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9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真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不管你怎么盯着她看,她都没有意见,因为她现在是“老师”,正在“讲课”,下面学生盯着她看,是在认真地“听讲”。
  想到这,张富贵的眼睛更是肆无忌惮,他竟入了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视线被一个身体挡住,这身体又细又长,但胸前却颇为壮观,虽在体积上不能跟齐镇长比,但也发育得挺拔充胀,紧绷绷的,似乎要把胸前的白色衣服给撑破。
  这是谁呀,也挺有看头的嘛,老子正愁着看不到镇长的身体,却送上来一个,太好了,张富贵死盯着那人的胸部看,这会他上火了,他需要一个女人谢一下火。
  突然一个大茶壶挡住了他的视线,张富贵心里在骂,谁这么缺德?拿个破茶壶来挡着老子的视线,他往上一瞧,对上了一双正发怒的眼睛。
  哦,天,这会看出祸来了……
  张富贵回过神来,鉴于是开会,他指了指自己的杯子,示意她倒茶。
  那小茹就倒呗,但一滴也没倒出,小茹摊了摊手,示意茶没了。
  张富贵一愣,一把将那茶壶夺过来一看,果然一滴都没有。

  其实小茹在他前面几个人的怀子把水加得满满的,就是要一滴也不留给他,故意拿个空壶来戏弄他,不曾想那死张富贵盯不到镇长,倒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她是又气又恼,这会看他那一滴水也没得喝的窘相,才得意起来,心里在骂,“活该,你个色鬼,渴死你算了。”
  她朝他嘲笑了一会,接着,收住笑容,狠狠地瞪了他两眼,把茶壶夺了回来。
  张富贵轻声说,“再打一壶来,好吗?”
  小茹也低声回道,“等着吧!”说着,她就走了。
  齐镇长的话,终于讲完了。
  轮到坐在第一排的马书记讲话了,他早就准备了个稿子,现在正滔滔不绝地念着呢。
  他先把公社的工作向镇领导们做了个汇报,接着对以后的工作制定了一些蓝图。
  张富贵一听烦了,都是些不着边际的屁话、虚话,可怜他嗓子都冒烟了,这个马小茹还不来。
  他越来越相信,这个花老虎是针对他的。
  直到会开完了,那花老虎也没出现过。

  会后,张富贵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小茹,因为他要喝水。
  他站在院子中间,四周看了一下,大门边上有个被烟熏黑的旧房子,张富贵断定那个肯定是原小学的厨房,于是他便跑了进去,却发现花老虎在那里。
  他一见她就火冒三丈,“我说,花老虎,你故意渴死我是吧!”
  马小茹回头一看,是她的死对头,“哦,我忘了,这里还有一杯,你拿去喝吧!”
  说着,马小茹从灶台上拿了一杯茶递给他,张富贵马上就接过来,摸在手里,茶还带点温热,还是那种黄橙橙的颜色,太好了,正是她在会议室倒的那种茶,老子总算还能摊上一杯,他很高兴,这花老虎还算不太讨厌,特意给一杯给他,他对着马小茹的背说了一声“谢谢。”

  马小茹头也没回,侧头一看,她抿着嘴在笑。
  张富贵也不想那么多了,他都渴死了,嗓子就要冒烟了。
  于是举起杯,仰起头,咕咚喝了两口,喝第三口时,他噗地一下,全喷在了地上,“妈呀,怎么有股骚味。”
  这会马小茹调过头来,对着他哈哈大笑,她一手按着小腹,笑弯了脸。

  “你笑什么?这是什么东西?”张富贵叫了起来。
  “哈哈哈,本小姐的……尿……味道……不错吧!”说着,马小茹笑得前仰后合。
  “你……”张富贵气得青筋暴出,“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毒,这么坏,竟把尿给老子喝,你太没道德了。”
  “哈哈哈,对付你这种色鬼,还要讲什么道德,你活该,哈哈,终于报仇。”她笑得肚子都快痛了,她从来没笑得这么痛快,淑女形象荡然无存,她的眼睛都笑得睁不开,小嘴敞开着,象一朵盛开的玫瑰,小手仍然按在小腹上,她太乐了。
  但有一句话叫作乐极生悲,这句话马上就要在小茹身上应验了,她马上就要悲了。
  张富贵气结,他没有呕吐,也没有马上去漱口,甚至嘴角残留的尿液也不擦掉。
  而是悄悄地走过去,左手把那茶杯轻放在灶台,他靠近了她,“你得意,你笑,我叫你马上哭。”
  说着,张富贵的两只大手抱住了她的头,与此同时,他的嘴巴压了过去,照着小茹一顿猛亲猛咬。

  “呜……”马小茹哪里料到,张富贵会这样,她的鼻间闻到了尿骚味,她马上就明白这是她自己的尿味,如今把他嘴里的残留的尿液传递到她口中。
  马小茹两只小手抓着他的头发,要把他的嘴和自己的嘴分开,但他的头发太短,她使不上力,再者,张富贵的双手紧紧控制着她的头,她怎么也挣不开。
  张富贵一股作气深入她的口腔内,在亲吻她的同时,他有意吐点口水,由于张富贵的头在上,小茹的头在下,小茹竟被迫咽下张富贵的口水,咕咕……
  张富贵的吻很霸道,很强悍,小茹竟有了快意,她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被这个又傻又色的汉子夺去,更没想到的是,跟男人亲嘴,会这么舒服,一股暖流在全身流荡,某个部位都有了反应。

  她痛恨自己不该有这种反应,于是不断地挣扎,小手由抓他的头发,改为抓耳朵,但张富贵意无反顾地亲她,咬住她不放。
  小茹情急之间,两只小手照着他的两只耳朵,死命一揪。
  剧烈的疼痛,使得张富贵跳了开来。
  小茹的头和嘴顿时获得了自由,突然想起,自己咽下了自己的尿,还有他的口水,体内有股东西往上冲,她赶紧用手捂住嘴,跑到垃圾桶边,哇哇大吐。
  张富贵想到自己也喝了两口她的尿,也凑过去,用手指往喉咙里一扣,“嗯—哇……”,他也吐了,两个人一起吐哇吐,何其壮观。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吐出了黄水,这才罢休。
  接着,小茹又调头到得井边,张富贵一看,原来这井打在厨房里,想想也是,这原来是学校,要是把井打在院子里,那孩子们不是要玩“跳水”?

  只见小茹,小手伸到井边的水桶里一捞,捞出一个水瓢,小嘴凑过去往瓢里吸了一口水,就吐出来,反反复复,原来她在漱口,张富贵也不示弱,在灶台上找了个干净的杯子,也凑到水桶,舀了满满一杯水,也漱了口。
  小茹漱罢,又洗了好几把脸,特别是她的小嘴被她的小手一阵猛搓,她要洗净自己的小嘴。
  张富贵也照做。
  小茹终于洗罢,张富贵也刚好洗毕,这时,小茹两手捂着脸哭了,她哭得很伤心,身子不断地颤抖着,“呜……,你欺负我……”
  张富贵心轮了,如果她要跟他斗到底,他会不甘示弱,可是人家一哭鼻子,花老虎一下子变成了“泪雨虎”,他就再也狠不起来了,本来想训她一顿“你不是要戏弄老子吗?现在怎么样?戏来戏去,戏自己,现在怎么样,自己倒霉了吧!还想跟老子斗,老子是搞斗争的祖宗。”
  见她哭得这么伤心,他那话,压根就没出口,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小茹,你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