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05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环保的机制炭发出幽兰的蓝光,红红的炭火烧得烤架上的牛肉滋滋作响。

  三个奇怪的人静静的各自默默的坐着,一言不发。
  船上的员工摆出来一溜的烟花,在顶层的甲板上点燃。
  一朵朵的烟花冲上夜空璀璨绽放,黄的红的绿的粉的,点亮整个夜空。
  宽阔的长江,凸翘的两岸,辛苦一年的人们抬头仰望绚烂如昙花一现的瑰丽焰火。
  脸上映照着五彩的光华,不停流逝不住变幻,一时间,所有人都痴了。
  烟花过后,一切归于平淡。

  当游轮通过三峡大坝的五级船闸的时候,金锋亲眼目睹了这一空前绝后的超级大工程。
  放在以前,自己想都不敢都想象。就算是自己这一门做出无数推测和幻想,但这样的超级大工程却是从来未曾想过。
  只有当身临其境的时候,才会深深的理会到那种震撼人心的波澜壮阔。
  百年光阴弹指一挥,神州,已然强大如斯。
  游轮在码头靠岸,李心贝终于到家了。
  这是年前最好的一天。
  云烟缭绕的薄雾浮荡在山峰间,犹如披了一层轻纱。阳光慢慢的长起来,将薄雾驱散,抬头仰望,一座千仞石崖上,一个亭亭玉立的多情女子陡然映入眼帘。
  屈原的吟咏,宋玉的遐想,李白的寻觅、刘禹锡的留恋、元稹的比照、苏轼的怅望、陆游的感慨。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那,就是神女峰!
  站在码头上,金锋静静的抬头仰望,那一瞬间,时空交错变幻,轻轻了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拾阶而上。
  春节前的这几天,景区已经不再接待游客,李心贝却是不在其中之列。

  她可是神女峰下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跟本地景区的同龄人打着招呼,领着金锋和丫丫大摇大摆进了景区。
  说起来,李心贝已经离开神女峰很多年了。
  那一年,黄宇飞的老爹一家来这里旅游,就住在自己的家里,还包了自家的船去神女溪旅游。
  结果就在那一天,家里的父母为了就落水的黄宇飞一家走了。
  自己也就成了孤儿。
  原本想着这辈子就只能守着巫山看日出日落,黄家却是带着自己走出了三峡,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再次回到这里,李心贝第一件事就是去给自己父母的坟墓扫墓。
  离家足足十年,父母坟墓早已长满了荒草和荆棘,荒凉和孤寂。
  李心贝的衣服被荆棘沾满,丝袜早已挂烂,腿上和手上小伤口一道道的,有些渗出了血珠。
  “我来吧。”
  这个倔强的女孩竟然忘记了除草需要锄头,至少也要一把镰刀。

  “不用!”
  到了这时候,李心贝依然不需要金锋的帮助,冷冷的拒绝。
  双手揪着一根深入泥地里的铁草根狠狠的扯着,却是怎么也扯不断。
  金锋从包包里取出一把金色的弯刀递了过去,轻声说道:“不要什么都倔。”
  “拿着。”
  李心贝根本就不理会金锋,狠狠的再拔,鼻息中传来幽幽淡淡的体香。
  “啊!”
  用力过度的李心贝双手一顿间,铁草根断了一小截,李心贝收势不住一下子就往后倒了下去。
  “啊——”
  花容失色的李心贝尖叫起来,眼看着天空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时候,一只手挽了上来,揽住李心贝的纤腰就势一扭。

  李心贝整个身躯身不由已的转了一个圈。
  天旋地转间,李心贝只感觉自己的小脑袋埋在一个很舒服的地方,暖暖的还突突的跳
  一看之下,却是呀的一声又叫出声。
  自己好好的就躺在金锋的怀里,脑袋就埋在金锋的胸膛。

  强烈的男子的气息直冲自己的鼻息,让自己一阵阵眩晕。
  这已经是金锋第二次抱自己了。
  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在他怀里的感觉,一辈子都都忘不了。
  这是第二次,十辈子都忘不了。
  “放开我!”

  李心贝狠狠的推开金锋,背对着他好半响才调整呼吸过来。
  一把夺过金锋手里的弯刀轻轻抽开。
  “很快,留神。”
  金锋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李心贝轻哼一声,低头看看弯刀上的花纹微微一惊,暗地里叫出大马士革刀,手里的动作也轻了起来。
  随手一割,不费吹灰之力,拇指粗的铁草根便自断了两截,顿时就叫李心贝吃了一惊,再不敢乱用刀了。

  金锋绕到双棺墓后,又拿出另外一把刀把周围的草全都割了干净。
  等回过头来,李心贝已经爬上了双棺墓坟头,要去割那些杂草。
  “坟头上的东西不要动。等它长,长得越多越好。”
  金锋喋喋不休的话让李心贝脸上很不好看,却是在下一秒气呼呼跳了下来。
  这一跳,又出事了。

  这个倔强玻璃心的女孩抽筋了。
  这一下出来,旁边坐着数佛珠的小丫头翻起了白眼,不住的摇头。
  痛得钻心的李心贝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紧致白皙的玉脸扭曲变形。
  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脚,眼泪都痛得掉下来。
  金锋快步过来,蹲在地上,不由分说把李心贝的脚牵直平放在怀里。
  李心贝非常的扭捏,却是痛不欲生,高翘的瑶鼻不住的哼着,低低叫道:“你轻点。”
  “躺下!”

  金锋一下子将李心贝推倒在地,头枕着自己的大包,牵着李心贝的脚踝牵直她的腿,跟着一只手摁着膝盖往下压。
  手再回转脱掉李心贝的筒靴,掰着她的脚板毫不客气的扳起来。
  这个姿势很是不雅,但抽筋的李心贝那里顾得上这么多,汗水都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嘴里低低的娇喘,不停的抽着冷气。
  金锋连续摁压了李心贝的脚板半分多钟,李心贝的抽筋才缓了过来。
  此时的李心贝早已羞恼得说不出话,奋力的站起来想要穿鞋,却是一个站立不稳就扑倒在金锋的怀里。
  又是这样!!!

  一边的小丫头一声长叹,别过头去,低低骂了一句:“笨笨贝贝姐。”
  李心贝都快要气晕过去,突然间狠狠给了金锋肩膀拳头,大声叫道:“你故意的。”
  “我恨你。”
  过来好一会,李心贝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轻声的给金锋道歉。
  金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漠然说道:“今天日子不好,本就不可以祭祀上坟。”
  “你给你父母上坟本无话说,但,你太倔。”
  边说,金锋开了包包,掏出了很多东西,吃的喝的熟的生的一应俱全,就连酒都带着。

  变戏法似的从包包里取出那些东西来,一件又一件,每一件都让李心贝瞪大了眼珠子。
  银制的碗碟餐具,竟然还有银筷子。
  还嵌了珠宝玉石的。
  当两个金色的杯子取出来的时候,李心贝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
  点好了香以后,金锋递给李心贝,教了她如何上香:“老祖宗有老祖宗的规矩,咱们做后人的要严格的遵守。”
  “祭祀不是封建迷信。”
  “左传里说过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敬天敬地,敬祖宗,这是文明的传承。”
  金锋沉沉厚厚的话让李心贝安静下来,照着金锋的指导给自己的父母上了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