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3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粱进他其实是右撇子,当年在清河市弄死了人之后,为了逃避追查改用左手,这些年吃钣用左手,干活用左手,抠用左手,就连拉屎擦屁股也用左手。
  不过粱进仓的左手那天晚上被下山豹直接给废了,现在用回右手,无奈的同时,也的确起杀心了。
  “我婆娘好曰不?”
  “好曰……不不不……不好曰!”严东来舌头打结道:“进仓进仓,你听我说,我只是在帮你照顾你老婆,我如果不睡,她就会被别人睡,你看我也不容易啊,我一边睡,还让她一直叫你名字,我容易吗?你说说,你是想她被别人睡,还是被我睡?”

  “当然是被你睡啊!”粱进仓脱口而出时,总感觉哪里不对,慢慢地低下了头,开始怀疑人生。
  这时,严东来慢慢地下压着手道:“对嘛,咱们是弟兄家,我睡了你老婆,又不挖你家祖坟对不对,来,把刀放下,我们好好说,要是一高兴,我把我老婆给你睡不就完了吗……”
  “你睡我老婆没问题,你不该出卖我!”
  阴狠的声音刚落,粱进仓一抬头,双眼血丝遍布,一刀劈在严东来的脖子上,那高压水枪般的血管爆了,喷血的方式跟电视里好像不太一样,不是流出来,而是喷……喷了两米多远。
  严东来刚捂住脖子,就被梁进他一脚踹翻在地,疯狗一般地扑上去,举起柴刀一阵乱砸。
  这不是砍人,这是剁肉馅儿。

  “枪来了!”
  村长夫人举着枪兴奋地从屋子里冲出来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一团,她知道那是她的男人,但是生理上的反应让她直接忽略了情感上打击,把胃里的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然后是酸水。
  “老娘……老娘跟拼了!”
  天真的村长夫长拿着长管火药枪,朝粱进仓的身上捅了过去……
  啪!
  粱进仓一把抓住长枪管,顺手就是一刀砍在村长夫人的身上……
  “救命啊……杀人啦!”
  强忍着痛苦的村长夫人朝大门口跑去,刚把门栓拉开,双手扯在大铁门上,背上又挨了一刀,然后她想往外跑,可是那张洗面奶干得起壳下面的那张脸已经很无力,倒在了大门口,双手死死地抠着地面,艰难地往外面爬,伸着手朝前面不远处的一群人,痛苦地喊道:“……救……救救我……”
  不动,排了两三排的村民蹲的蹲,坐的坐,有的把火箭筒一样的水烟枪都抗过来边喂烟丝边看戏,也没见谁打算去拉她一把。只是在梁进仓下刀的每一个瞬间皱一下眉头,表示对这种血腥场面的不适,然后瞬间恢复正常,继承等待着下一刀的出现。
  直到村长夫人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没有一丝神彩,也没有一丝挣扎的时候,人群当中,龙墨挤出人群,冲拿着刀粱进仓厉声叫道:“你给我把刀放下,快放下,听到没有!”
  粱进仓冷漠地看了龙墨一眼时,那眼神分明就是充满了嘲讽与无视。

  方长刻意将身体往前面站了点,侧身护着龙墨,同时朝对面朱集使了个眼色。
  三人有意无意地将龙墨一下子护在了中间。
  龙墨见粱进仓完全不将她的话当回事,气得一跺脚,朝着村长家就往里冲,谁知道才冲了一半,枪管瞄着龙墨的头伸了出来。
  方长心中一冷笑,正想怎么让你死得更正常一点,没想到你还就送上门来了。
  想到这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方长抱着龙墨就朝一边扑了下去。

  砰!砰!砰!
  三声枪响过后,粱进仓倒地,全身抽搐,下山豹第一时间爬了过去,把他手里的火药枪给踢开,然后在还有一口气的粱进仓身边蹲了下来,低声笑问道:“酸梅汁,好喝吗?”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粱进仓哽出一口血来,两眼一翻,再没有生命迹象。
  说起来,这支火药枪不真是个不祥的物件。
  它出自野外作业处的工具厂,当年那里的无缝钢管虽然是稀罕物,但要搞出来还是挺容易,于是有人大胆地用这钢管和自己的技术配合上一套清湛的车工工艺,做出了这把猎丨枪丨。

  后来这人被迫在放弃续约的合同上签了字,拿了一次性补偿款想到大临湖承包一片养鱼。这支火药枪当了见面礼。
  后来这人的钱都被严东来给坑了,自己也跳了湖。十年后的今天,严东来死得比他还惨十倍。
  一共四条人命,就在这秋高气爽的清晨了结,放下湖村里,也算是大喜事一件。
  人性的冷漠再一次刷新了龙墨的认知,不过她早有心理准备,习惯了!
  段文芳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把一段删掉视频只剩文字的新闻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
  她想给方长打个电话过去确定一下新闻的真假,但是又觉得自己太傻,转发超过两万,点击率一上午破二十万,留言更是超过七千条,妥妥的热搜和头条,这还有什么是值得怀疑的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段文芳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完全没养成一个平静接受现实的好习惯。
  想到这里,段文芳微微一笑,然后拿起座机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过去,接通后说道:“薛锐,我是你芳姐,有阵子没联系了……嗨,一个副行长而已完全没必要到处去广播通知一下吧……这不是关照你来了吗,有个工程,你们燃气公司一定感兴趣……是的,可以聊聊,就今天晚上吧……”
  袁伟给龙墨倒了杯温度合适的水,这个时候,她坐在办公室当中,面对着袁伟等一众市里来的大人物的慰问,当然,领头的还是卢世海这位副市长。

  “对不起,副市长,是我没有做好村民们的工作,让他们之间的矛盾激化,造成了今天的惨案!”
  卢世海憋得像个丨炸丨弹,但是他的无名火却不知道怎么发,往哪发,对谁发。
  憋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卢世海叹道:“龙镇长,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很勇敢了,这就是我们要树立的典型跟榜样嘛,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勇于保护村民生命财产安全,面对那样的危险,有几个人会像你这样往前冲,挡在群众的面前?你上任才几天?这个赵宏伟,当了这么些年的镇长,居然埋下这么大的隐患,回去之后,建议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先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再作处理!”

  袁伟在旁边听得直点头,他这口邪火一定是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的,赵宏伟的位置敏感,又跟卢世海不是一路人,既然他龙远山的一个人立了功,之前的过当然也得由他龙远山的人来担。
  在整自己人的水平上,袁伟还是对卢世海服气的,几秒钟就能把自己的思路整理得这么清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副市长,这事跟赵主任好像没太大的关系吧,我觉得……”
  “小龙墨啊,听叔叔一句话,回去休息两天,镇上的事情可以放一放,调整一下自己!”
  对于卢世海的打断,龙墨自知管得稍多惹这头老狐狸不满意了,于是挤出一张笑脸来道:“不用了,卢叔叔,我的身体状况很好,休息一会儿就行了,紧接着还要安排他们火葬事宜,你也知道,现在村镇对坟地的管理加强,为杜绝尸体直接下葬,不能掉以轻心啊,以免出现新的矛盾。”
  “嗨,你这丫头,可是跟你爸当年一样的倔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