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就要勇往无前》
第10节

作者: 勇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能看着一个人蹲下,场面不够壮观,黄建军犀利的眼神扫过每个人,在牛致远身上停了下来,牛致远眼角余光注意到黄建军看着自己眼睛发亮,心中一凛,瞬间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以最标准的军姿,聚精会神的准备接受黄建军‘找茬’游戏的挑战。
  黄建军严格按照队列动作横着跨了两步,越过金加刚和牛致远之间的夏军昊,来到脸上有凝重之色的牛致远眼前,微微笑道:“牛致远,你帽子戴的不别扭吗?”

  牛致远想起队列中不让说话这个要求,心中冷笑一声,保持沉默。
  “嘿!”黄建军看出牛致远的顾忌,他很享受新兵面对他时如临大敌的样子,微微笑了笑,露出一副有趣的表情:“在队列中,凡是上级问话,可以说话,但是在说话之前要干什么,你自己想去。”
  牛致远的脑瓜子飞速运转,努力回忆队列训练中连长、排长和班长提的每一个要求,但就是想不起来说话前应该做什么,瞬间急的额头汗水直冒,因为黄建军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问题:“牛致远,你帽子戴的不别扭吗?”
  牛致远心急如焚,就在这时,他听见隔壁二班长对本班一名新兵咆哮:
  “王飞,你动什么动,不知道打报告吗?”
  牛致远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说话前要首先做什么了,立刻大声喊道:“报告!”
  然后才说道:“我没有感觉戴着别扭。”

  黄建军对于牛致远及时悟出队列里面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打报告感到满意,但又不满意,说道:“不别扭,你把帽子摘下来看你戴的对不对。”
  牛致远已经深刻领会队列中打报告的保险性,依然先是大声喊了一声“报告”,然后才把没有帽徽(注:新兵入伍训练结束时才会受列兵军衔,没有军衔的军装上任何军队标记都不能有,预示着还不是合格的军人。)的棉帽子摘了下来,按照班长指示翻看了一眼,大声说道:“报告班长,我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黄建军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喝道:“你个怂兵,帽子都戴反了还不知道,还是参加过高考的高中生呢!”
  牛致远闻言,大吃一惊,仔细翻看了一下手中又厚又土的棉帽子,终于发现前后竟然是不一样的,他一直以为这帽子前后一样,通红着脸低声道:“报告!班长,我把帽子戴反了。”
  “噗嗤!”旁边夏军昊忍不住笑出声来,其他人一个个憋的脸红脖子粗。
  黄建军犹如发现了新猎物的猎人,示意牛致远把帽子戴上,然后冷冷的看向夏军昊,后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顿时一脸的懊悔。
  “夏军昊,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黄建军笑容里面好似藏着刀子,落在夏军昊眼中,不由打了个冷颤。如果说九名新兵,黄建军最不喜欢谁,那不是最笨的金加刚,也不是最懒最怕吃苦的侯江涛,更不是有时候执拗的让黄建军感到头疼的牛致远,而是夏军昊。因为这小子太傲气了,尽管内务、训练、管理等各方面很少被黄建军抓住小辫子,但这小子往往一个不屑的眼神,一个讥讽的笑容都让黄建军忍不住发飙,只

  是苦于没有借口,相比班里面其他人,夏军昊像泥鳅一样滑不溜湫。
  既然蠢事已经做了,夏军昊经过初时的紧张之后,便恢复冷酷表情,一副滚刀肉的样子———爱咋的就咋的吧!
  和往常一样,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表情瞬间激怒了黄建军,后者冷笑道:“队列训练期间未经允许而嬉笑,严重违反队列纪律,蹲下吧!”
  夏军昊闻声蹲了下去,但眼神中满是讥讽之色,言下之意你也就这点手段了。这一下彻底激怒了黄建军,怪笑着将夏军昊的帽子拿起来,翻过来,轻轻倒扣着放在在夏军昊的脑袋上,冷哼一声,说道:“你和金加刚各蹲半小时,你帽子掉下来,重新从头计时。”
  夏军昊心中顿时发苦,不让脑袋上倒放的帽子掉下来,他便要保持上半身直直的,脑袋还要纹丝不动,这无形中难度和痛苦度增加了数倍不止。
  “都怪牛致远笨蛋,连帽子前后都没分清楚,致使我天降横祸啊!”夏军昊脸上依然保持不屑表情,但心中却是郁闷之极。
  十分钟的时候,夏军昊脑袋上帽子掉了下来,重新计时,二十一分钟的时候帽子再次掉下来,再次重新计时,这个时候其他人军姿已经站完,金加刚也蹲完了,开始齐步走的分解动作练习,而夏军昊还在一边蹲着,全身早已汗如雨下,身体开始轻微颤抖,神色越来越难看。

  砰!二十七分钟的时候,帽子掉了下来,黄建军幸灾乐祸,过去将帽子再次放到夏军昊脑袋上,下令重新开始。牛致远不敢转头去看,但眼角余光发现夏军昊的眼睛中渐渐多了一丝戾气,想起夏军昊这小子的暴脾气,隐隐感觉这小子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你这是打骂体罚里面的体罚,上级有规定,严禁新兵干部骨干对新兵进行体罚。你若是再整我,我便去告连长和指导员去。”夏军昊艰难的站了起来,咬牙说道。
  “哎呀,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啊!我让你站起来了吗?我让你说话了吗?打报告了吗?你给我蹲下。”
  说着话,黄建军右手放在夏军昊的肩膀上往下压去,夏军昊蹲了四五十分钟,双腿早已酸、痛、麻的不行,哪能经受得住黄建军这一拍,身体一个踉跄,便跌倒在地。
  夏军昊顿时火冒三丈,从小到大都是他欺负别人,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一声大吼,顾不上腿脚的酸痛,从地上跃起来向黄建军冲了过来,不想他刚冲到眼前,黄建军一个侧踹就让他倒退了好几步,很明显黄建军没有用力,但是夏军昊的腿脚这会很不灵光,扑腾一声又跌倒在地。
  夏军昊红着眼睛,吼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再次冲上来。
  “住手。”排长汪洋发现这边情况跑了过来,远处连长秦海波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快步走了过来。这架显然是打不成了,牛致远注意到赵士光一脸的遗憾。
  汪洋领着夏军昊去批评教育,黄建军也被连长喊了过去,一顿训斥自然是免不了的,这从黄建军回来后难看的脸色便能看出来。
  连长和指导员商量过之后,对两个人分别进行了处罚,夏军昊以不服从命令,顶撞班长为由在全连面前做检查,黄建军在全连干部骨干面前以打骂体罚为由做检查。
  不过,自此之后,夏军昊算是在全新兵连出名了,班长们因为这件事情对他大有意见,总想找机会收拾他,夏军昊为自己的冲动懊悔之余,也不得不夹着尾巴当新兵。
  这件事情之后,牛致远对部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知道部队‘坚决服从命令’含义和严重性。同时也意识到,现实中的部队比梦想中的部队更加“凶悍”。
  每天训练最后一个小时是雷打不动的体能时间,这个时间也是绝大部分新兵最为畏惧和恐怖的时候,也是新兵入伍训练三个月中最痛苦和
  难忘的时候。
  牛致远所在的团是某红军师下属步兵A团,步兵这个兵种已经决定了体能对士兵的重要性,其中尤其以长跑最为重要,甚至重要到能够影响新兵在班里面,乃至排和连里面的地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