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06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最后整整打了三十六年。
  直到把蒙哥自己打死在这里以后、忽必烈接任,这座城市为整个神州延续了整整十六年的国祚。
  元史中记载的蒙哥是因为不适应本地的炎热潮湿的气候病死的。
  不过推测起来,蒙哥既然在沙漠都不怕热,更不会怕这里的热了。
  再加上最不靠谱的元史,种种迹象推断,蒙哥就是伤在钓鱼城军民的箭矢之下,最终伤重不治折戟于此。

  这一点在《马可波罗游记》和明万历《合州志》以及元朝各个碑文拓本当中都有介绍。
  蒙哥挂了以后,忽必烈接任天可汗,再次来到钓鱼城,以不伤任何人的承诺得到守将王立的投降。
  守城将士三十二人齐齐自刎,无一人降元。
  这是继崖山之后神州同胞和血脉又一民族气节。
  这里的建筑难得的保存得非常的完好。
  嘉陵江边的一道道城垣依旧坚固,岩石上开凿的巨大磨盘、锅灶仍清晰可见,当年的水井至今清泉不断。
  在博物馆里,还能看见不少的精美的石雕,栩栩如生,精湛工艺让人赞叹。
  摩崖边上有好些时刻都是历朝历代文人骚客所遗存下来,也能领略到前人们的书法和意境。
  有一处大石刻上刻着上帝之鞭折山城下异常的大,金锋看过最后也就笑了笑。
  多数时刻都是在民国时候所刻,作为当年神州最后的防线,这个钓鱼城是最凝聚人心和气结的地方。
  大年二十九,景区依然在正常营业,逛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跟锦城差不离灰蒙蒙的雾气下,众多树木和翠竹似乎也被烟熏一般,毫无半点生气,凄冷一片。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种地方?”
  “中午在渣滓洞的时候,你说那里是民族的信仰。这里,又是什么?”
  不久前见到实物就想吐的小丫头满手的红油腻腻,手里拿着一块红通通的口水鸡不停的嚼着,顺便还舔舔嘴唇边上的红油。
  金锋蹲在地上,用手指轻轻的在石头下的锅灶旁轻轻的擦拭,静静说道:“渣滓洞我让你看的是民族的信仰,这里,我要你记住民族的气节。”
  “信仰是什么?气节又是什么?”
  从未念过一天书的小丫头疑惑的看着金锋奇怪的动作,不解的问道。
  “信仰就是想做的,气节就是你要做的。”
  简练的话语让小丫头愣了愣,手里的鸡腿散发着香味滴着红油,滴落在地上,像血一样。
  “我知道了。”
  “信仰就是我要做女神相,气节就是我一定要做好女神相。”
  金锋偏头看看满脸正色的小丫头,微微一笑:“那你怎么做好女神相?”
  这个问题明显的难住了小丫头,跟着金锋一样垂下了眼帘。

  看过星空卧佛后和千佛洞,带着小丫头抄小路来到江边,凝望浩荡的嘉陵江,仿佛当年的厮杀就在眼前。
  一条难得一见小木船在江边横着,岸边有几个人拖着一块长长的木板往这边走。
  木板长足近两米,厚足两寸,又黑又烂,远远的还闻得到一股子怪异的味道。
  拖着木板的几个人都是本地的村民,年纪都在五六十岁以上,三个人合力前面拖,两个人后面撬、费力的将又脏又臭的大木板河边拖拽。
  空气中传来一阵腐败腐臭的气味,小丫头并没有因为这种难闻的味道而皱眉退却,几个月前,自己的生活来年这个不如。

  老人们拖了半天也没挪动多远,嘴里本地话龟儿子狗热的不住的骂着,却是真拿这个大木板没辙。
  “妈卖麻皮的,牙刷铲铲,老方丈你个鬼儿子哈锤子,这个大猪槽就不应该要。”
  “最多顶天就一方料卖得到四百块,我们一个人才分七十,太划不戳……亏了……”
  “还不如挑火砖上七楼挣得多。”
  “龟儿子滴老方丈你个宝器。累死哥哥了。”
  “妈卖批滴哈批,这么重一会船都要着压翻。”
  几个老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骂着,脾气大的当即就撂挑子不干了。
  “我热哦,真的太夯实了,我啷块晓得这个豁皮猪槽这么不好捡嘛……”
  “不行就算了,丢到这了。”

  有一个老头抄起撬棍重重的砸在猪槽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那声音就跟闷雷似的,轰然响起,席卷四野,这一瞬间地面都平白无故的震了一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早已走远的金锋蓦然大震,身子足足僵直了三秒,陡然间转过头来。
  眼中两道精光直射出去,死死的盯着那块破朽不堪的大木板。

  耳畔里,那闷雷般的声音还在激烈的回荡,悠长而深远,宛如暮鼓晨钟在山谷久久不绝,深深的刺激着金锋的神经。
  “雷击木?”
  “焦木!?”
  金锋点上烟来双手插袋轻步走过去,远远的早就把这块大木板的尺寸样式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更是惊讶到了极点。
  “还有这种东西?”
  “这怎么可能?”
  “千年都没见到过。”
  慢慢的靠近,地上的大木板四处露出不少朽烂的内部,在木板表层覆盖着厚厚的一层污垢,甚至还能闻到非常浓烈的猪粪和鸭粪的味道,臭得熏人。

  刚刚那人砸的撬棍让这块木板露出来一道疤口,隐约能看见木头的本色。
  金锋这时候嘴角上翘起来,轻轻开口说话,飚出一串最地道的双喜城方言。
  “耶,老人家些,你们硬是脱了裤儿打老虎不要脸不要命了喂。”
  “这个东西你们都敢搬起耍,愣是不怕着洗白哇。”
  这话可把几个老头给整得一愣一愣的,齐齐的盯着金锋。
  “你说啥子伙儿?这个是啥东西哦?”
  “你晓得这个是啥子哇?”

  金锋随手拿起一根撬棍狠狠的重击大木板,那声闷雷声音再次如约响起,似乎木板都在呜呜的震颤,带着野兽疯狂的咆哮,更有那精绝梵妙的无上天音在传递。
  这种声音在别人的眼里那就是个屁,甚至连个屁都不是。
  而在金锋的耳朵里,却是比天籁还要美妙的绝世纶音。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老天待我金锋何其之厚,竟然让我这里得到了他!
  金锋板着脸冷笑了好几声,伴着脸上狰狞恐惧的神色,笑得在场几个憨厚老头心底发毛。

  只见着金锋拿着撬棍在木板上横扫了几圈,也是阴森森的叫道:“寿星阔上吊嫌命长了。自己看哈,这个啥子东西?”
  几个老头定眼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喂。
  “棺材板!”
  “我日他仙人板板,棺材板得嘛……”
  还坐在棺材板的老方丈老头如弹簧一般的站直起来,颤声狂叫跑出老远。
  其他几个老头吓得魂不附体,亡魂皆冒。
  这块大木板赫然是一个大棺材板。虽然早已腐朽不堪面目全非,但金锋撬棍把上面的猪粪鸭粪推开以后,清楚的看见了木板的本色。
  几个老头做梦都没想到会搬到了棺材板,吓得全部炸毛,脸都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