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2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东深吸了最后一口烟,掐灭了烟头,探身过来覆上她的唇,将烟雾一点点渡进她的嘴里。再清浅的气味也都是烟草,一股脑地涌进来干洌得很,她欲要挣扎,他掐住她下巴的手指用了力,近乎蛮横地掰开她的唇齿,让彼此的气息贴合得一丝不差。她
  呛得浅咳,他却趁机捉住了她的舌,烟雾散了,可凝在他周身的寒气未散。
  许久后陆东深放开她,大手绕到她的后颈,控住,薄唇贴着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眼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卑鄙是吧?”
  “我没这么想,但,这是事实。”夏昼没逃避。陆
  东深微微抬起脸,“饶尊自愿入瓮,我不过就是顺势而为,亲王府那片地他吞不下。”他的手指改了方向,摩挲着她的脸,“他野心太大,我手底下的能源股被他吸了不少,你认为我卑鄙,那饶尊呢?你要知道,这就是商场游戏,没有仁慈可讲。”
  “我不懂你们商业游戏,但我也不是傻子。”夏昼说,“招魂仪式你大张旗鼓,邰国强会来你早知道,只要他一来,长盛就等于断了生路。饶尊能来你也知道,我想这阵子一定是他亲自操盘才会逼得陆门能源节节退败,他操纵股市是出了名的精准。而招魂那天是股市交易的关键期吧,你早就做好准备,只要他缺席,你就有机会进行反扑,事实上你做到了。你说饶尊吞不了亲王府那片地,没错,因为华力的资金全都拿来跟陆门抗衡,现在华力的资金锁死,亲王府那片地他当然要拱手相让。”陆

  东深收了手,靠在后座上,目光纠缠着她的脸,“你分析的没错。但是你知不知道,除了天际,我在这场跟饶尊的明争暗斗里也损失不少?我心狠,饶尊手辣,我跟他一样折损减半。”
  “既然明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这样?”夏昼问。
  “是我的东西我不能放,哪怕代价惨重。”陆东深道,“饶尊太清楚亲王府那片地对天际的重要性,他夺走,不过就是意气用事,但我不同,夺回来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夏
  昼觉得周身森凉,这股子凉顺着毛孔钻进血液,甚至凉了指尖,她眼里也藏了暗凉,缓缓道,“所以我是你的棋子,对吗?”

  雨突如其来,像是覆水难收的话,来得急促又倾盆。风扯断了光,将原本就摇摆不定的暗光打得更是七零八碎。
  斑驳细弱,落在夏昼的眼里宛若星河,将彼此隔离来开。
  陆东深眉心微蹙,“你说什么?”
  “商川坠台身亡,对天际的确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只要抓住凶手,天际就能摆脱危机。”夏昼盯着他的脸,“招魂仪式,我的目的是引出凶手将其绳之于法,而你的目的是将长盛和华力都折进去受你制衡。我以为我们是心有灵犀,没想到我们的目的从来都没有一致过。你应该知道我对商川的死有多耿耿于怀,而你,利用我甚至利用一个死人来达到你的目的,所以陆东深,在这场棋局里谁都输了个底朝上,唯独你翻了身,你让我怎么想”

  爱情这种东西,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从沧陵开始她就知道陆东深是个擅于步步为营的男人,借谭耀明的势力打击邰家,又引出饶尊将谭耀明逼到绝路,最后坐收渔翁之力。
  她不该爱上这样的男人。
  他的城府太深、手段太绝、心思太难猜,而她夏昼,生来就是利落干脆讨厌弯弯绕绕,如果此生不曾遇见陆东深,她觉得她必然不会爱上这种男人。
  可是,她就偏偏遇见了,也偏偏爱上了。
  然后,在他每一场精心设计的游戏里她开始迷茫、开始困惑,甚至开始怀疑这份爱情是不是太沉重,压得她已经透不过气来?
  陆东深听她说完,沉默了稍许,跟她说,“你不是棋子,只不过是因为你在局中。”
  夏昼呼吸急促,气息如韧线勒得她喉咙发紧发疼,他的唯一好处就是,不会说些好听的话来骗她。这也许是他最初衷的解释,她的确不是棋子,却也因身在局中而被利用。

  她摇头说,“我接受不了。”
  他看着她,面色平静,一字一句,“你是我陆东深的女人,有些事情接受不了也得接受。”
  夏昼按着胸口,稍许伸手去开车门。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按住,连带的将车门重新关上,他大半个身子探过来,问她,“你要干什么?”
  夏昼低垂着头,压着声音说,“我透不过气,想下车走走。”
  欲要挣脱,他就将她强行按在车座上,脸近乎贴上她的,暗自咬牙,“让你接受不了的是这件事吗?”
  她抬眼,眼神仓皇。
  “你一早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很清楚作为陆门的长子,有很多事是我不想做但必须要去做的。在沧陵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最后还是选择跟我在一起,商川的事跟谭耀明丧命相比不过就是小巫见大巫,你现在才说透不过气?”陆东深控着她的后颈,命她看着自己。
  “你在乎的压根就不是我利用商川一事在背后的操作,你在压抑、在恐慌,你觉得你失去了自由,就像是只鸟似的被我困在个笼子里。”
  夏昼的呼吸一阵紧过一阵,他的话,每一个字都说进她心里去了。陆东深这样的男人,天生长了双能看穿人心的眼睛,平时不说不是他看不穿,而仅仅是他不想拆穿而已。
  “可是,我对你不好吗?”陆东深额头轻轻抵上她的,嗓音压抑,“囡囡,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信任,给了你足够的空间和自由,爱情里能具备的条件我都给你了,难道还不够吗?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谈恋爱的,但是我已经倾尽所有来爱你,这样还不行吗?”

  夏昼心口疼。
  因为相信他说的这番话,因为相信他此时此刻也在痛苦。
  她喃喃开口,“东深,你给了我太多东西,能跟你相爱我很幸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给我的未必是我想要的。你给了我能够呼吸的草原或天空,可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在你可控的范围内,你说我认为自己像是被囚在笼子里的鸟,错了,你给我的不是笼子,是一座华丽无边的殿宇,我在殿宇里想怎么样都行,但就是不能出了这座殿宇。”
  她看着他的眼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想要一份简单纯粹的爱情,没有阴谋没有算计没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你的心思太难猜,所以你加注在我身上的就成了束缚、成了控制欲,我想要的是一份真正的自由。我时常会想起我们在祈神山上的时候,日子虽短,但那是我认为跟你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