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网》
第388节

作者: 任性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大家派发水果的船娘笑了:“才不是呢,这是邓书记帮忙介绍船厂定制的,水库中一共有五艘船,都是邓书记帮忙贷款买的呢,到现在还没还完贷款呢!”
  明白了!这是邓华介绍的,肯定是万盛县那些游船一个厂家打造的,小薛书记诧异道:“是从市里银行贷款的吗?”
  “怎么可能呢?”船娘摇摇头叹口气,“市里面贷款难如上青天,这是那个国风实业给弄的贷款,我们每个月付一点分期就好。钱不凑手的话就下个月还,要不说还是邓华书记靠谱,他想着我们老百姓呢!走了还帮我们弄到了船搞旅游!”
  没想到,姓邓的离开几年了,还能被老百姓念叨他的好,在场的各位都颇有感触。自己离开以后,当地老百姓还能不能念着自己的好?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最少左家女人没有做到这一点,左副部长还是在基层工作过的。只是没有带领当地老百姓脱贫致富,怎么可能被人当成万家生佛一样念叨好处?
  不敢奢望!左宁看一眼薛永伟,后者似乎在观山望景:“这船不是你安排的么?”
  嘿嘿!小薛书记有点尴尬,王哲轻声道:“是薛书记让我联系的,这些船家跟我熟,当年曾经帮他们揽客,一个客人给两块钱呢!”
  幸好哲少帮助解围,否则薛永伟真的很尴尬,他来这里一年多了,跟下面老百姓极少交流。那么几次深入群众,也都是官方事前安排的对象,那种对象台词都是背熟的。

  至于说水库上这几条船,说实话小薛书记真的没看上眼,跟海上游轮没得比么!齐斐书记笑了:“没想到你还当过黄牛!这里的游客很多么?”
  哈哈哈!所有人都大笑,听大家解释黄牛啥意思后船娘也笑了:“我们这边游客不是很多,所以有时候也承接钓鱼人的活计,小王就是帮我们找钓友,一晚上每个钓友二十元包夜宵,五个人就可以走船了。”
  还有这样的操作模式?左宁向船娘竖起大拇指:“有想法,五艘船一晚上二十五个钓友,很容易凑到数的,最难得耗油有限,如此一来大可以弥补游客的不足,白天钓鱼多少钱一位呀?”
  谁见过船一路狂飙钓鱼的?都是船走到水中央开始垂钓,一晚上换三四个位置找鱼汛已经很罕见了。所以左宁才说耗油有限,这的确是游船老板接受钓友的理由。
  “这也是小王帮我们想到的法子!”船娘叹口气,“那时候游客少赚的钱还不够交管理费的,他找来市里和外地的钓友上船,白天五十元一位我们负责包中午烤鱼,饭菜酒水另外算钱。很多人不钓鱼也来吃烤鱼,不过需要八个人以上才行,不然很吃亏的。”
  大家都看向王哲,很难想像这样的操作,是一个年轻人想出来的办法。一顿饭消耗有限,再说仅仅是烤鱼就五十块,酒水要多少钱?
  不可能没有利润的,如此一来游船也算是多种经营了,左宁竖起大拇指:“有想法有创意,我真的想把你调到省委宣传部,这样的才华不到更高平台工作,真的浪费了!”
  浪费了么?王哲自己不这么想,他喜欢在合驰市的生活,喜欢跟老百姓打成一片的日子。其实他一直把自己定位为老百姓,不喜欢把自己当成领导干部,小小的副科级也算不上什么领导干部么!

  其实这是王哲的心态好,在基层副科级真的已经可以算是领导干部了,副镇长、副乡长、副局长,在县区中很有权势的,几乎可以左右老百姓的人生。
  小薛书记向齐斐介绍:“因为水电站形成的水库,上游可以通行最大五千吨级船只,如果不是大船运不进来,还可以开行更大的船。只是上游运力有了,和下游的衔接却中断了,大坝成了航运的瓶颈。”
  航运瓶颈么?这是第几次听到有人批评邓华了?大家似乎把小邓同志的贡献当成了错误,有人说邓华的水电站不好,唐一笑心理面很不舒服。
  特别是儿子说那个水电站不好的时候,让女人想要为小邓同志鸣不平,只是鉴于是儿子说的她忍了。还说什么拆迁水电站,更是让唐一笑如鲠在喉,她觉得小邓同志走入了一个误区。
  现在小薛书记也这么说,唐一笑皱皱眉:“听合驰市干部的介绍,我不认为邓华的大坝影响了池水河的航运,恰恰相反水电站的大坝是改变了这里的航运能力!按照各位对河道的介绍,之前上游河段只能通行百吨级小船,那样的运能无疑没有什么经济效益。”

  岂止是只能通行百吨级小船,之前两女捧水喝的那段河道,枯水期最深处不到一米。成年人走过去都不及腰深,那样的河道怎么可能走大船?
  即便是竹筏要在小溪上通航也难吧?至于说驳船,唐一笑也不是没见过,吃水浅是驳船最大的优势,但是吃水浅也还是要有一点深度的,不足一米的水深能行走什么样的驳船?能拉货么?
  唐副书记指着公路上的拉煤车:“但是现在有了水库,如果把上游矿藏运输变成航运,然后在大坝附近修建中转专线铁路,直接在下游转换成驳船运输,岂不是达到了效益最大化?而且最大限度减少了运煤污染,和上游公路修建的巨额开支,把开支用到中转线路建设上,用到下游驳船船队建设上,岂不是有更好的经济效益?”
  这么一说,大家忽然感觉豁然开朗!之前大坝成为所有人的拦路石,包括王哲都看着大坝不舒服,原本顺畅的河流被斩断,物畅其流成了历史,怎么看都得不偿失。
  现在唐副书记的说法,让王哲改变了想法,换一个角度想一下结果全然不同。小王同志忽然想起来,没有水坝的时候,中兴镇外的河道也不深,特别是枯水期更是连木船都要小心翼翼摆渡。
  一不留神木船都会搁浅的,事实上在没有水坝的时代,中兴镇向上游去的池水河上,是没有多少货运船队的,也就是丰水期有那种几十吨到百吨级的小货船。

  除此之外根本没有货船过来,当时还以为是没有足够的货源让船队进入,现在想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池水河航运上下通畅,唐正飞的矿产都可以走水路直接向下,而不是拐向黔易市走铁路。
  这其中运费的差距是巨大的!薛永伟连连点头:“好办法!之前感觉航运中断后影响成本,如果按照唐副书记的说法,非但不会增加成本反而会降低运输成本,最主要规模运输效益大幅增加。”
  池水河流域控制采矿却不等于全面禁止,上游矿藏丰富不止有煤矿,有国有采矿企业和私有矿业,比方说之前唐正飞的矿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