏伟对乔山镇的疏于管理就不追究了吗?”卢世海不温不火地说道:“如果以赵宏伟为先例,基层干部只负责在任期这内的事情,一些延续性的事件难道就不管了吗?这样一来,谁当继任者,那不是躺枪?”
  龙远山一听这话,笑道:“老卢啊,你考虑得也不无道理,不过也得看事情的本质啊,你说说那个粱进仓,本来就是个杀人犯,排查了这么多次不是也没看出他的问题你说说看,这事情该追究谁的责任也轮不到赵宏伟吧?”
  卢世海心头一震,这话不敢再往下接了,再接下去,这黑锅多半得自己背。想到这里,卢世海只得咬咬牙,然后干笑道:“秋天都来了,怎么吃完饭还没这么困人,我回办公室里打个盹儿,市长,你也歇一会儿吧!”
  袁伟慢慢地站起身来,请示般地看了看龙远山,龙远山人很随和,逼人站队这种山头主义从来不是他的风格,挺了挺下巴,示意袁伟跟着去。

  袁伟点点头,赶紧追在卢世海的屁股后边去了,结果才刚一出去,等待他的就是卢世海怨妇一般的饱和攻击。
  “我发现你最近活得有点心不在焉是吧,泡个竹叶青你用一百度的滚水泡,连嘴都下不了,你这脑子是不是被门给挤了?”卢世海边走边骂,袁伟在旁边只得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不是嘴特能说吗,赵宏伟的事情等你补刀,装什么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两头讨好,我看你这日子就是过得太舒服,你可长点心,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差不多也该挪挪坑了吧?”
  听了这话,袁伟心中暗骂,威胁我?威胁我也改变不了你蠢得跟头猪一样的事实。表面堆出一脸为难地说道:“龙市长的脾气谁还不了解,刚才我张口,不是等于送上门去挨削吗?他想保的人,谁动得了?反过来,他要削的人,谁还保得住?”

  卢世海还想骂袁伟,看到走廊上有人过来了,憋着一口气进了办公室,这前脚进去,好像没那么火大了。
  袁伟跟着走进来,马上把窗帘带上一半,打开空调,再开窗户,温度瞬间隆了下来,但是又不至于太冷。
  旁边抽屉里,袁伟从塞得满满当当好烟当中拿出一包来刚要拆,就被卢世海摆手叫停道:“雪茄、雪茄!”
  袁伟点点头,搬了一盒雪茄出来,拿出一支,用剪子把头给剪了一截,然后再用防风打火机均匀地灼烧,独特的香味出来的时候,袁伟这才把雪茄递到卢世海的手里。
  卢世海狠狠地拔了两口,这才舒缓下来,叹道:“你说说他,挂个名也就算了,这副身板儿还什么都敢占着,什么都要管,特么的大小事滴水不漏,这还怎么玩啊?”
  袁伟笑了笑道:“市长啊,你也是被他给气着了,所以一直想打个翻身仗,其实事情远远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复杂。”
  卢世海嘿嘿一笑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被你这么一说啊,我发现自己还真是魔怔了,来,你跟我说说,怎么个不复杂的法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