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3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小娇精是要把人逼死的节奏吗,方长就这么被她抱得僵硬当场,什么也做不了。
  “方长哥哥,抱我去床上吧……你就靠在这里好吗,人家害怕,让我靠着睡一会儿吧,我害怕!”等方长把龙墨抱上了床,这丫头一脸期待地看着方长,让他无法拒绝地说道:“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好吗?”
  方长只得一脸苦笑地任她抱着,几次想要抽身离开的时候,都被龙墨抱得紧紧的,最终他也只有放弃了。
  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方长只得小声地问道:“下湖村都快乱成一锅粥了,你知道吗?”
  龙墨闭着眼,紧紧地搂着方长的脖子,舒服地在方长的颈窝里蹭了蹭,哼道:“让他们再乱一会儿吧!”
  啪!
  方长一巴掌拍在龙墨的屁股上,笑道:“小狐狸!”

  龙墨嘻嘻一偷笑,好像把什么都暴露出来了一样。她当然知道下湖村的情况,或者说几个村子的情况她的心里都有数,这可是关系到他们实际利益的事情,他们忍得了一天两天,还能忍得过三天?
  虽然非常不想承认,但是农村里这点事情,只要跟利益扯上关系,哪怕是一朵棉花,都能引出血案来。这个时候几个村子只怕早就炸锅了。
  “再拖下去,怕出事情!明天早上去村子时看看吧!”方长认真地说道:“乔姨那边的货还没着落呢,到时要真从市区找了上家,这不是对大家都不好吗?”
  龙墨拧动了一下身子,哼道:“看明天早晨起不起得来吧?别吵了,我要睡了,啊哈……好困啊!”
  没办法,方长只得充当起了人肉枕头。

  九月快结束的天亮得比以往晚了些许,早晨睡不着的严东来在天色朦胧的时候摸进了梁进仓他媳妇的被窝子里面。
  一阵衣服的撕扯声过后,粱进他的媳妇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断续道:“村长……早啊……这么早……啊……”
  “早上好……早上好!”严东来一边攒着劲一边松口气道:“昨天被沈老头那老畜牲踢了一脚,过来试试管用不,要是不灵光,老子把他活埋了。”
  “管用……管用……”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严东来兴头还不错,喊道:“想你男人没有?想……就喊他,我就喜欢你喊他的名字……”
  “想……进仓……进仓啊……”
  哐啷……
  女人一惊,咋乎道:“谁啊,是不是进仓!”

  严东来兴致大起,劲头十足,喊道:“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再叫大声点!”
  “进仓,真的是进仓,他回来了!”
  “卧草,就是这样,你这贱人越来越懂老子的口味了,哇哈哈哈……”
  哗!
  一道寒光眨眼间划了下来,就在那一瞬间,严东来和女人分开了,留了点东西在女人那儿。
  “啊……”严东来回过神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捂着那鲜血狂喷的地方,倒在床上叫得撕心裂肺地喊,“老子的几几……啊……啊……”
  痛归痛,看到背光的这道黑影的瞬间,严东来也得挺住了,侧身一个翻滚,栽下床时,第二刀已经的砍下来了,贴着严东来的背划出了一条破皮的口子,血哧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生死关头,严东来拉开门就跑,几吧什么的比起命来,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哭喊声越远,屋子里可没消停。
  “进仓……进仓,别打我,我错了……”
  粱进仓的脸看不清,不过应该是笑不出来吧,他猫在院子里有一会儿了,两人一边办事一边的对话他都听得很清楚,看样子,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想到这儿,粱进仓悲情地将血肉模糊的东西扯了出来塞进他老婆嘴里,听见她唔唔唔的声音时,粱进仓沙声道:“我不打你!”

  噗哧!
  一刀劈下去,西瓜爆炸,连哼都没哼一声,女人的脚弹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粱进仓把刀拔了出来,一路滴血地朝严东来的家追了过去。
  “袁主任,龙镇长这个时候要去下湖村,我听说村民跟村长闹得很大啊,她一个女孩子过去,万一要是有个啥,恐怕不好交待啊!”
  袁伟听到方长大清早来的电话,顿时连瞌睡都被吓醒了,马上道:“我现在就找人过去,你把人给我看好了,千万不能让她出事啊!”
  “好的,放心吧,袁主任,对了,液化气储备站的事,袁主任多关照一下啊!”

  “行行行,这事我有数!”
  电话一挂断,龙墨从房间里换了衣服走出来,一边挽着头发扎起来一边问道:“这么早给谁打电话呢?”
  “没谁,安排点事情!”方长上下打量着龙墨的运动装束,打趣道:“你这是去晨跑吧?”
  “讨厌,快走吧,该去村子里转一转了。”
  等她前脚一上车,方长脸色一凝,变得有些冰冷,不到五分钟,车就已经停在了下湖村口。
  第一时间,只看到三五成群的村民一路小跑,脸上还带着兴奋的表情,看样子激动坏了。
  龙墨下意识的觉得出了什么事,随手抓着一个村民问道:“大爷,这大清早的,你们赶着去哪儿啊?”
  大爷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叫道:“粱进仓提着刀去村长家了,赶紧去看看吧,这杀猪见多了,杀人还是头一回呢。”
  龙墨听得心头一紧,拉着方长赶紧朝严东来的家赶去。
  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一个血淋淋的男人在田坎上狂奔,不一会儿,就引得人注意,最关键的是这人还是村长,光屁股的村长。这就太令人兴奋了,来来来,都围过来,瓜准备好了。

  嚯!梁进仓回来了,他手里的刀在滴血,这哥儿俩怎么干起来了,太有趣了。
  严东来一进院子,大铁门铛地一声关了起来,上面别起来,中间别起来,下面别起来。
  满脸洗面奶抹得一脸惨白的肥婆抬头一看,自己男人没穿衣服,下面疯狂流血,顿时惨叫道:“你几吧呢?你特么太清早出去干什么去了,哇……”
  顾不上把脸洗干净,村长夫人两三步冲到严东来的面前,一把将他架了起来,边嚎边叫道:“你进去歇着,我给你叫救护车!”
  “叫叫叫,叫尼玛那个批,把床底下那杆猎丨枪丨拿出来,快点!”

  严东来也是浑人一个,全面清缴乡村枪支七八次,这家伙从来没交过,奇怪的是也没人举报过他。进山放枪也不是一两回的事情,总能打到些东西回来。
  说是猎丨枪丨,其实也就是火药枪,火药加上铁纱子,砰地一声,能把目标打成蜂窝。
  要了老子的几吧,老子要了你的命!
  村长夫人被严东来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给推开时,这才定了定神,跌跌撞撞地进屋里去找枪,可是……这屋子太大,床太多,在哪个床下啊。
  严东来把门看得死死的,庆幸着粱进仓还没追过来的时候,只听见重重的落地声,扭头一看,魂都不见了。
  只见粱进仓手里那把柴刀紧紧地握在右手当中,血已经干了,看得严东来全身一颤,心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