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5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两人的矛盾,哪个书记和市长没矛盾?相互制约才能充分发挥市委常委会集体领导的作用,避免一言堂嘛。
  吴郁明和方晟的调整问题吸引了所有常委的注意力,相比之下其他调整显得无关紧要,常委会难得取得空前一致,全票通过微调后方案。
  为防止节外生枝,散会后肖挺等常委全部关机,组织部则以惊人的高效印发红头文件,明确如下:
  吴郁明担任鄞峡市市委常委、书记,不再担任舟顿市市委常委、书记;

  方晟担任鄞峡市市委常委、市长,不再担任银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朱正阳担任银山市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不再担任梧湘市市委常委。
  此外鄞峡市常务副市长沈忠勤调任银山市市长;纪晓丹调任绵兰市组织部长,进了小小半步,也算房桐给的交待。
  接到通知后,方晟独自闷在办公室里沉思了两个多小时。
  消息传到京都,于云复没说什么,于老爷子打电话把于道明臭骂一通!
  于老爷子说吴家没法控制局面情有可缘,常委会里没人;咱于家有你镇着,还有莫中将协助,居然任由事态失控,象话么?鄞峡是什么地方,你不说我都知道,自打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升格为地级市后,连续几十年综合考核位列全省倒数第一。这期间一个精明能干的领导都没有?搞了那么多年都没起色,说明不是人的问题,而是鄞峡先天不足!正如西北大开发,喊了二三十年口号终究不行一样;也正如中国足球要冲出亚洲,结果连东亚都冲不出去,基本的土壤和环境决定了自身高度,不是换教练就有用的!倘若方晟直接做市委书记也罢了,偏偏吴郁明骑在他头上,两人边打边干,能出什么成绩?别两败俱伤就不错了!

  于道明赔笑道您别生气,常委会之所以形成一边倒态势,归根究底因为一方面鄞峡严重拖了整个双江的后腿,肖挺和何世风都很想补齐这块短板;另一方面方晟素来以擅长抓经济而著称,同时他所到之处总有领导干部落马,这回罗世宽和邵卫平出事,方晟虽躲在背后,明眼人还是把账算到他头上,您想想,谁还敢跟他搭班子啊?想来想去只有吴郁明了……
  你打算怎么止损?!于老爷子打断他的话问道。
  于道明笑道方晟从三滩镇一步步走到今天,鄞峡市真能把他难住?方晟、吴郁明、詹印,三颗新生代冉冉升起的明星迟早要碰撞,地位越高越承受不起失败,不如先在正厅位置上较量一番,即使落败还有重振旗鼓的可能;若到正省级层面,那将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根本没有退路。老爹,您以为呢?
  于老爷子叹道我何尝不懂这个道理,但……不想方晟正面跟吴郁明火拼,而让詹印从中渔利。你说重振旗鼓,哪有这么容易?当年三颗新星没有方晟,而是于铁涯,黄海败在方晟之手后能东山再起吗?至今连正处都提拔不了,因为有污点嘛。我担心方晟再有不测,咱于家可就连裤衩都输掉了!
  于道明还是笑,耐心地说老爹,来双江之前我跟您一样没信心,但通过这几年与方晟打交道,愈发觉得这小子不简单,是打不死嚼不烂的铁豌豆,想把他击倒没那么容易,我预感吴郁明做不到,詹印也做不到,如果押宝,我铁定押方晟笑到最后!
  于老爷子哼了一声,说你俩在双江狼狈为奸,做了哪些坏事当我不知道?过阵子再收拾你!
  说罢重重挂掉电话。
  最后一句话让于道明惊呆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和小牛的私情肯定露馅,没瞒过神通广大的老爷子!

  现在轮到于道明考虑如何止损了。
  父子俩通完电话不久,于云复从外面回来,第一时间来到老爷子书房。
  “您……责怪道明了?”于云复瞅着老爷子脸色说。
  于老爷子道:“你们哥俩不方便说,我多说两句有啥关系?这事儿他的确有责任嘛,起码说明会前没充分预估到这个可能性,被张泽松和蓝善信打了个措手不及。”
  “那俩家伙是老江湖,相比之下道明的道分差了点。”
  “我打算过阵子跟老吴见个面,约法三章,别让外人看笑话,真应了那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于云复重重点头:“书记市长明争暗斗在所难免,但要有底线,要斗而不破,核心问题是把鄞峡的经济搞上去,有了政绩两人才有希望松绑。”
  “双方有共同目标,就不要为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大打出手,这是我们所期望的,相信吴家也能理解这一点。”
  “理论上如此,可实际……”于云复也经历基层锤炼拚搏,知道问题最怕具体,认识上的高度未必能指导实际工作,“总之劝两位年轻人放宽心胸,退一步海阔天空。”
  于家父子在书房密议时,吴家父子也围着一方池塘边散步边低语。
  “很不满意的结果,对咱家、对于家都是如此,我就奇怪于道明平时挺精明的,为何这回屁都不放一个?他对方晟有信心到这个地步,不见吧?”吴曦非常纳闷。
  吴老爷子道:“你不了解于道明,此人虽精于算计,深黯官场权术之道,但随机应变远不及于云复,依我看这回是被蓝善信偷袭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姓骆的!”吴曦咬牙切齿道,“处心积虑算计我们吴家对他有什么好处?等退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是一盘大棋,姓骆的只是冲锋在前,背后代表庞大而顽固的保守派!郁明也好,方晟也罢,都属于思想开明、思路开阔、敢作敢当的少壮派,根本不符合那些人的胃口,刻意打压也在情理之中。相反詹印倒比较对老骆的脾气,可能与工作环境有关吧,总之……我们要及时调整策略,不能以老眼光看待与于家的宿怨。”
  吴曦道:“您说得对,既然两人搭班子就不能相互拆台,否则谁都讨不了好。方晟那小子,嘿,从黄海到银山整掉多少干部,职位都比他高,这回罗世宽和邵卫平落马明显也跟他有关!郁明跟他斗,老实说我手心都捏一把汗,最好大家相安无事,早日离开鄞峡才是正道。”

  吴老爷子仰天长长思索,道:“找个机会,我要与于老见见面,把事情谈开了,以后才好做,相互提防着试探着徒耗资源和成本。”
  冯子安、夏伯真、郑子建、罗世宽、邵卫平等一干人进去后,面对人证物证哑口无言,从不同角度交待了陷害牛德贵的种种细节。
  面对这起轰动性的栽赃案,最高检和最高法院都很重视,专门派工作前往双江协助中纪委调查。
  经过三堂会审,证实对于牛德贵的指控纯属乌有,是一起性质极其严重的冤案。
  省高级法院立即作出裁决:牛德贵无罪释放,同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对他遭受的冤屈予以补偿。
  出狱那天,茅少峰开车陪牛德贵妻儿在大门外迎接。当白发苍苍、瘦骨嶙峋的牛德贵蹒跚着走出来,妻子哇地放声大哭,茅少峰则快步上前用力搂了搂他,眼角湿润,喃喃道:

  日期:2018-08-2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