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06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闪进一个念头,这老太不会把手里那根棍子打他吧?嗯,不排除她听到了什么风声,用棍子敲他,绝对有这个可能,虽说老太肯定不是张富贵的对手,但张富贵哪能对一个老太下手,不说老太,就算一个盛年女人,他张富贵也下不去手,他后退了一步,准备随时跑,我不跟你打,我还跑不过你吗?
  但让张富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太居然扔掉手里的烧火棍,也推开了女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张富贵的跟前。
  张富贵和雪梅都吃了一惊,赶紧上前搀扶。
  老太喊道,“别过来。”
  雪梅和张富贵都愣了一下,这是么回事?
  只听老太说,“张富贵,婶子我求你了,你就救救你勇生叔吧!”

  “婶子你起来再说。”张富贵有些慌乱,没想到老太会来这么一招,这让他措手不及。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老太死倔着。
  张富贵心里喊娘了,“我说,这事,雪梅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是有这个心没这个力啊!抓老村长的是上级领导,你说我一个小小的村长有什么用呢?”
  “是啊!妈,我问过张富贵了,他也是无能为力了,您就别再为难他了。”雪梅说。
  “你闭嘴”老太冲着雪梅说,“富贵现在是村长了,如果他都不想法子,你爸可能要死在牢里了,你忍心你爸死在牢里?”
  “这……”雪梅说出不话了。

  “婶子,您先起来再说,您这岁数,我承受不起啊!”张富贵说。
  “富贵,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你勇生叔,我知道,他不对,当初他反对你和雪梅的来往,雪梅当初要是跟了你,现在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咱们家有报应了,你就看在我们母女俩的份上,救救你的勇生叔吧!”老太淌下泪来。
  “这……,婶子,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那你试试看还不行吗?不管成不成功,我把雪梅许给你,你看怎么样?”

  张富贵心里只喊娘,娘啊,现在不是你许不许的问题,现在是我不能娶你女儿的问题,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许,不觉得太晚了吗?“这……”
  雪梅看向张富贵,她想知道的还是张富贵愿不愿娶她。
  “富贵,婶子求你了,你就试试吧!要不然,我给你磕头”说着,老太头往下,就要磕了。
  张富贵慌了,赶忙上前制止,“这真是折煞我了,好,我答应你,我尽管试试,不过行不行,我不能保证。”
  “好,只要你肯试,你勇生叔就有救,孩子,婶子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张富贵撇了撇嘴,心说,那你还真是瞧得起我,早这么瞧得起老子,你闺女就不会这样惨了,说来,你们也是该。
  老太这才让张富贵扶了起来,张富贵扶住她,“雪梅,把棍子拿过来”
  “诶”雪梅连忙把地上的烧火棍给捡了起来,递给了她妈。
  老太手颤颤地拄着那棍子,站好了身子,抹了抹眼泪,“嗯,富贵你是好孩子,也有出息,当初我们是有眼无珠,看走了眼,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把雪梅许给你,雪梅也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头了。”
  这话,张富贵同意,你们可不是有眼无珠么?
  老太一边流泪一边说:“富贵啊,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我们家那死老头,他是咱们家的顶梁柱,他这一进去,咱们家就败落成这样了,你可得想想办法救救他啊!现在好在,你和雪梅都还年轻,要不然婶子挑个日子,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你看怎么样?”
  “妈……”雪梅羞红了脸,低着头,眼睛的余光却盯着张富贵看。
  张富贵却盯着老太手里的烧火棍,这棍子弯弯的,被烤的,硬邦邦的,就快断了,这怎么行?

  张富贵就问“雪梅,你家的柴刀在哪里?”
  “富贵,你还没回婶子的话呢?”老妇急道。
  “哦,在厨房的灶前。”雪梅一手扶着她妈,一手指着厨房。
  张富贵二话不说,跑进了厨房,在灶前,果然发现那把柴刀,长满了锈。
  张富贵拿着它,出了厨房,二话不说,就往院外走。
  雪梅赶紧在他背后喊,“张富贵你上哪去啊?我妈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我出去一下,就回来。”张富贵扔了一句话,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雪梅气得直跺脚,“哎”
  老太捏着她的手说,“雪梅啊,你跟妈说实话,你想不想嫁这个张富贵?”
  “我……”雪梅脸上火辣辣地低下了头。
  “你快说啊!说来,也是妈不对,还没问过你的意思,就把你许给他,如果你真不愿意,妈不会勉强你,大不了,我再拉下我这张老脸,向张富贵陪罪。”
  其实她现在提出把闺女许给他,是让张富贵竭尽全力把老头救出来,再说了,闺女都这样了,摊上如今的张富贵也只赚不赔,也算是为女儿找了个好婆家。
  雪梅娇羞地笑着,“妈……,女儿全凭您做主。”

  “哦,那这么说,你是真想嫁他?”
  “嗯”雪梅羞赧地点着头。
  老太斥道,“瞧你,都过来人了,还不好意思的,好了,就不要在妈面前扭捏了,既然你同意,等张富贵回来,我就跟他商量你们大喜的日子。”
  “妈……”雪梅更加地不好意思。
  老太脸上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嗯,办个喜事吧!也许冲冲喜,咱家就转运了。”

  “嗯。”雪梅娇羞着,心喜若狂。
  “快去,端把椅子,再把那黄历拿来。”老太吩咐着。
  “好,那您站稳了。”
  “放心,还没到那么不经事的时候,去吧!”
  “诶”雪梅转身去了屋里。
  不一会,雪梅把椅子和黄历都拿来了,她扶着她妈,让她妈坐在椅子上。
  老太认真地翻看起黄历来,“嗯,下月十八就是个好日子。”
  “下月十八……这么久啊!”雪梅脱口而出,马上就知道自己失言。
  老太算是听出来了,她斥道,“瞧你急的,你是不是急着要和他过到一起啊?”
  “妈……,您说什么呢?”雪梅撒起了娇。
  “也是,这些日子太难为你了,你是需要一个男人,妈再看看,有没有快一点的日子”,老太举起那黄历放得远远的,显然眼睛有些老花了,“哎呀,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看着费力,去把妈的老花镜拿来。”
  “好”雪梅几乎是打着小跑去的。
  不一会,老花镜就拿来了,“妈,我给您戴上。”说着,她就把老花镜戴在了她妈的鼻梁上。
  老太认真地翻着,看着,不一会,眼睛放出了光芒,“咦,本月十五也是好日子,虽然没有下月十八的日子好,不过也还不错。”
  张富贵转头看着她,她的脸红红的,眼睛却如火般地看着他,看得出她有多强烈的渴望,也是人家守寡这么些年,该象鱼儿一样渴坏了吧!他也想满足她的要求,上她一次,可是不行啊!谁叫她是他心目中的丈母娘呢?要是把“丈母娘”给上了,那真是伤风败俗啊!在张富贵看来,伤风败俗倒是小事,把娶小莲的希望毁于一旦是他绝一想做的事,他又看了看小莲,小莲这丫头还在发怒呢,显然她不希望他和她妈靠太近,那还不听“老婆”的,张富贵扔一句话,“我走了。”便大步流星朝门走去。

  “喂……”秀花在后面喊他,但忌讳小莲没敢追上去。
  张富贵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兰兰听见他的脚步声就奔了出来,“大哥,回来了”,正高兴间,却发现他全身湿透了,“哟,你怎么湿成这样,跳进河里摸鱼去了?”
  “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