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5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德贵受苦了,德贵受苦了!”
  “我应该谢谢你,少峰,”牛德贵道,“要不是你我肯定死在里面了。”
  “这一切多亏一个人,你的后任,正是他坚持不懈的调查才使案情真相大白……此事说来话长,先上车。”
  后来经过有关部门测算,牛德贵获得四百七十万元国家赔偿,恢复副厅级待遇在家休养,他儿子大学毕业后没找着好工作,只得在家里开网店,如今特批定向指标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工作。

  要说代价也是有的。几个月后茅少峰被调到银山人大任常务副主任,离二线门槛还有五年,不过无所谓,茅少峰觉得很坦然,每天和牛德贵一起打太极拳、钓鱼、练书法,提前颐养天年。
  鱼小婷在香港与越越团聚后,下定决心不再分开,想把女儿带回省城。通缉令解除后,鱼小婷已获得合法身份,可以公开露面过普通人的生活。
  得知她的决定,赵尧尧当时没说什么,等晚上两个女孩子香甜入梦后,将鱼小婷叫到书房并启动防窃听装置。
  “处理完詹姆士尸体后,我始终密切关注FBI的动向,事关退役特工的生死,以FBI的风格不会轻易罢休,”赵尧尧开门见山道,“我花了很大代价来获取情报,如果想知道确切金额,基本是每年七百万美元……”
  鱼小婷吃惊地说:“这么高啊?”
  “我收买了FBI内部职员,对方本身也承担极高的风险。据他反馈的信息,FBI高层对杰森的死非常震怒,一度打算采取极端措施——间谍战无时无刻不在打,直接杀人的情况很少见,所以才有欧洲头号杀手GK亲自出马,但GK又死了……”
  “对付GK相当吃力,我和叶韵都险些没命。”

  “现在FBI已把你列为全球最危险的敌人之一,可能会暗底里采取悬赏或花红的办法,你的处境更加危险了!”赵尧尧警告道,“目前你要做两个切割,一是与方晟,一是与越越,明白我的意思?”
  鱼小婷目光渐渐黯淡,垂头沉吟良久,道:“你是让我远离双江?”
  “还有香港!你要把敌人引到安全地带进行厮杀,或者隐居深山大泽,让FBI找不到你的下落,时间久了便成为悬案。”
  “那样的话我选择隐居,杀手是杀不完的,对手再强悍也有亡命之徒愿意接受挑战,我不能无休止打下去,还是躲到……”

  赵尧尧立即阻止:“别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你的藏匿地点,你最好谁也别联系,离开香港后突然消失,让所有人都不清楚你的下落。FBI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只要有可能的事他们都会千方百计去做。”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越越……”
  “她是我的女儿,”赵尧尧道,“我已在京都做了一套越越的出生证明,包括孕检记录、胎教课程、分娩记录等等,她就是楚楚的亲生妹妹。”
  鱼小婷默默点头,悄无声息回到房间吻了吻越越,轻轻掖好被子,转身凝视站在门口的赵尧尧,毅然道:
  “一切拜托!连夜送我走吧,第一站是马来西亚!”

  鄞峡市顾名思义处于鄞口大峡谷腹部平原地带,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恶劣土壤气候,使得当地发展经济异常困难,老百姓生活水平低下,企业半死不活,历来有“财气不入鄞峡”之说。
  鄞口大峡谷里面有三个农业县,原来两个县归峡谷南端绵兰市管辖,另一个归峡谷北端舟顿市。八十年代中期双江省开展市区之间“比学赶超”竞赛活动,当时绵兰市委书记由省委副书记兼任,觉得两个农业县严重拖后腿,各项经济指标都没法跟其它市区比,遂会同舟顿市委书记联名要求把峡谷内三个农业县划分出去,美其名曰:更好地贯彻京都指示精神,用足用好农业优惠政策,全面发展鄞口大峡谷农业经济。

  三个农业县合并建市后,使得绵兰和舟顿甩掉了沉重的财政包袱,全省排名均有所进步,而鄞峡市自打成立那年起就移居全省倒数第一,直到现在。
  鄞峡市为何发展不起来?省委省正府多次组织专家组问诊把脉,结论是工业没有拓展空间;农业没有特色经济;第三产业没有消费市场。
  对策只有一条,拆分鄞峡市划给绵兰和舟顿!
  消息传开后绵兰、舟顿竭力反对,省委内部也有强烈反对意见。撤掉一个地级市对当地老百姓没多大影响,反正都自称是“峡谷里的人”,但干部编制、组织机构、财政资金等一系列麻烦难以解决。

  十多位厅级、上百位处级领导干部怎么分流?业已顺畅贯通的上下协调机制、区县两级管理架构怎么调整?绵兰、舟顿两市增加沉重的负担,怎么分解和考核其经济指标?
  棘手的难题令省委迟迟下不了决心,鄞峡市也就一天天顺其自然地混下去。调到那边的领导干部通常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出事!几年太太平平捱过来,立马转任到别处。
  鄞峡市还是省委惩处和贬黜官员的好去处,有位潇南市常委包养小三被老婆发现并大肆宣扬,纪委查了一番没有经济问题,遂将他调到鄞峡。还是常委,级别也没变,但所有人都知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那么鄞峡有没有可取之处呢?

  当然有。
  鄞峡居民人均收入是双江倒数第一,比第一名潇南低一半以上,但居民幸福指数却是全省第一,记住是正数第一,而且连续七年蝉联这个殊荣。
  农业为主的鄞峡工作节奏、生活节奏都比较慢,大街上很少看到潇南街头行色冲冲的职业经理,夜晚所有办公楼万灯齐暗没人加班加点,美食街、茶楼酒肆、大排档等倒是火爆异常,夜市往往持续到凌晨两三点钟。
  鄞口大峡谷内分布着大小十多个湖泊,每逢周末湖边坐满了悠悠然的垂钓者;山道上则是浩荡的登山大军;再远处还有全副武装的攀岩爱好者,以及“玩的就是心跳”的蹦极项目。
  有位专家感叹此乃“低水平下的幸福生活”,自给自足,自得其乐。一位省领导则不客气地指出这是“小国寡民的封闭心态”,井底之蛙,看不到外面精彩的世界。

  方晟到省委组织部报到时,正好遇到吴郁明。常务副部长韩青让两人休息会儿,等下午送他俩去鄞峡。
  没人提议,两人心有默契地踱到对面茶楼,寻了个僻静的包厢坐下,两杯清茶,相对而坐。
  吴郁明打破沉默,道:“好像是第二次坐到一起?”
  “上次在京都机场。”

  “关于鄞峡,有什么想法?”
  问题问得漫无边际,方晟却领会他话中的含意,略一思索道:
  “机遇大于挑战。”
  方晟惜墨如金,不肯多说一个字。他很清楚吴郁明的实力和心机,更明白两人微妙的处境,尽管京都那边传来的信息是“和为贵”,但方晟却知倘若有击倒自己的机会,吴郁明绝对不会错过。
  反之,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吴郁明深知方晟的疑虑,道:“坦率说吧,咱俩之间应该是竞争对手,外界很多人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期待鄞峡上演全武行,然而目下现实态势决定了咱俩必须齐心协力,鄞峡的工作抓不上去,你我脸上都无光,从而给某些人继续打压提供藉口,你觉得呢?”
  日期:2018-08-30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