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27 20:56:59
  第341章 六爷哭丧
  去接简鱼的路上,鸭屎把屎壳郎、简鱼的事情讲给了鸡头米听。鸡头米一听,那边不仅有人还有钱,双眼立即放光。鸭屎到了香港后,对继续做贼、出活比较谨慎,而鸡头米自己的人也不过是小偷小摸,难成气候。尽管有积蓄,但也捉襟见肘。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鸡头米已经消弭了对简鱼杀师父的仇恨。尽管鸭屎说,不是简鱼杀的,但是鸡头米并不相信他。鸭屎一直担忧,鸡头米见了简鱼还会冲动起来,所以要求他把枪放到家里。鸡头米略有抱怨,但还是照做了。他清楚,混香港,没有鸭屎,他自己玩不转。
  简鱼站在原定地点,手里拿了个包袱,看样子她要一直在遗体旁守着了。车停了下来,鸭屎从副驾上走下来道:“把包袱给我,你坐副驾上。”
  简鱼正要将包袱递给鸭屎,鸡头米打开车门。冲了下来。简鱼极为警觉,摆出了随时抗争的动作。鸭屎手快,将包袱接了过来,鸡头米从他手里一把抽了过去,拿在了身上。他笑着对简鱼说:“妹子,上车,我刚听说咱叔的事,心里头老难过了。”
  鸡头米从拿着枪指着简鱼,满脸愤怒的人,一瞬间变成了走失多年的亲戚一般,这让简鱼一下子仿佛经历了冰火两重天,无法接受,也反应不过来了。
  “上车。”鸭屎引导她坐副驾上。
  “让妹子坐后面吧。”鸡头米道。他拉开了车门,请简鱼上车。简鱼愣住了,不敢上,转脸看了下鸭屎。

  “上去吧。我跟鸡头米说了,师父的事全是误会。”鸭屎补充道。
  “是啊,不是四爷说,我差点办了坏事。都是我不好。呸呸。”鸡头米轻轻给了自己两巴掌,嘴里嘟囔着,一副跪舔的样子。此刻的简鱼,对他来说,不过是瑞士银行的外汇,以及称霸香港的打手。
  简鱼这时才打消了疑虑,上到了车上。一路上,鸡头米问了简鱼很多关于屎壳郎的事情。他明明没见过屎壳郎,愣是说见过几面,还聊过很多深奥的话题。简鱼一直没与屎壳郎长时间分开过,她当然清楚鸡头米肯定没见过屎壳郎。
  既然他表现得这么热乎,简鱼也多半会给鸭屎面子,陪着附和几句。鸭屎预料,当晚大概会有四五个守灵的弟子。到了才发现,十个弟子都在。当时鸭屎意识到,每个弟子都在仔细看形势的变化,从而方便从中取利。他们不想放过有关师父的任何一个细节。
  刚进门的时候,鸭屎、简鱼走在前面,面色沉重。鸡头米跟在他们身后,一瘸一拐的,面色相对祥和。鸭屎故意放慢脚步,没有回头也没做任何动作,鸡头米就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他的袖口上擦了一种药水,他拿袖口假装擦汗,但是药水一下子戳到了右边眼睛里。他来不及戳左眼,就已经痛得不行了。
  他已经意识到药用过度了,脑子里把负责这件事的弟子骂了一百遍。右眼哗哗地往下滴泪,很快他的视线模糊了。他并没有看见棺材,但是眼睛的确疼得不行了,于是丢下拐杖,跪倒在地上,将脸埋在手里,大哭了起来。
  这并不是一般的假哭,而是发自内心的哭。哭声一开始时高亢、凄惨,随后呜咽得发不出声音来。他一边哭,一边浑身颤抖。并不是他演技精湛,而是他眼睛太痛了,不得不大哭,让更多眼泪流出来。不过,也怪了,眼泪都走了右眼,左右依旧干燥。

