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鱼并不知道屎壳郎身上的哪处伤是东北人下的手。鸭屎当然更不知道。如今,老九这么一说,鸭屎立即心中有了底。血滴蝉意识到老九说多了,又给他做了手势。遗憾的是,老九再度误读,他拍案而起,大怒道:“你们几个,谁愿意与我一起,咱们去找东北人算账。自己师父的事情,轮不到六爷出面。”
  鸭屎明明知道血滴蝉很想同意,但是就是不第一个提出来,他始终想探明鸭屎的想法,让鸭屎主动提出来,毕竟这备后要承担巨大的责任。血滴绝对不会想到,此刻喜怒不形于色的鸭屎,内心如热锅的蚂蚁一样着急。
  如果第一票是他提出来,他决策,且成功了,他也没有什么功劳。毕竟,执行主要靠血滴蝉他们。这些人一旦做成了什么事,会立即请示鸭屎,并会邀功请赏。此外,他们也可能故意不做成,让鸭屎难堪。如果这一票是他们提出来,鸭屎被迫妥协,并安排鸡头米帮他们做成了,他们会感恩。同时,在这个时候,鸭屎再动用金钱赏赐,他们就会相对更服一些。
  鸭屎叹了口气道:“我叔不让我们乱来,老九,你这是逼我啊。”他转脸看了下鸡头米道,“滚出去。”
  鸡头米一直在分析鸭屎的眼神,早已看出这是在演戏。他并没有滚出去,而是面朝棺材跪下来,继续痛哭了起来。他一遍哭,嘴里一边念念有词,回忆屎壳郎的好,历数东北帮的坏。这下戳中了血滴蝉的敏感神经,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出手,鸡头米这条线就不好利用了。
  血滴蝉站起身来,走到鸡头米身边,一把将他扶起来道:“六爷,你也节哀。师父已经解脱了,没有痛苦了。你说的我们与东北帮的事情,其实大家都理解错了,所以有了误会。”
  “哦,什么理解错了?”鸭屎不解地问道。
  血滴蝉走回了原来的位置上重新坐下。“师父说不让我们问恩仇,要避让东北帮的锋芒,其实本意是,让我们此刻不要为了报仇而报仇。不过,我们是东北帮的假想敌,只要他们知道师父不在了,一定会攻击我们。还不如,在公布师父去世消息之前,咱们在几个领域上端掉东北帮的势力范围,让咱们更安全。这不是挑战,也不是冲突,咱们只拿东北帮从我们这里抢走的那些。师父不让我们与他们冲突,但是我们收回咱们失去的店面,总该没错吧?”

  鸭屎摇了摇头道:“这总归还是冲突。”
  老九又要发作,血滴蝉制止住了他。“四爷,我倒觉得未必。六爷一身是胆,有勇有谋。他又不是我们帮的人。如果将我们的人编入他的手下,再给他一笔费用,让他办了这些事,不就不违背师父的意愿了吗?”
  如果不是鸭屎在,那几个支持开战的人甚至会为血滴蝉鼓掌。鸭屎满脸焦虑,又看了下鸡头米,攥紧了拳头,表现出被人将了一军的感觉。这个表现,让血滴蝉比较开心。只不过,血滴蝉并没有表现出来。
  “唉,既然是血滴蝉兄提出的建议,我怎么能不答应。不过,咱们得把话说清楚。第一、你们几个都参与,但是都别暴露身份;第二、宁可多拨点钱,也别露了马脚;第三、成了必赏,但败了我就不客气了。”鸭屎转脸看了下鸡头米道,“你和血滴蝉商量人数与费用吧。这件事办成了,就对江湖公布叔去世的消息吧。”
  这帮东北人的核心是近百名东北军各部的军人,都是亡命之徒。在市区经营了很多产业,但是都赚不了钱,于是为毒贩子跑了几趟东南亚,发了一笔。通过各种小广告,拉拢了一批东北人进入。他们的强项是当过兵,所以对武装比较感兴趣,于是在海上买了个岛,在岛上建设了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
  由于为毒贩走镖赚了不少,所以内部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独眼龙的那一派十多个人分赃最多,引起了其他部分人的不满。百人的核心分成了五六派要干起来。于是,独眼龙提议,把皮大刀的孙子抓过来当老大,大家将他推举出来,小屁孩好控制,然后凝聚在这个小孩子下面,与其他的帮会争地盘。
  独眼龙一次性抓了三个,将奇奇、悦悦软禁了起来,好吃好喝,但是没有自由。他们用奇奇、悦悦来控制鸭蛋,然后用鸭蛋来协调东北帮,并代表东北帮与外部交往。鸭蛋是个聪明人,进去后,整天装憨卖傻的,对他们非常配合。
  鸭蛋一直忙着查明奇奇、悦悦在哪儿,并想着如何逃离魔掌。不过,这帮东北人对他看管得非常严。他们打着皮大刀的名义,收罗人心,但是干的事与仁义道德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不仅为毒贩走镖,还杀人、抢劫,开赌场,开Ji院,几乎肮脏活都干。
  独眼龙拥立鸭蛋之后,就成了控制鸭蛋的人,于是也间接控制了帮内的资源。
  鸡头米与血滴蝉主谋,也就几天的时间,就将东北帮在香港岛内重要地段的客栈、酒店、饭馆、酒吧给收到了怀义堂的名下。由于没有提屎壳郎、上海帮半个字,所以东北帮这边嗯纳闷,不理解怀义堂一个小毛贼的组织,为何有这个实力。

