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体制内其实是个比生意场还要更讲究“和气生财”的地方,只要不牵扯到彼此利益,傻子都不会随便的得罪人。同僚遇到了一点事情,顺水人情能送就送,行个方便嘛!说不定什么时候需要求到人家的面前,今天结下的这份善缘就能起大作用。
  “萧先生多虑了,晁玉山诽谤中伤合法企业的合法产品,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大的不良影响,其本人和他的家族更是在庆州府作威作福多年,欺压良善,草菅人命,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他的堂弟杀死他虽说有些不妥,但大义灭亲之举还是值得肯定的,更不用说是为了救人了,其心可悯,其情可宥。
  所以,萧先生尽管放心,一点小事,我会处理好的。”
  “是嘛!那真是多谢李先生了,什么时候再到龙朔,请一定要通知我,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好说好说,萧先生客气。”
  接下来,两人又说了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然后才告别分开。
  上了车驶出酒店停车场,小钺问:“先生,我们去哪儿?”
  萧晋扭头看宫妙恬,说:“把你的住处地址告诉小钺,回去收拾好行李,然后我们一起回龙朔。”
  宫妙恬说了自己租住的地方,再看萧晋,就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批评和逆耳忠言还是能听的。”
  宫妙恬咬了咬下唇,说:“如果不是全程都见证了你的所作所为,光听你在酒店前跟那个李先生的谈话内容,我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黑心贪婪的官场败类。”
  萧晋哈哈一笑,说:“所以,在很多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也不一定为虚,不管什么事,都必须在了解到所有实情之后才能给予公正的评判。这一点,对于你们媒体人尤其重要。说的极端一点,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没有良知,但绝对不能没有职业道德。”
  宫妙恬沉默了一会儿,鼓足勇气看着他道:“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不过很抱歉,我无法认同,尤其是不经审判随意杀人这件事,我可以选择闭上嘴巴,但可能永远都做不到坦然接受。”
  “这就对了!”萧晋微笑,“如果你是个能认同和接受我行为的人,那此时此刻就不会坐在我的车上了。”

  因为等宫妙恬收拾行李耽误了一些时间,他们回到龙朔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把宫妙恬送回家,萧晋便让小钺把车开到了江天路九号。
  这栋高档公寓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特别让人讨厌,那就是它实行的是所谓的“管家制”,只要这里的业主愿意,别说打扫卫生了,丨内丨裤都有专门的人负责清洗,喂猫遛狗更是不在话下。
  由此而带来的最大问题,那就是对非业主的到访处理非常严格,必须经过业主亲自同意才会被准许进入电梯,想玩儿什么惊喜或者捉奸,根本不可能。
  乘电梯来到二十八楼,电梯门一打开,萧晋就看到了罗小萌那张和往常一样的臭脸。

  “你怎么在这儿?”他有些意外的问。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罗小萌瞪眼反问,“以前我可是和夫人住在一起的。”
  “你也说是以前啦!”萧晋把一个拎袋塞到她怀里,然后径直走到玄关换上属于自己的那双拖鞋,不客气道,“现在你是语儿的经纪人,却没有陪在她的身边,如此渎职,信不信我扣你薪水啊?”
  “你敢!我是立十的员工,你凭什么扣我薪水?”
  萧晋扭头冲她贱兮兮的挤挤眼,说:“因为我是立十传媒老板娘的小白脸啊!吹枕头风很厉害的,你不知道么?”
  “你……”罗小萌气得直跳脚,“你不要脸!”
  “先生,好久不见,您可安好?”
  萧晋刚走进屋,就看见一身白裙的秋语儿束手站在客厅里,眸如秋水,浅笑嫣然。
  他愣了愣,随即摇头苦笑:“本来挺好的,但一看到你们,就一点都不好了。”

  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秋语儿转脸看了下厨房的方向,抿唇微笑说:“我是立十传媒的签约艺人,老板要亲自下厨做饭给我吃,这个面子我可不敢不给,只能请先生多多担待了。”
  郁闷的叹了口气,萧晋走过去推开厨房的门,望着里面在灶台前忙碌的辛冰说:“你要是真没考虑好,跟我直说不行么,非要找那么两个大灯泡过来,搞得我好像一定会强迫你怎么样似的。”
  辛冰手上的动作不停,看都不看他的说:“别自作多情,语儿今天刚刚才结束淞城演唱会回来,作为公司最大的一颗摇钱树,我这个当老板的自然要好好犒劳一下。倒是你,两个多小时前才突然说要过来,我能怎么办?难道临时再通知语儿不要来了吗?”
  萧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耸耸肩说:“好吧!我相信你要犒劳语儿的想法不是两个小时内的临时起意,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把钥匙了?每次来都要跟一楼大厅的那个家伙费半天话,太麻烦了,连套燕尾服都没穿,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管家,不伦不类的。”
  辛冰没有回答,而是转身走了过来,正当他以为女人是要用行动对他表示一下欢迎时,忽然眼前一黑,要不是反应够快退后一步,鼻子百分之百会被房门给撞歪。
  身后响起秋语儿的轻笑:“先生,我记得您以前可不是这么猴急的人呀!突然变得这么有侵略性,就不怕把辛总吓跑么?”
  “你懂什么?”没好气的捏捏姑娘挺翘的鼻尖,萧晋来到沙发上坐下,说,“冰冰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自然不能一般对待,我要是一直墨迹下去,万一她适应了这样的状态,觉着不进行下一步也挺好,那我可就哭都没地儿哭去了。”
  “臭流氓,不要脸!”罗小萌立刻对他的话做出了精准的总结。
  萧晋就跟没听见似的,从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边啃边问秋语儿道:“这次的淞城演唱会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
  “挺好的。”说着,秋语儿在他身边坐下,花瓣儿一样的小嘴儿嘟起来,眼睛却带着促狭的笑意,“只不过,粉丝们的热情好像并不全是针对我,在演唱会现场,包括记者在内,他们问的最多、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口罩侠去哪儿了,甚至有八卦媒体把咱们两个情变的段子都编了出来。
  先生,人家可是一直都以玉女形象示人的,现在倒好,好多人都以为我是一个暗恋保镖还不可得的可怜倒霉蛋,您说您该怎么赔我?”

  自从在去夷州的路上两人确立了主仆关系,秋语儿在萧晋面前不但丢掉了仙女包袱,还越来越有往妖精方向发展的趋势,要不是萧晋实在不想再增加一份来自感情方面的烦恼,还真不容易把持得住。
  斜眼瞄着这个一脸娇嗔妩媚的姑娘,他问:“你想我怎么赔你?”
  “要不……”秋语儿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儿,用刀尖从苹果上剜下一块来,借着往他嘴里送的姿势偎到他怀里,轻声说,“要不我下次有演出的时候,您跟着露一次面,然后再‘不小心’被狗仔拍到我们亲密的照片?”
  日期:2018-07-2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