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064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体的挤压更大。驳船被硬生生的挤得半个船身倾斜起来,船尾的桨叶露出水面,发出无力空转的哀鸣。
  小丫头半个身子吊在扶手上,却是沉静一言不发。
  情况已然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只需要两艘游船其中一艘再打托盘,金锋的驳船就会积压成扁铁一块,渣都不剩。
  在这宽大数公里的江面之上出点意外,也不过就是保险公司赔点钱的事。
  眼看着驳船越来越倾斜,小丫头两只小手青筋一根根凸起,眼神中闪过一抹惧色。
  这时候,一只手慢慢的从破烂的驾驶室里探了出去。
  一个金质的铜钱吊坠轻轻坠落,在空中左摇右晃,泛出一幕闪闪亮的金光。
  吊坠一头逮在金锋的手上,另一头则是波涛汹涌的长江。
  只要金锋轻轻一松手,这枚金钱就会坠落滚滚长江,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捞不起来。

  随着金钱的一摇一摆,两艘船上的人齐齐望向这枚金钱,脸色第一次有了变化。
  似乎看出来金锋的决绝,一分钟后,一艘船缓缓的转动方向,金锋的驳船终于摆正入水开始正常运转。逃过这一必死的劫难。
  左右看了看两艘游船上形形色色的人们,金锋嘴角轻轻上翘起来。
  偏转头轻声说道:“开过船没有?”
  全身湿透的小丫头打了两个喷嚏,轻轻摇头:“开过碰碰车,贝贝姐请我的。”
  金锋一把将小丫扯到驾驶台,调整档位把小丫头的手放在舵盘上,轻声说道:“比开碰碰车简单。别撞山就行。”

  说完这话,金锋漫步出了驾驶舱,面对不到一米远的游船,横眼一扫,露出冷蔑笑容。
  慢慢的点上烟走到驳船后一步步上到船顶。
  此时此刻,金锋就就像是被两头巨兽夹击的小麋鹿。
  高高在上的两头巨兽早已把金锋的小驳船当做是嘴里的点心,根本不用担心这头小麋鹿会逃走。
  两艘游船上,站满了各色服饰的男子,从少年到老者,人数不下三十个。
  这些人有的衣着光鲜,戴着手套和帽子,坐在椅子上,有的戴着墨镜双手抱着,有的穿着老式古旧的大衣双手把着冰冷的栏杆。

  所有人唯一的相同,就是他们的冷若寒冰的表情和犀利如刀的眼神。
  剩下的,就是那猫戏老鼠一般的戏谑。
  这时候,一个满身皮衣的老头出现在金锋眼帘,带着一抹残忍的冷笑,却不是那潭州老九门二提督陈挺又是谁。
  陈挺的身后站着一个脑袋包着厚厚纱布的中年人,正是被金锋打得半死的陈一军。
  陈一军的右手打着石膏紧紧的缠在胸前,望着金锋的眼睛里满是无尽的怨毒。
  陈挺居高临下的俯视金锋,眼中满满的调戏,大声说道:“金先生,别来无恙。”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我,代表南派十三省上中下老九门全体家人,给您拜年了!”
  “恭祝您来年大吉行大运,事事顺心发大财。”
  金锋静静的站在驳船驾驶舱顶上,曼声说道:“你大年二十九从潭州一直追到这里,仅仅,是来给我拜年的吗?”

  陈挺呵呵一笑,大声说道:“祖师爷说了江湖事江湖了。先礼后兵,先给您拜年,再来跟您讨笔账。”
  金锋眼帘轻垂,高举金钱朗声叫道:“你人多船大,你说话。”
  “别让我手滑。”
  陈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枚金钱,嘴角禁不住的抽了几下,冷厉叫道:“落地金钱,是我们上三门的信物,相当于曹家的摸金符,其中意义你也清楚……”
  “还了落地金钱,过往恩怨既往不咎。”
  金锋轻蔑冷笑,大声说道:“你儿子品行太差,这枚落地金钱,他配不上。”
  “我要这钱熔了打戒指。”
  此话一出,陈挺当即就变了颜色,两艘船上的人们更是愤怒无比。
  “姓金的。不要给脸不要脸。落地金钱虽然宝贵,但也能用他换你们两条命,你自己考虑清楚。”
  金锋看也不看陈挺,抬臂一指冷冷叫道:“你敢撞过来,我就叫你后悔一辈子。”
  陈挺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脸上青紫白红交错,牙关咬着滋滋响,就是不敢再下令挤压金锋。

  半响之后,陈挺嘶声叫道:“姓金的,你是例江龙。开条件,说数字。金钱还在,一切好说。”
  金锋狰狞笑了起来,厉声大叫:“够爽快。”
  “不过,你还做不了主。”
  “叫高伦独眼狼莉着跟我谈。”
  金锋这话出来顿时掀起了渲染大波,两艘游船上的人全都怒了。

  “嬲你妈妈别死伢子找死……”
  “敢叫祖师爷给你跪到,绊哒麻痹。绊哒脑壳你是杂畜生罢。”
  “笸箩货老妈皮!”
  “撞死他!”
  “落地金钱不要咯。”
  “整死他!”
  无数难听骂人的话爆吼出声,无数人义愤填膺哇哇大叫。

  几个年轻的小青年早已摁捺不住,抄起船上的椅子冲着金锋就砸了过去,却是砸歪了。
  陈挺大声叫喊着,从手下人手里接过钢珠抢来。
  金锋垂着的眼帘瞬间暴睁,双手从破烂的羽绒服里探出来。
  猛然一翻,两把镶金错银的手抢顿时出现在手里。

  还没等得两艘船上的人反应过来,金锋双臂平伸打直,各自扣动扳机。
  两声抢响过后,现场一片安静,栏杆上再没见到一个人的影子。
  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金锋竟然还有家伙!
  这可把每个人都吓着了。
  落地金钱在手腕间缠了两圈,金锋身子一顿高高跃起抓住游船边缘腰身一扭,已然离开驳船。
  身子一翻落在观光甲板上,目光一扫,冷蔑的笑了起来。
  陈挺一帮子土夫子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各自躲在不同位置抱的抱头,缩的缩脑,哪有半点刚才嚣张的模样。
  到了陈挺跟前,一脚把陈挺踢出老远,一只脚踩在他的手上,抢指着他的脑门。
  “谈归谈,打归打。不要搞混。”
  “你应该感谢这里是神州。要是在国外……你们这群挖泥巴的早就死了一地。”
  陈挺身体不住的抖着,死亡逼近的恐怖气息让自己感觉就身在塌陷的大墓这种,半口气都换不过来。
  金锋轻声说道:“现在,你要谈还是要打?”
  陈挺的牙关都在打颤,连一句最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远远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江湖事江湖了,人在屋檐下,你有抢,你说话。”
  金锋偏头过来,嘴角上翘,狞声叫道:“土夫子的祖师爷,你……还是出来了?”
  在观光甲板下一层的楼梯口间站着三个人。
  为首的一个老头已经老得不像话,满脸的褶子加黑黑密密的老人斑,由两边的中年人搀扶着。
  老人最独特的地方就是他的两只眼睛,一只眯着,一只眼珠子灰白一片空洞无神。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假眼珠子。
  这个人的名气可是太大了。
  整个南派所有土夫子的祖师爷,长江以南小半个神州的大墓他都亲自开过,对于天楚天湘两个省哪儿有什么墓,墓里出过什么好东西,一问他,绝对的如数家珍。
  随便往那地方的地面上一站,都不要打土刨坑,只闻下旁边泥巴的味道就知道下面有没有东西,有什么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