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对方交底,方晟这才说:“抓经济没问题,我作为市长责无旁贷;这个过程不可避免要触及当地利益集团,以及部分领导的一亩三分地,这才是主要面对的困难,人的因素最麻烦。”
  吴郁明笑了笑,道:“看来你已做过功课,对鄞峡存在的主要症结有所了解。我在舟顿任职多年,与鄞峡方面的领导偶有接触,酒桌上也听到不少隐秘,地方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的关系的确触目惊心。但咱俩有三个优势,哪三个呢?一是咱俩不想捞钱,这是最大的优势,凡事只要跟利益让得远远的就好办,假如渗杂私心就会很快被人家抓住软肋……”
  “所谓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惜死,多少领导干部都栽在‘贪’字上面。”方晟表示同意。
  “二是咱俩跟鄞峡所有人都不熟,提拔惩处干部没有顾忌,更不需要考虑派系平衡等等,庸者下能者上是咱俩要遵守的共同原则;”吴郁明道,“三是我在舟顿整肃官场的动静很大,鄞峡那边有所耳闻;你呢更是恶名在外,多少贪官污吏都倒在你手下,所谓先声夺人嘛,要打开局面就得让他们有畏惧心,那样才能确保一声喊到底。”
  方晟谦恭地说:“人事问题是市委书记主导,我的主要任务是抓经济,各项指标上去了,干部群众看到希望就有了奋发的信心。”
  吴郁明却摇头道:“经济挂帅不适合鄞峡。”
  “唔……吴书记的意思是?”
  “你可知道我的前任为何离开鄞峡?你的前任又是为何宁可调到潇南当常务副市长,也不愿接任书记一职?”

  关于鄞峡方晟所知甚少,一方面时间仓促,来不及做资料搜集工作;另一方面于道明公事繁忙,人事变动后组团到内地省份交流学习,没时间做具体介绍。方晟感叹身边缺少两个重要的女人,一是爱妮娅,过去每次自己担任新职务后,她会主动打电话友情提醒;一是白翎,利用省厅十处的特殊身份获取很多重要信息。
  “潇南是副省级,经济总量全省第一,做常务副市长远比鄞峡市长实惠。”方晟只能这么说。
  吴郁明神秘地摇摇手指,说出其中内幕。
  鄞峡市是农业大市,财税却严重依赖当地唯一一家省属国企:国腾油脂化工厂。
  国腾有六千多名工人,年产值十多亿元,是鄞峡市的财税支柱。据说当年选址原计划放在交通便利的绵兰,省委考虑到扶持鄞峡发展,大笔一划将厂址定在大峡谷里,由此大大增加了国腾的运输成本,不过有什么办法呢,很多时候不能只算经济账,而要算政治账。
  国腾老总郜更跃享受正厅待遇,地位不在市委书记、市长之下,确切点说他在鄞峡的影响还胜过市领导,被称为“编外常委”。他爱人叫成槿芳,是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
  说到这里吴郁明故意停住,意味深长看着方晟。

  方晟道:“有她存在,对郜更跃来说市委还有啥秘密可言?省委怎么想的,为什么弄出这么奇怪的组合?”
  “麻烦还不仅于此……”
  近几年国企改制,省正府也拿出省属企业改制原则,即“划归地方,合理安置”,省财政和省国资委从财政补贴和福利方面给予“断奶”,同时逐步取消企业老总行政待遇,有条件的酝酿上市,不具备条件的或进行资产重组,或拆分成若干小企业。
  设想总是美好的,省属企业在实际改制中遇到很多事先没料到的困难,如退休职工养老金问题、退养病退等干部职工待遇问题、下岗职工分流问题,还有少数企业老总利用改制大肆捞取好处,通过资产重组向亲属朋友输送利益等等,一时间冒出很多大案要案。
  当年许玉贤和吴郁明在梧湘搭班子时也碰到类似问题,有两次被数千名工人堵在办公楼,紧急调遣特警才艰难地突出重围。
  鉴于改制的复杂性,何世风及时调整策略,要求各地“不搞一刀切,分步实施,稳妥推进,成熟一家改一家”,之后改制浪潮迅速平息,很多地方搁浅了改制方案,坐等省正府有明确指示。
  鄞峡市前任书记、市长就栽在改制上。
  去年何世风听取省国资委领导回报改制进展缓慢,两年时间竟无一家改制成功,十分恼火,要求尽快推出试点单位作为标杆,思来想去,选择了国腾油脂化工厂。
  何世风的本意是国腾在省属国企当中体量相对较小,油化行业市场化程度高,企业有一定承受能力,且国腾位于最穷的鄞峡市,即便改制失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
  为此他专门找来前任书记、市长面谈,鼓励他俩坚定信心、攻克难关,给省委省正府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前任书记、市长自然欣然从命。
  眼看任期即将结束,经济抓不上去,政绩基本拿不出手,如果国企改制方面能取得突破也算成绩,遂兴冲冲回鄞峡谋划改制方案。
  两人知道郜更跃的能耐,也不打算瞒着成槿芳,特意召开常委扩大会,邀请郜更跃列席,谁知第一次会议便不欢而散。
  “具体分歧不得而知,总之买卖不同心,”吴郁明道,“后来又陆续开了几次会,讨论一回吵一回,根本没法形成统一方案,眼看越来越临近何世风给的期限,书记市长一咬牙,利用人数优势在常委会强行通过改制方案,随后上报省国资委……”

  奇怪的是,这份主旨最大限度维护工人尤其退休工人利益的方案竟被退回,理由是可操作性不强。
  怎样才算可操作性强?本来就是搞试点,摸着石头过河嘛,书记市长都很纳闷。
  方案多次修改,前后上报了四次均被驳回,每次理由都是奇奇怪怪的,让人琢磨不过来味儿。
  今年初各市区领导干部测评,鄞峡市书记市长结结实实挨了一记闷棍:双双被评为“基本合格”,要接受省委主要领导戒勉谈话!
  这时才有人点拨他俩:知道为什么吗?郜更跃在省委有后台的!
  “后台是谁?”方晟好奇地问。

  吴郁明故意卖了个关子:“答案过会儿揭晓。先说省委领导们的反应,按说何世风最清楚事情来龙去脉,本该站出来帮他俩,唉,你我都知道他的为人,哪肯干这事儿呀,还板着脸会同有关领导找两人谈话……测评‘基本合格’,下场能好到哪儿去?这次人事调整市长调任常务副市长,书记提前退二线,给咱俩腾出位置。”
  方晟心情极度郁闷。
  这些情况作为即将赴任的市长,早该了如指掌,未料报到当天居然从竞争对手嘴里得知,岂非荒谬之极?
  “书记虽然提前退二线,好歹捞个副部待遇,还算组织照顾。”方晟强打精神道。
  “关于邰更跃的后台,”见方晟竖起耳朵,吴郁明满意笑了笑道,“他爱人成槿芳的姨父叫——张泽松!”

  “啊!”方晟差点跳起身,“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头,是吗?”吴郁明笑吟吟替他接了下半句,“还有一点,此次人事调整中鄞峡市的常务副市长沈忠勤调任银山市市长,你知道谁接替他的位置?”
  日期:2018-08-31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