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9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侧头一看,大惊,天,不该在这种时候出现的人,却出现了,这可如何是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马书记。
  马小茹一看他爸来了,却惹住了哭,“没什么?”说着,背过身去,抹着自己的眼泪。
  马书记走了过来,“还说没事?你都哭了,告诉爸,你怎么了?是不是这浑小子又欺负你了。”马书记一边说着,一边手指着惊愕中的张富贵。
  小茹抬起楚楚可怜的美眸看了一眼张富贵,没错,她确实想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他爸,让他爸给她出口气,可是说来说去,是她自己先弄了一些自己的尿给他喝,人家再过来亲她,把她自己的尿又传递给自己,说来说去,自己有错在先,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跟人家亲嘴了,不管是不是自愿,他爸一定会暴跳如雷,这事要是闹大了,恐怕她嫁人都难。
  想到这些,她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她满心的委屈没法诉出。
  “小茹,你倒是说话呀!你就实话实说,要是这小子欺负了你,你就告诉爸,爸定不轻饶他。”说着,这老头卷起了袖子,似乎想打张富贵。

  张富贵一看,他冷笑了一下,你打我?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
  小茹转向她爸,异常冷静地说,“不是,跟他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身体不舒服。”
  “什么?你哪里不舒服?”说着,马书记走了过来。
  “我肚子痛”说着,小茹捂着肚子,走了出去。
  马书记对着她的背影说,“孩子,你没事吧!”,然后朝着张富贵“哼”了一下,“为什么只要你小子一出现,我女儿就有事?”
  张富贵却陪着笑脸,“马书记,瞧您说的,我又不是她的克星,怎么会我一出现,她就有事?”
  “哼,我看你小子,就是一个扫把星,我可警告你啊!你离我女儿远一点啊!”说着,马书记忿忿走了出去。
  张富贵也出去了,这时一个镇上的人员,过来找到了他,“哎哟,张富贵啊,你上哪去了,齐镇长在找你呢”

  “找我?……哦,想起来了,她要带我去镇上。瞧我这记性”说着,张富贵拍着自己的脑袋。
  “好了,快走吧,大伙都在等你呢。”
  “走。”
  张富贵跟着那人走。
  这时见一群人,在堵在了院子门口。
  马书记正热情地留领导们用餐。
  齐镇长摊了摊手,“不了,我们回镇上再吃”,说着,她也不看马书记,四处张望着,见张富贵来了,马上喊了起来,“张富贵,快来,我们走了。”

  “哦”张富贵看见齐镇长向他招手,于是快步走了过来。
  马书记一看,这死张富贵又抢了自己的风头,自己在镇长面前完全是个不入流的角色,而张富贵却反客为主成了焦点人物,这可把马老头给气炸了。
  张富贵跑到了镇长的身边,“不好意思,镇长,我刚刚是找水喝,让你久等了。”
  “没事,来了就好,大伙上车吧!”齐镇长一声令下,她带来的人纷纷走出去,上了一辆,小巴车。

  张富贵一看,哈哈,这会儿,他倒是要开一下洋荤。
  马书记对着齐镇长说,“哎呀,齐镇长,你看你难得来一趟,还是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客气了,我还有事,得早点回去,”接着,对着张富贵说,“张富贵,我们走吧!”
  “嗯,镇长,请”张富贵礼貌地做了“请”的手势。
  齐镇上微笑了一下,走了,张富贵在后面跟着,他回过头来一看,看到的是马书记怨恨的眼光,他心里震了一下,没想到,身为一个大队书记,心胸这么狭隘,不就是抢了他的风头吗?不就是跟他女儿有点小摩擦吗?用得着这么恨他吗?看他那眼神,似乎要吃他张富贵的肉,嚼他张富贵的骨,张富贵暗暗告诉自己,以后要防着这老头了。
  张富贵走到车边,正要上车,他停了一下,向后面的院子里扫视了一下,他在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马小茹,因为看见这个花老虎被他弄得伤心流泪、哭泣,他有些于心不忍了,虽说是她有错在先,可是他那样强吻她,还是过份了一些。
  还有,这马小茹被他亲了嘴,反倒没把这事跟她爸说,要不然,以马书记的性格,那张富贵就更麻烦了,所以张富贵倒有些感激她。
  但是张富贵的眼光,像扫地一样,在门里面扫了一周,也没有看见这个花老虎,他心一沉,估计人家现在正躲着一个荫暗的角落里,伤心地抽泣,哎,张富贵叹了口气,心里竟然对她有一些内疚。
  “张富贵,快上车啊!”齐镇长从车窗中探出头,喊着他。
  “哦,来了。”张富贵调头转身跳上了车,他的眼睛滳溜溜地转动着,却找不到位子,只有齐镇长旁边有个空位,有个把位置,三个人挤在两个座位上,没有人坐镇长的旁边,张富贵明白他们是不敢,这领导自带虎威,谁敢坐她身边?何况,她是个女人,这男女有别。
  张富贵也是个男人,他也遇到这种尴尬,早知道应该早点上来,也罢,看最后一排,应该挤挤可以凑合。
  但到齐镇长身边的时候,齐镇长却挪到了里面,“张富贵,你就坐这?”

  “啊……”张富贵一惊,这是何等的待遇,张富贵当然想坐在她旁边,因为她好美,坐在她旁边,闻闻她的体香,随着车颠簸还可以趁机占占她的便宜,可人家是领导啊!还是很有威严的那种,一不小心这乌纱帽就掉了,所谓,伴君如伴虎,就这个意思,她虽然不是君,但在这种小圈子里,她就是一个“君”,她是老大。
  想到这,张富贵犹豫了起来,坐还是不坐?坐,刚刚说了,伴君如伴虎,不坐,人家已叫你坐了,到底坐还是不坐?
  正在他迟疑间,一只小手,突地,把他拉在了座位上。
  这时,不光是张富贵自己,看到的观众都大吃了一惊,一部分人心里在骂,这他娘的张富贵是哪根葱,齐镇长这么对他这么关照,这么重视。另一部人则为张富贵捏了一把汗,哎哟,这个张富贵竟跟齐镇长坐在一起,这不是危机重重嘛,一旦出什么错,或是碰到了她的身子,那他就惨了。
  张富贵没了办法,人家都拉你坐了,不能不能面子,再说,在人家面前,要表现得大方一点,特别是在女人的面前,我要是怂了,不是让人家笑话吗?
  想到这,张富贵既来之,则安之,他坐定,双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强行让自己放松,但还是如坐针毡。
  车马上就开动了,一排排的房子拼命地往后倒,然后是一块块的田也拼命地往后倒,张富贵当然不明白,这是著名的相对论,你车往前面开,旁边的房子、农田就相对往后退,向长了脚一样,在死命地往后跑。
  张富贵很不解,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美女镇长,他想,都当镇长了,应该能回答他的问题,但他还是没说出来,一来,还没摸透她的脾气,不知人家会不会讨厌,二来,人家是领导,万一说错话了,就会有麻烦,所以张富贵干脆都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