  东北帮内部开会,七嘴八舌议论时,鸭蛋插了句嘴道:“东北、山东本是一家。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鸭蛋刚说完,独眼龙立即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怀义堂不是小吗,咱们让他做大点。不过,得在咱们的旗下做大。”
  “如果是这样,我一定能帮你。”鸭蛋笑着说。
  “你一个小孩,怎么帮?”独眼龙问道。
  “你放了那两个女孩,我就告诉你。”鸭蛋笑着说。
  日期:2018-07-28 23:05:11
  第342章 秘密行动
  在怀义堂客栈的套间里,鸡头米唱着小曲,一瘸一拐地走进了鸭屎的书房。鸭屎抱着胳膊,在窗边一直宁神看着外面,听到鸡头米进来了,也没有转脸。鸡头米极为兴奋地说:“四爷,东北帮的一群孙子,真是不堪一击。也就几下,他们的很多地盘都被咱们收了。”
  鸭屎转过脸,怒气冲冲地看着鸡头米,随后又转向了窗外。鸡头米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他紧张地攥着拐杖,有点不知所措。
  “四爷,我又做错什么了?”鸡头米小声问道。
  鸭屎走了过来,示意他在旁边坐下。“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收一些东北人的地盘,而是把三个孩子弄出来。现在三个孩子连影都没有。咱们收了地盘不过是敲打下东北帮,给上海帮信心,但是别忘了咱们自己的终极目标。”
  “我没忘啊。”鸡头米说道。
  “小利是没有意义的。东北帮不为小利,必有大谋。端了他们的小地盘后,你应该尽快把他们的大地盘摸清楚。如果三个孩子在他们手上,咱们就寸步难行。你明白吗?”
  “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鸡头米说道。
  “唉,时间还来得及。咱们得给血滴蝉他们论功行赏。然后,才能驾驭这帮人,与我们一起和东北帮的人真正较量。”
  “我这就安排开会。”鸡头米道,“还通知大妹子吗?”
  “她是我堂妹,不是你妹子。见了她,你还是叫她名字吧。叔不让她参与任何帮会的事。你以后也不要招惹她。她要是虎起来,可以轻易把你的鸡头割掉。”鸭屎略有调侃地说。

  “嘿嘿。”鸡头米笑着说,“你这个妹妹不错。”
  鸭屎主持论功行赏的会议就在小别墅的一层。会议室不大,但是血滴蝉等十个弟子都在。鸭屎坐在正位上,鸡头米坐在他的右边,血滴蝉坐在他的左边。其他的人根据辈分依次坐开。鸭屎身后有一个大桌子,上面摆放了供品和香烛。桌子上面是一个乌木条几,条几上放着屎壳郎的骨灰。骨灰用瓷瓶装的,外面逃了一层黄布。条几上面是微山湖的风景画,画的右下角,归骨灰正上方挂了屎壳郎的黑白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