  由于距离水晶棺材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并不是跪下哭的地方。血滴蝉走了过来问道:“这位爷是?与师父什么关系?”
  鸭屎赶紧解围道:“这是我师弟,老六,曾经与叔叔见过,听过叔叔的教诲,没能见最后一面,所以难过。”鸭屎走到鸡头米身边小声道,“水晶棺在你右前方十多米,你别在这里哭,弄脏了人家的红木地板。”鸭屎直起身,大声说,“我说过不让你这么悲痛的,你在家里不是哭过了吗,还哭什么?”
  鸡头米抬起头,瞅准了方向,膝行爬了过去,双手扶着水晶棺,脸贴在棺材外板上,更加痛苦地哭了起来。“叔啊,说好的要干掉东北帮你再走,说好的你要活到一百岁的,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你不让我见最后一面,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呢。我一定亲手干掉东北帮,用东北帮的血祭你的坟。”
  血滴蝉走了过来道:“六爷别悲痛了,你一哭,我也想哭。棺材是冷冻的,你脸贴着那里会冻伤的。”
  鸡头米继续小声哭着,鼻涕一把泪一把,让人看了非常心疼。简鱼一眼就看出他在演戏,但是也被他的表演感动了,跟着哭了半天。
  在血滴蝉的搀扶下,鸡头米站了起来。
  “六爷,我们与东北帮有过节,但也没那么大的过节。”血滴蝉道,“师父临走的时候,对四爷说,不问恩仇。”
  鸡头米走到血滴蝉的身边,略有愤怒地看了看他,随后又走到其他的弟子身边,看了下。“哈哈,”他含泪笑了笑道,“我叔不让你们问恩仇,是因为怕你们出事。又没说让你们杀人越货,教训下东北帮总可以吧?你们不愿意去没事,交给我,你们只要给我点人和钱,我自己就端了东北帮。”
  鸡头米的煽动性言语让其中的几个弟子极为激动,他们纷纷表达了可以与东北帮玩几票。即便是不打不杀,也得让他们难受,不然对不起师父。
  鸭屎见鸡头米再演就要过头了,于是立即说道:“老六,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不要这么激动。你赶紧磕头,磕完头到棺材旁守着。”
  鸡头米走到棺材前面,对着屎壳郎的尸体三叩九拜,随后跪倒了一张蒲团上,捂着大腿,脑子里胡思乱想。刚才的悲痛,立即从他脸上消失了。尽管他右眼还在滴泪,但是左眼眼睛不停在房间里乱转,记录着屋子里的东西大概能值几个钱。
  鸡头米表演的时候,鸭屎一直在偷偷观察这十个人的面部表情变化。十个人中有六七个是想与东北帮干一场的,其中就包括血滴蝉。另外几个不相干或游离的人,多半是怕师父走后,自己本帮的实力不足以与东北帮冲突。
  守灵期间,简鱼一直跪在旁边,鸡头米也一直跪着。其他的人在旁边坐着或蹲着,或躺着,屋子里死气沉沉的。鸭屎不断给鸡头米使眼色,他便天才地理解了其中的意思。鸡头米直起身子道:“我刚才说了,不用你们出面,不用你们承担损失。我手里有几个人,再给我几个人,然后给一笔经费,东北帮的事情,我来解决。”
  血滴蝉看了下自己的师弟们,随后试探下这是鸡头米的想法还是鸭屎的想法。“四爷,你觉得六爷的想法怎么样?”
  “一派胡言。”鸭屎道,“我叔临死前说了,不准与东北帮干,你们都聋了吗?”

  血滴蝉给老九五步蛇做了个隐秘的手势,鸭屎完全捕捉了,但装作没有看见。五步蛇是个反应比较爱迟钝的人。血滴蝉的意思是,让他拥护师父的决定,然后看看鸭屎的反应。结果,这哥们上来就是一句:“我觉得六爷说得没错。就该与东北人干一场。无论大小都要干。杜老板在的时候,东北人欺负过咱们。师父因为东北人还受过伤。杜老板不在了,师父也走了,他们一定骑咱们头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