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就要勇往无前》
第9节

作者: 勇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建军竟然向他道歉,牛致远吃了一惊,想起自己刚才竟然不服从命令,而且还先向班长动手,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说道:“报告班长,我选择把口琴放在行李箱里面入库,刚才是我不服从命令,还对班长动手,是我错了。”
  “既然认识到错了,那就领罚吧!将自己内务柜整理好,将口琴放到行礼箱中入了库房之后,就在墙角先站一个小时军姿吧!”黄建军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一脸的温和,突然就一脸冷冽,眼神犀利。
  第一次与黄建军发生争执,结果自然是牛致远完败。这种事情在新兵营就是个铁律,直到后面又吃了几次亏,见其他新兵各种碰壁,牛致远才渐渐明白一个道理:在新兵营,新兵永远‘战胜’不了班长。
  黄建军严格的落实了他在班务会上所说“不听我的话我就收拾你”这个核心要义,所以牛致远第一次不服从命令的代价就是被罚站一个小时的军姿。

  一个小小口琴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放下,但问题是新兵连内务秩序规定里面就没有放此类东西的地方,床头柜和抽屉里放置的物品,以及放置位置都有严格规定,容不下任何一件多余的物品,而且还要摆放或者叠放的整整齐齐。
  内务的变态要求,让牛致远心中不由得开始烦躁,他在站军姿的时候暗中观察了一下其他新兵也是一样,不过夏军昊神色有些奇怪,好像有一种莫名的追忆。
  不管心中如何烦躁和不爽,也不管愿不愿意,牛致远知道自己如今是一个兵了,而且是一个被称为怂兵的新兵。
  不过,相比内务和训练,牛致远认为队列训练才是最为枯燥乏味的,看似简单的动作,因为要追求标准,追求统一和整齐,追求有力,就需要一遍遍的反复训练。为了踢好正步,每人脚尖上挂一块砖头;为了能够将脚面绷直,班长要求新兵们跪在地上压自己的脚面;为了敬礼标准,一些班长要求部分新兵用砖块压自己右手掌……
  金加刚身体协调性较差的缺点在队列训练中暴露无遗,他的每一个动作和其他人都合不到一起去,不是快了,就是慢了,不是高了,就是低了,在要求整齐划一的队列训练中,简直就是一个木桶因为其中一块木板短半截,从而盛不了水是一个道理,通过这件事情牛致远认识到个人对集体的影响。
  为此,黄建军暴跳如雷、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想尽办法,甚至用金加刚最为在乎的吃饭问题威逼利诱,可是取得的效果并

  不明显。因为金加刚每次都很听话,且非常努力,黄建军虽然生气,但也不好太过严厉对他。
  比如今天上午队列训练,其他新兵班训练已经结束,但因为金加刚一个人摆臂和其他人合不到一齐去,三班还在加班训练,牛致远只感觉双臂酸痛难耐,大冬天的却大汗淋漓,无数次的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忍耐力和自控能力也一次次的突破。
  一个简单的齐步走摆臂动作,为了金加刚能够和其他八名新兵整齐划一,黄建军找来两个蛇形跑两米杆,绑上背包绳从排头拉扯到排尾检验齐步摆臂,摆臂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快了不行,慢了也不行,带着三班新兵训练了不知道多少次,才终于让金加刚和其他新兵摆到了一起。
  “唉!虽然是因为班长要求太高的缘故,但之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金加刚这蠢蛋功不可没啊!”上午训练结束回到连里之后,牛致远和夏军昊一起上厕所,两人一边舒爽的‘放着水’,夏军昊忍不住抱怨。
  “这也不能怪金大个子,你也见到了他已经尽力了,比所有人都努力。”牛致远忍不住帮金加刚开脱,他知道因为队列训练老拖后退,而黄建军又喜欢‘一人生病,全班吃药’,班里其他八名新兵经常被金加刚连累,凭白额外的多训练了不少时间,对金加刚可是怨气不小,此事也让金加刚愧疚的要死,班里面打扫卫生和小值日什么的都抢着干,若说唯一对金加刚没有怨言的恐怕只有牛致远了。

  严格的内务要求和高强度的队列训练,让牛致远生出不少感慨,在他看来,内务卫生就是对生活习惯强制性的规范要求,而队列训练就是将一个地方青年从姿态、举止、动作上逐渐转变成合格军人的过程。
  “习惯的力量是极为恐怖的,一个人从生下来到十八岁成年,如何走路、跑步、站立等等,早已形成习惯,但这种习惯的力量在军队队列训练面前一败涂地。”这是牛致

  远在发现自己站姿和走路姿势被完全纠正过来之后,发出的感慨。
  牛致远原来站的时候喜欢两脚分开半米,身子略微倾斜,这是他在一部港片里面和某个被称为‘发哥’的演员学的,一直自认为这个姿势酷帅的不行,结果因为这个姿势被罚了足足五次,黄建军说他的军人姿态不行,要多站军姿,所以每次一罚就是至少一个小时军姿,直到汗流浃背,一脸生不如死状才结束,每一次都是在其他新兵搀扶下,一瘸一拐活动十多分钟,酸、痛、麻的不要不要的,腿脚才会慢慢恢复正常。

  最开始的时候,牛致远感觉有四个足球场大的训练场上,四五百名新兵以班为单位展开训练,特别是每次训练前统一站一个小时军姿,所有人整整齐齐的犹如雕塑似的一动不动的场景是很壮观且让人震撼的,但经历过之后,震撼就变成了深恶痛绝。
  “相比违背人类本能的军姿训练,像圆规一样转体和像木偶一样进行正步的分解与连贯动作训练,算是一种享受了……”这是队列训练间隙牛致远私下里对夏军昊说的话。
  其实相比通过队列训练让自己养成了良好的军人姿态,牛致远认为队列训练最大的收获是养成了‘令行禁止’的服从意识,而这也是黄建军在自己的兵面前逐渐塑造自己班长权威的过程。
  “我再重复一下军姿动作要领,两脚跟并拢靠齐,两脚尖分开约六十度,知道六十度是多少吗?就是两脚之间分开一脚之长,正好六十度……没有做到位的现在赶紧调整,否则待会让我发现有谁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

  和旁边有七年兵龄的二班长将大拇指插进自己的腰带,摇晃着身子组织训练不同,黄建军在组织队列训练时对自身要求也很严格,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口令,甚至每一个眼神都是严格按照队列条令执行的。
  不过牛致远更希望黄建军对自身的要求放松一些,因为黄建军对自身的要求如此严格,对自己兵的要求更就一丝不苟了。
  除此之外,黄建军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训练军姿时站在金加刚面前,与金加刚对视,每一次金加刚都忍不住笑场,给班长一个憨厚蠢笨的笑容,然后黄建军冷着脸,斥责道:“谁让你笑了,队列里面严禁嬉笑,训练前我提的要求,你不知道吗?”
  金加刚一脸恐慌的赶紧闭嘴、噤声、做面无表情状,但一顿惩罚却是免不了的。黄建军一声令下,他便由站姿变成蹲姿,可能因为个子太高的原因,金加刚对蹲姿尤为恐惧,且感到非常痛苦,但他不敢反抗班长命令,只得乖乖的蹲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