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2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是那支烂梅花夹在指间,见段文芳并不介意,方长点着抽了两口后,说道:“袁主任,秋天很短,冬天快来了,今年应该是南方供暖的第三个年头了吧?”

  袁伟点点头,说道:“其实南方供暖意义并不大,有几家几户在用这个东西啊,污染严重,整得天都是灰蒙蒙的,要我说,穿条秋裤比什么都强。”
  “老人呢?小孩呢?女人呢?”方长笑道:“我们青壮年男人可以穿得怂一点,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得紧一点没关系,老人穿再多也冷啊,裹得跟粽子似的动也动不了。孩子生个病,病院看病六小时起跳,逼疯一群人。这都是实际问题。女人吧,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天都穿裙子,怎么也得给她们这个条件不是!”
  “你小子!”袁伟哈哈地笑了起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话说,有屁放,一直跟我在这儿绕什么弯子呢。”
  方长笑了笑道:“供暖这个大工程早就解决了,但是这两年的冬天因为煤的大量使用,让洪隆的空气质量直线下降,这对将来的人才引进和城市竞争都留下了极大的隐患。袁主任,你说我要是把这个难题给你解决了,你是不是得给我记上一功!”
  “臭小子,你想在我这里捞好处,还把功劳往自己头上揽,赶紧说出个一二三来,让我参考一下!”袁伟大笑道。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南方局当初在洪隆南效搞了一个液化天燃气储备站,占地一百三十四亩。不过这个工程好像才进行了一半,因为环评没通过就给搁置了吧?”
  袁伟早已经习惯了方长的这种谈话方式,看上去漫不经心,实际一番话当中字字皆有深意,他能说出这些东西来,那就证明他是做过一番调查的。

  方长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话到这儿的时候顿了一下,给了袁伟足够的思考时间,边抽烟边喝茶,见袁伟的表情轻松了一点后,再接着说道:“这个工程原来是做为南方局销售公司的战略储备而建的,为的就是应对冬季气荒所建。工程承包给南方局油气管道建设公司。从施工到建设过半,一直都没人阻挠,结果建得七七八八,突然冒出来一部份环保人士,说什么有毒有害的工厂破坏着生态,影响着洪隆市居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一连闹了将近两个月,这个工程也就成功地被无限期搁置了。袁主任,对这件事,你怎么看啊?”

  袁伟轻轻地叹一口气道:“不是在讲冬季供暖的事情吗,怎么一下子又扯到这个上面来了?”
  这可能是袁伟真正不想提及的话题,因为他知道这个液化气储备站真正存在的意义并不只是表面一颗定时丨炸丨弹那么简单。
  早期洪隆冬季取暖是一根PVC管连出来接个烤火炉子,能轻松一整个冬天。只不过后来发生的天然气的重毒、爆炸等事故的发生,空调的普及,让这一洪隆该有的传统取暖方式被替代。
  随着洪隆人品的暴增,天然气使用人数大幅度提升,冬季时单靠普通天然气站的供应远远是不能满足居民需求的。近些年最大的一次能源动力的巨变来自于天然气汽车的改装,将油雾化喷入缸内点燃的技术变成了可燃气体(天然气)直接入缸点燃,爆发力虽然不及汽油,但是却属于清洁能源,成本不及汽油的一半。
  然而后来就出现了城市大面积气荒的声面。
  袁伟住的是洪隆名义上所谓的小区,最老的一个。天燃气管道架设的过程当中没有加压加备。到了冬天,火炉子炒出来的菜特别难吃,肉不进味,菜不见熟!
  汽车加气站彻夜排队加气,而且不一定加得到。

  这样的情况,几乎每个城市都在发生着同样的一幕。对于这种局面,南方局好像早有预料,于是在很早之前就是计划修建一个储气厂站,提前将冬季大量所需的用气量给储备起来。这样在用气旺季到来的时候,尤其在温度降到零下一二度的时候,储气厂站的作用就会体现得淋漓尽致。
  储气厂站有没有建的必要?
  当时没有!
  但是从长远的战略眼光来看,非常有必要。

  下个象棋都讲走一步看两步,或者看三步。所以南方局这个布局在当代城市发展战略当中属于非常精明的一步。
  嗯,如果有人这么想,那特么就太天真了。
  首先,这个项目没有提前规划,南方局当时的一帮子管理层连它特么储备厂站是个什么鬼都不清楚。
  那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呢?
  当时的洪隆市的市长天方夜谭地提出来的,原因是什么?一次南方大规模的停气。
  当时,南方多个城市炸了锅,没特么天然气烧饭,没特么天然气烧水,工业上需要用气的地方更是真接给跪了,跪南方局门口,再不供气,就自杀,尸体摆一排。
  可是南方局也很头痛啊,管理层正在搞自检自查,新局长刚刚从外省调过来,直接说了两个字,不供!
  为什么不供,要开展自检自查,不查到问题表明自己没能力,表明自己没有执行力与决心。
  那么又是为什么要开展大面积的自查自查呢?九里岗事件!这件伤亡巨大的事件不断地刺激着南方局乃至国能集团的神经。所以,谁都不敢担这个责任。
  洪隆市的市长就毛了,据说是正在洗澡,突然断气,头上还顶着泡泡。最后是一边打喷涕一边骂人,骂完之后问,问题出在哪儿。
  有人站出来叫道:“南方局输气公司干的!”
  特么的,问责!

  问什么责?怎么问?问谁去啊?冷静下来的市长被送到医院去了,住了三天院的时候,突然问他的秘书,就不能建个储备站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保证生活用气的供应嘛。
  秘书听了心头一动,发财的机会来了。
  身为市长秘书,第一时间找到当时南方局下属销售公司(科级)商量建储备厂站的可能性。因为是在酒桌上,销售公司脑子一热就给上面打了个电话。当时就有人听进去了,马上开会商讨这个项目。
  连夜,洪隆液化气储备厂站的项目或准筹备,第二年春天或洪隆市批准实施建设。项目中标方,南方局能源销售总公司(处),承建方:南方局油气管道建设公司(处),投资金额,四点六亿元。预计施工时间三十六个月。
  这个项目从筹备到报批再到批复,效率前所未有的高。在当时来讲堪称一个奇迹,同时开工的,还有省会都城市的液化气储备厂站。
  一场气荒让南方局看到极大的商机,至少那一年天然气涨价了,车用天然气更是一涨再涨。南方局销售总公司业绩喜人。而油气管道建设公司更是扭亏为盈,那一年油气管道建设公司普通员工年终奖一万五,创了南方局自大规模裁员之后的历史之最,从此开启南方局风光十年。
  三十六个月的工期进行到第三十个月时,环保人士抗议围堵第二个月,洪隆市对南方局洪隆储备厂站进行第三次环评,结论为:不合格。勒令整改。
  然后,这个项目一放,七八年就这么过去了。
  纵观多年,无所不能的环保人士出场的时间,均是在项目开建之前就开始围追堵截,从来没听说过在项目开建过后接近完工时才来阻碍施工建设。这群环保人士还真是后知后觉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