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3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老头是个急性子,回了村子里把拉鱼的车一停好,第一件事就去了村东头的赵家,推开门就嚷,“赵莽子,赵莽子……”
  “莽莽莽,莽尼玛个锤子,不会喊名字啊!”
  赵顺从屋子里一边穿背心一边走出来,眼皮子半睁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问道:“什么事,大下午的鬼喊鬼叫!”
  沈老头说道:“你们家的兔子是不是被乔丽给挡回来了?”

  “是啊!”赵顺一点头,骂道:“这个死婆娘不知道发什么疯,说兔子属于生鲜不能私宰,要送到屠宰场去,我疯了?本来注挣不了几个钱,再送到屠宰场去那不是挣得更少?这个贱婆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沈老头嘿嘿一笑,问道:“你没去找镇长帮你出头?”
  赵顺有点气不顺地说道:“不敢去了,村长打了招呼,你又不是不晓得村长的脾气,找个镇长一回来,兔子全死了,这尼玛批不是更亏?”
  沈老头嘴一咧,气道:“严东来过了,他老爸就是个土匪,他比他爹还恶霸,他跟镇长斗为啥要拉我们垫背呢,我可听说了,上头发的受灾补贴款现在就在他手里,别的村子都发了,他一直扣着,这是想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比数?”
  赵顺忧郁地看了看门口那把宰猪草的人砍刀,很冲动啊。
  过了好一会儿,赵顺说道:“这样不行啊,老子们给他严东来当打手,他说干谁就干谁,这么些年撵走的承包土地的,承包湖塘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钱没分几个,顶多就是喝了几瓶八块钱的二曲,这特么一喝多,桌子上就称兄道弟,他跟老子说,弟兄家,不能算细账,我曰死他的妈,这账怕是算一算啦!”
  沈老头散了支烟过去道:“是该算算了,你去找胡矮子,他去年收完稻子没给严东来交钱,严东来放了把火,把稻草给他点了,还叫来了镇上的人,罚了他八百八,他一直都想出这口气呢,他们家的鸡也被挡回来了,火头上,一点就炸,你跟他关系好,把他叫上,我去喊冬瓜,一会严东来家里见。”
  要说这沈老头,只要是为了钱,那煽动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看看这不到半个小时,十七八个男人就把严东来家的宅院给塞得满满的。
  “老严,这么多弟兄来你屋里,烟不烟,茶不茶的也就算了,让你婆娘给大伙儿搬几张条凳坐坐,该可以吧?”
  听到有起哄这么喊了一嗓子,屋里头那个穿着绵绸花背心,把自己绷得像条王中王大火腿的肥婆两步跨出门槛,摆出了一副乡土皇族后宫正妃的气势,双手叉腰,一身横肉猛地一震,破锣嗓子一开,当场骂道:“坐尼玛卖麻批你坐,几点了?几点了?你们没得点时间观念是不是?用不用老娘教你们?五点了五点了,该回家煮饭了,你们不可能还想在我家混一顿晚饭嘛?”

  众人一听,那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严东来坐的是凉板椅,躺在上面跷着腿,夹趾木屐时不时地晃一下子,大脚趾一翘一翘地还耍着俏皮,烟屁股抽完了最后一口都烧到了过滤嘴,这才随手扔地上,“哈儿……呸!”一口脓痰啐出来,黄黄的,有点恶心。抹了一把嘴,站起来在这十几个人当中走来走走去。
  “我看……我最近是对你们太客气了,当初老子还没当村长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跟狗一样跟我摇尾巴,让我带头帮你们争取这个,争取那个,现在我当了村长,喊你们办个事,你们办不成就算了,还有脸让我帮你们?不帮,你们还把人约一起来我家,干什么?”严东来突然暴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炸道:“我曰尼蒙亲玛,想造反是不是,也不看看你们那怂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下湖村皇族气势果然惊人,一下子就把十几个村民给怼得不敢抬头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严东来的气势再吓人,总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
  严东来正对自己这一波操作感到满意的时候,冷不防有人叫道:“你不找镇长,那我们就自己去了。”
  “哪个?”严东来一扭头,惊道:“是哪个?有种的站起来,大声说出来!”

  人群中突然冒出了个头,他其实已经站起来了,但实在太矮,也就比一群蹲着的人高一个头的样子。
  “何矮子?我曰你先人,你狗曰胆子是比个子还大呢!”严东来都气笑了。
  何矮子对严东来的调侃一点也不感冒,冷笑一声,哼道:“严东来,我胆子小,你不要吓我,两个事,明天我要找镇长,第二,把水灾每家每户的补贴款发下来,不然老子明天找镇长的时候,就告你。”
  啪!
  严东来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何矮子的脸上,喊道:“你去,你去告一个试试。弄不死你!还想打翻天印是不是?老子没当村长的时候就想干什么干什么,当了村长就是官,知不知道什么是官,随时关你,你服不服,瞪啥眼?再瞪一个试试!”
  话没说完,顺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何矮子的脸上。
  “严东来,你干什么,你不能打人啊……”
  “就是,严东来,你村长,你了不起,你再是个村长,你也是我们选出来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
  “我覆尼玛卖批,覆覆覆,你覆不覆……”严东来抬起脚就往那人群当中踩了过去,还专挑那理论的人的嘴来踩,连踩边骂,“小学没毕业,你冒充文人骚客,你长得又黑,脑子搭铁……搭铁……我踩不死你个龟儿子!”
  严东来可能不懂什么叫民愤,下一秒,他就懂了。
  “日特么,跟他严东来,拼了!”
  不知道是谁带头吼了一声,黑压压的一片,围着严东来就是一阵乱干。
  严东来挨了两拳,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弟又被踢了一脚,感觉快死了!
  这时候,他的火腿老婆从厨房里提了两把刀出来,冲进人群就是一阵乱挥。
  这场面像极了一条肥鲨鱼冲进沙丁鱼群,顿时冲出一片空地来,王中王大火腿挡在严东来的面前挥刀喊道:“来,过来,哪个不怕死的就过来啊!”
  沈老头在这个时候,拍了拍身边的人说道:“不要冲动,明天让镇长来解决就可以了。”
  严东来捂着脸,这才反应过来,气势上他们俩口子赢了,但是局面上,接下来好像有点惨淡。
  气到极点的严东来指着沈老头的背影就骂道:“沈老贼,你给老子等着,刚才你踢我蛋,你以为老子没看见?”
  沈老头理都没理他,直接拨通了方长的电话。

  夜十点刚过,离清河市最近的高速休息站。
  “胖子,去买点喝的,都下车抽个烟,休息会儿,加个油再走。”
  众人听到吩咐后,全都下车,该放水的放水,抽烟的抽烟。
  有人问道:“队长,不是马上就要到了吗,为啥还在连云休息站歇啊?早点回家洗洗,早点睡啊!”

  “歇?想得美,人要连夜审,审完之后该怎么办怎么办,他见不得光,咱们啊也从来没有出现在洪隆过,今晚就别想睡了。赶紧去买点喝的,给那家伙喂点水透透气,人家要活口出气,死的可交不了差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