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0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不就听六婆一句劝,看他们家对你还蛮满意的,你就和她凑合着过吧,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来年,生个胖小子,你就有福了。”
  张富贵真是气得想揍她,这个死八婆,真是太轻视老子了,三十怎么了,穷怎么了,老子还非得委屈求全不可?去你娘的,狗眼看人低。但好拳不打老贱人,来之前,就说人家姑娘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美的,可事实上呢?事实上,你就是一大骗子,一老贱人,“得,你说的对,我还偏就要娶个颜如玉给你看看。”
  张富贵说完就走,那话把六婆气得够呛,在后面大声道:“得咧,你娶一个颜如玉给老娘瞧瞧。”
  意思就是说,就凭你,做梦吧!
  但张富贵根本不理会他,心中暗道,你可瞧好了,哪天老子就把小莲娶来翻你的眼睛皮。
  瞧他损色走路的样子还挺神气,六婆就在后面冷嘲热讽,“嘿,还挺神气,老娘看你能神气多久?到时候,可别后悔。”

  张富贵却听到了,好,就算凭你这句话,老子还非得娶上小莲,把这个死媒婆气死,这他妈的六婆简直是媒婆中的败类,一个男人婆也能说成如花似玉,真他妈的,乱弹琴。
  张富贵气乎乎地回到家,兰兰见他气乎乎的,就问,“咋了,你这是?”
  张富贵第一句话就是“下次再看到那个死媒婆,给我用扫把把她赶走,我们家永远不欢迎这种媒婆,真是把老子气死了。”
  这么一说,兰兰倒高兴了,看来这亲事准是黄了,但心里还是怪他去相亲,“哟,女方没有留你在她们家吃午饭啊!你看这大中午的。”
  张富贵一屁股坐在井墩上,“吃她家的饭?我怕会恶心死我”

  “咋了?”兰兰很是不解,“相亲怎么会叫你恶心呢?”
  “不恶心才怪,那道那姑娘长得咋样?”张富贵气乎乎地说,一只拳头打着自己的大腿。
  “哟,不是如花似玉吗?”兰兰说着酸得掉牙的话。
  “扯淡吧!还如花似玉,那整个就是一男人婆,我能娶她?想起就恶心死了。”
  哦,兰兰算是明白了,怪不得他大伯气成那样,原来是相了一个“如花”啊!
  她乐了起来,那就好,这可怪不得我,是那媒婆找的货色不对,哈哈,这样就好,她暂时不用为这事担忧了,兰兰一整天的荫霾心情一扫而空。
  兰兰高兴地一边哼起了曲,一边做饭,本来是没有心情做饭的,这会别说做饭了,搭台唱戏的心情都有。
  饭做好了,兰兰走出厨房一看,见张富贵还站在井墩上生闷气,这才走过去安慰,“好了,大哥,你就别生气了,下次六婆还来,我直接把她撵走,看她还敢不敢来。”兰兰说这话的时候高兴坏了,这么一来,她就可以光明正大赶那讨厌的媒婆走了,因为大哥在生那人的气。
  “对,真是气死我了,她这是小瞧我张富贵娶不到老婆,才这样得瑟我的,我就是气不过。”张富贵气乎乎地说着。
  兰兰理解,被人这样鄙视,确实挺让人生气,何况他大小也是个村长。

  兰兰走了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好了,大哥,你就别为这种人生气了,你怎么会娶不到老婆?我要是早点认识你,我就嫁你,才不嫁王二庆。”她越说声音越细。
  兰兰这么一说,对张富贵是极大的安慰,他抬起头,痴痴地看着兰兰,“你说的,可当真?”
  “嗯,”兰兰羞涩地点了点头。
  张富贵笑了,总算自己也还有人看得起,但想到兰兰已经成为了弟媳,他又难过了起来,说那假设还有什么意义呢?当务之急,是娶到小莲,一来圆一下自己的梦,二来,也掀一下那媒婆的眼睛皮,妈的,狗眼看人低。只是这小莲,如何才能娶到呢?太难了,张富贵陷入了困惑中。
  “又怎么了?快去吃饭吧!来”说着,兰兰拉着张富贵的手一直拉到了厨房。
  热饭热菜上桌,吃饭可以让他忘掉一些烦恼,但这菜似乎太素了,于是他说,“兰兰,咱很久都没吃鱼了吧?”
  “嗯”兰兰小口小口地吃着,跟那小华比起来,原来兰兰是这么好看,她樱桃小嘴,极富色泽和弹性,大眼高鼻,五官巧夺天工,兰兰真是太美了,张富贵想亲她一口,便色色地看着她。
  兰兰俏脸通红,“大哥,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我想亲你一口”张富贵实话实说。
  兰兰却娇羞不已,“哎呀,人家正吃着饭呢,你竟说这事。”
  “正因为你吃着饭,我觉得你的小嘴太诱人了,所以想亲一口。”
  兰兰低下了头,“你想就想,干嘛还要说出来。”
  兰兰的意思还不明白吗?你可以做,但不要说,张富贵当然明白,他挨了过去,嘴靠过来,正要亲她,却听见脚步声。
  张富贵赶忙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这人好没礼貌,不敲门倒自己进来了,张富贵转过去,瞧瞧谁来了,这么大的胆子,要知道这可是村长家。
  那人迈着碎步,一会儿又出现在张富贵和兰兰的眼前,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他妈的……雪梅。
  看到这个雪梅,张富贵心里是又苦又甜,苦的是,儿时的美好回忆沥沥在目,到而今就成了苦胆,一想到就苦,甜的是,这娘们,老公进了班房,现在离婚了,前几天还提出要和张富贵过呢,不管成不成,总归张富贵得知她的想法后,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就不知,她今个儿来这是什么意思。
  一见到张富贵和兰兰在家,她就笑呵呵地笑着,“嘿,张富贵和兰兰都在啊!”
  “哦,这不是雪梅姐吗?今个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兰兰打起了招呼,她不理解,这雪梅不是出嫁了吗?怎么会在晓林村,而更不解的是,兰兰与她,老死不想往来的那种,怎么会来这?难道又是来找大哥的?想到这,兰兰紧张不已。

  话说间,雪梅的小脚轻盈地跨进了厨房,她显然是上次在丽君那做了头发,上面直直的,下面卷卷的,还带了点颜色,显得洋气十足,只是她的脸色不好,比上次在理发店见到她时更加地憔悴,更加地苍白,但还是很美,病态美,但这种美,让张富贵对她忧心了起来,而且她的眼神很忧郁,这更让张富贵觉得她碰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
  “嗯,我找张富贵有点事”雪梅惨淡地笑了笑说
  张富贵并不稀希,他早就知道她来这是找他,而不会是找兰兰。
  而兰兰,却吃惊不少,果然是来找大哥的,看样子,来者不善啊!兰兰紧张了起来。
  “哦,坐吧,午饭吃过了吗?”张富贵马上招呼她坐下,毕竟张富贵对她还是难以忘怀。
  “刚吃过了”说着,雪梅坐在了对门的位置,三人各坐了一方。
  “有事吗?”张富贵开门见山。
  “嗯”雪梅点点头,“张富贵你不是当上村长了吗?”

  “对呀!”
  “那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你能不能跟上头说说,把我爸他老人家早点放出来,他年纪大了,可经不起这折腾,再说,家里没了他,我妈和我,还有我儿子,三人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凑,再这样下去,我们怎么熬得住。”雪梅说着,淌下泪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