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我看到你还活着,竟然在这个岛上,我差点想下去揍你。”鸭屎道。他说完爬了上去,几把将皮六拽了上去。鸭蛋用手敲了敲墙壁,发现墙壁很薄。一层仅仅有一个小空间可供上下。鸭蛋抬头发现,甚至可以上到地上一层。

  “四叔,咱们可以继续爬上去。”鸭蛋道。
  “算了,先找个房间进去,随后赶紧出去。出去救奇奇、悦悦最关键。”鸭屎道,“目前已经闹翻了,就得真刀真枪干一场了。妈的,这不是我想要的。怎么会这样?鸭蛋你就不能沉住气?”
  “我不是不想沉住气。只是,我给他们出的馊主意,他们都没有采纳,把我逼急了。再说,你一直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不要我了呢。”鸭蛋道。
  皮六上来后,他们三个同时听到了一声爆破的响声。很显然,他们将下面的门炸开了。这一声爆破刚过,鸭蛋就听到了女孩子的惨叫声。他身边的墙壁竟然震出了一条裂缝。鸭蛋从鸭屎怀里掏出匕首,插入裂缝,发现这面墙壁竟然很薄。
  鸭蛋双脚蹬着对面的墙壁,后背贴着裂缝的部位,猛然用力,那墙一下子就裂开了。原来是木板加水泥做的,很单薄。鸭蛋再一用力,一下子就倒到了屋子里。刺眼的灯光照射了进来。鸭屎看到奇奇、悦悦抱在一起,吓得浑身打哆嗦。

  鸭蛋摔得屁股疼,转头道:“你们俩也不扶我一下。”奇奇一看是鸭蛋,赶紧跑过来,将他从土灰中拽了出来。
  鸭屎走了进来,悦悦跑过来,钻进了鸭屎的怀里。当皮六也走了进来时,孩子们都愣住了,显然把他当外人了。
  “你们别害怕,他不是外人。奇奇,他是你爹。”鸭屎说。
  “四叔,这不是认爹的时候。咱们赶紧想办法离开。”鸭蛋道。很显然,他对皮六这个爹没有任何好感。反而是奇奇,看到皮六第一眼就认定,他一定是自己的老爹。奇奇完全继承了皮六相貌的优点,一看就知道两人是父女。
  在如此生死存亡的时刻,任何情感都无法抒发。鸭屎钻进墙壁中,上到了一层,发现一层有一个小门,可以进出地下墙壁中存放金银。每一层都上下通联。鸭屎走了上去,打开锁,走进一楼走廊,随后将特制的树叶放入口中,通过学猫头鹰叫给鸡头米发信号。鸡头米以类似的信号回应了他。
  当他再度下到地下室的时候,外面的枪声已经响起来了。屋内的安保人员分批朝外走,鸭屎在缝隙中看得清清楚楚。等周围持枪的人都出去的时候,鸭屎再次打开小门,将鸭蛋他们全部接了上去。五个人跑在一楼的走廊里,朝鸭屎来时的那面墙跑去。
  墙上巡逻的人都被射杀了。不远处的一个站岗的据点上插了一面怀义堂的小旗帜。鸭屎带大家沿着墙上的小路,朝旗帜所在的地方跑去。在远处,靠近码头的地方,血滴蝉的人正在与他们交火。
  插旗帜的地方下面有一架云梯,梯子下面有人拿着手电的打着信号,并发出微山湖水鸟的叫声。鸭屎知道,那是鸡头米。下了云梯,来到鸡头米身边。鸡头米先照到了鸭蛋,笑着说:“小兔崽子,被人关了几天竟然没胖。”随后又照到了奇奇、悦悦,他们俩抱在一起。随手,他不由自主地照到了皮六,吓出了一身汗。“妈的,你是人还是鬼?”
  “行了,老六,赶紧带大家上快艇。这是皮六,活着的。”鸭屎道。
  “鸡头米,你他妈的还这幅德行。”皮六不满地说道。

  “皮六,你和我留下。鸡头米,给我们两把枪。”鸭屎说道,“你带孩子们上大船。”
  “四叔,我也去。”鸭蛋道。
  鸭屎说照小腿肚子踢了他一脚道:“老老实实上船上待着,回家再收拾你。”
  皮六与鸭屎加入血滴蝉兄弟们,朝码头旁的正门进攻。打了老大半天,眼看天快明了,一直攻不进去。
  对方的守卫死伤惨重,血滴蝉这边也有十几个兄弟倒下了。
  “撤吧。他们受了这次打击,轻易不会乱来了。”鸭屎道,“这帮孙子,开始弄丨毒丨品了。这里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基地,还会有其他的基地。即便是拿下这里,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意义。该报的仇也算报了,咱们就此告一段落吧。”
  “好,收队。”血滴蝉道。
  鸡头米带着孩子们先行回到了怀义堂,鸭屎带皮六等人回到了海边别墅,安排了论功行赏的时间,随后带着皮六朝怀义堂客栈赶去。皮六一直没有说话,鸭屎也没有再看他。快到怀义堂别墅的时候,皮六开口说道:“鸭屎,岛上很多都是我父亲带出来的兵。”
  “为什么还那样对你?”鸭屎道。
  “他们不相信我是皮六。”皮六道。
  “停车,”鸭屎对司机大吼道,“把车停在海边。”
  鸭屎与皮六下了车,走在沙滩上。鸭屎说转脸问道:“这么多年了,你没死,为何不出现,你到底在哪儿?”
  “你听我解释,说来话长。我也只是这两年才真正有了自由。我经历的,比你想象得要坎坷。”皮六道。

  “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鸭屎问道。
  “我不知道。我听说你死了。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有奇奇。”皮六道。
  “唉,”鸭屎长叹一口气道,“我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你。我犯的错比你还大。”
  “鸭蛋是你的儿子。”皮六道。
  “我知道。可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想让他为你传递香火,所以一直没告诉他,我是他亲爹,也怕他不好接受。”鸭屎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突然出现。我希望听到你的解释。”
  “我在战场上负伤之后,黑蜘蛛找到了我。随后,我们被丨炸丨弹炸飞。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知去向了。我被日本兵俘虏了,关了起来,很快就被送到了北海道做劳工。”
  “战争结束后,很多劳工都回来了。你为何没有回来?”鸭屎逼问道。
  “我身上的伤口感染,得了重病,被监工抛到了荒野,被一户人家给救了。我病好之后,回去把监工给杀了。随后,被通缉。那户人家带着我躲进了深山里。这一躲就是好几年。等他们帮助我弄好了身份后,我才能出来活动,想办法回国。然而,已经没有国可回了。我还打算去台湾,但是去台湾前,一位香港来的朋友聊起了香港的局势,给我看了相关的报纸。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鸭蛋,随后看到了你。”

  “唉,你就不能划船回国。”
  “我有机会的时候,我说过,国已经亡了。”
  “你就甘愿做日本狗?”
  “我从未做过日本狗。”
  “那户人家是个女的吧?最后因为感情又蹉跎了几年?”鸭屎略有讽刺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皮六有点伤心地说道。
  “你知道你们在战场上分开后,二姐她为你做了什么吗?”鸭屎问道。
  “不知道。”皮六道,“她在哪儿?”

  “得了绝症,在附近的岛上修养。”鸭屎道,“你想去见她吗?”
  “想。非常想。我要向她道歉。恐怕她不会原谅我。”皮六道。
  “放以前,她知道你和日本女人好了,一定揭了你的皮。如今,他连水果的皮都不忍揭了。”鸭屎感慨道。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