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就要勇往无前》
第8节

作者: 勇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因为你们欠练。我不管你们在家里面父母如何惯着你们,在地方上如何牛叉,到了部队你就是一个屁,因为你们身上有很多跟屁一样的臭毛病,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们这些臭毛病全部纠治,让你们在入伍训练结束时变成一名合格的士兵,这个过程中你们肯定会有各种不服,会恨我,会对我有很多意见,但是没用,我专治各种不服……。”
  黄建军最后这番话让牛致远心中凛然,犹如唐僧给孙猴子带了紧箍咒一样,班长也给九名新兵加了一道紧箍咒,无形中一道枷锁束缚在了他们身上。
  黄建军目光如刀一般扫视过每一个人,即使最桀骜不驯的夏军昊也不敢与其对视。
  在气势上压倒了自己的兵,黄建军很满意,狞笑道:“我纠治你们臭毛病,就先从你们内务开始。”
  在黄建军检查内务的时候,赵士光抽空给班长水杯里面加满了水,得到了班长的表扬,说他眼色好,有灵性。
  牛致远对赵士光的为人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感觉后者眼色真好,但夏军昊和绰号为胖墩的侯江涛却毫不掩饰自己对赵士光的厌恶。
  黄建军刚才说的口干舌燥,先喝了一口赵士光倒的水,开始严格地检查了每名新兵的内务,检查的过程在牛致远看来,简直是变态,不可理喻。
  直到第一次拉动紧接集合,牛致远才明白班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要放在特定位置的真正意义——那就是战备,为了能够让部队在最短的时间内拉出去,不要浪费丝毫时间,所谓兵贵神速,果然不假。军队的使命任务是保家卫国,而最终的体现就是打仗,每名军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聚焦打仗。

  牛致远的口琴,夏军昊的武侠小说,赵士光的香烟,侯江涛据说从香港那边弄过来的洗漱用品,以及其他新兵所夹带的各种私货,全部都要从班里面清理了出去,最终送进连队的储藏室。
  “班长,新兵期间不能抽烟,我这两条烟要不您没收了吧!”赵士光主动从柜子里面掏出两条牛致远没有见过的烟,递给了黄建军。
  黄建军深深看了一眼赵士光,说道:“你个怂兵很有灵性,但别老寻思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训练方面要是偷懒跟不上,我照样收拾死你,我给你先提前说清楚。”
  “班长放心,我一定不会拖班里面的后腿。”赵士光一脸的尴尬,但手里面的烟没有收回来。
  黄建军最终还是将烟接了过去,不过牛致远从未见过黄建军抽赵士光的这两条烟,直到新兵下连的时候,黄建军又将这两条烟还给了赵士光。
  这件事情之后,班里面其他新兵开始对赵士光的行为越来越看不惯,夏军昊更是抓住班长不在的机会便冷嘲热讽,每一次赵士光都是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表情,慢条斯理的和夏军昊胡乱争执,将冲突始终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相比赵士光的圆滑,牛致远的性格就显得执拗了,班长让他将王佳月送的口琴从床头柜里面拿走,放到行李箱里面入库房。
  牛致远辩解说:“班长,你昨天中午上厕所去了,指导员来班里面看见了我的口琴,我问了指导员班里面能不能放口琴,指导员都说了,只要不影响内务秩序就能放,我保证将口琴放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绝对不影响班里面内务秩序。”
  牛致远拿指导员压他,黄建军本能的很不爽,而且一个新兵蛋.子敢不服从他的命令,让他顿时脸沉了下来,伸手将牛致远的内务柜里面东西拉扯扔到地上,喝道:“内务柜就这标准,还说不影响班里面内务秩序,你以为我们三班是什么样的内务标准,跟你妈针线盒和大衣柜一样是吧!想放啥就放啥啊!你妈那什么破标准,能和我的标准相比。”
  “不允许你说我妈!”牛致远眼里似乎要冒血,死死地盯着班长,把拳头都攥紧了。

  黄建军吃惊地看着他,心
  想这怂兵竟然敢这样瞪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随手将口琴拿起从窗户外扔了下去,冷笑道:“我给你说,今天你这破口琴别想放在班里面,你再敢拿回来放在班里面,我给你砸了,你信不信。”
  牛致远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揪住了黄建军脖领子。黄建军愣了,有些傻眼。说实话,班里面九名新兵他对牛致远印象最好,一直感觉这小子勤快、听话、话少、能吃苦,学东西也快,却是没有想到为了一把口琴和他随口说的一句话就敢这样反抗他,这个新兵蛋.子要反天了。
  一边这样想着,黄建军双手突然动了,抓住牛致远的手腕,一下子把他扔到了地板上,这一下轮到牛致远傻眼了。他从小因为没有父亲,相对来说是缺少管教的,再加上他们兄妹二人在村子里面经常被同龄孩子欺负,虽然本性淳朴,但却没少打架,一直自认为是个打架好手,至少在老家时,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但是和黄建军一比,他还是差太多,他远不是其对手。可他不服输的执拗劲一下子被激发了,火气也更大了,他跳起来,又一次扑向黄建军,黄建军先是轻松闪开,然后又一次把他扔到地板上。他拿出拼命的架势,正想再次扑上来,三班半开的门突然被一脚踢开。
  一排长汪洋走了进来,瞪了一眼牛致远,看着黄建军:“黄建军,你在干什么?”

  黄建军教训了牛致远,可能也感觉自己刚才有些过分,气也消散不少,嘿嘿一笑,说:“排长啊,我……我教牛致远练军人格斗术呢,我们练着玩……”
  “放屁!上面三令五申强调,不能对新兵打骂体罚,你不知道吗?”汪洋很生气,语气极为严厉。
  “我没打他,是他要打我。”黄建军一听排长要上纲上线,一下子也急了。
  汪洋有些意外,牛致远是他接来的兵,印象中是个很不错的兵,他看着牛致远,厉声道:“牛致远,你为啥对你们班长动手?”
  “班长……班长侮辱了我妈……”牛致远低着头,但说话语气中依然充满执拗的意味。
  汪洋想起牛致远单亲家庭,从小是母亲拉扯大的,神色变得缓和,转身狠狠的瞪了一眼黄建军,说道:“黄建军,你跟我出来。”
  黄建军拉着脸跟汪洋走了出去,出门时将门随手关上了。
  “好样的,不愧是牛娃!你这兄弟我认下了,哥给你侦察一下情况。”夏军昊过来拍了拍牛致远的肩膀,神色从未有过的友好,说完,他走到门边,轻轻将门打开一点缝隙,耳朵贴到门缝处,偷听起来。

  十数息之后,夏军昊一脸意外的看了一眼正自个生闷气的牛致远,然后离开了门口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过了一会儿,黄建军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手里面拿着牛致远的口琴,神色复杂的走到低着头的牛致远面前,说道:“之前不知道你的家庭情况,说话不注意,这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但你不服从命令,这是你的错,这个口琴不能放到你的内务柜里面,我定下这个规定自然是有原因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将口琴扔到垃圾桶里面,二是放到你行李箱里面入库,等你周末休息的时候可以自己取出来用。你自己选择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