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4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明明坐在皇宫里面,为什么还要打听外面的事情?”这时候,吴勉再次开了口。
  他冷冷地看了这位皇太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知道金陵邵家和我的关系……朱允文,你不会是想用她们来要挟我吧?”
  “放肆!你怎么敢这么和皇太孙殿下说话?”这时候,站在朱允文身后的杨军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他向前一步,挡在了太子身前。看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殿下是一国的储君,你们敢这样的无礼……”
  “杨总旗,你身上的锦抱很是鲜艳啊”这时候,归不归看出来杨军身上锦衣卫官服应该不再是个小小的总旗。这次和朱允文同生共死,这位皇太孙殿下不会一点表示都没有的。这名锦衣卫应该已经连升了几级……看着杨军还要说话,朱允文微微笑着看了自己的护卫一眼,说道:“千户,这几位都是不出世的仙长,你不可对仙长无礼……吴勉仙长,这件事你误会允文了。你说的不错,我的确知道南京邵家和您的关系。不过却从来没有想过想要用邵家的血脉来要挟您老人家……这次来,我还有一件私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允文从怀里摸出来一张小小的,打着火漆的信封。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随后说道:“里面是我的生辰八字,听说邵家南华小姐到了婚配的年纪。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请将南华小姐嫁允文为妻……”
  “你要娶邵南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吴勉突然笑了一声,随后看着皇太孙继续说道,知道邵家选夫的规矩吗?皇太孙殿下,第一句就不合适吧?你是一国的储君,会去邵家做上门女婿?生下来的孩子要姓邵,你父亲皇帝会答应吗?”
  朱允文对这些事情果然并不知晓,他茫然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杨军。之前皇太孙倒是听说过几件邵家的秘闻,不过那都是和吴勉有关的事情。现在他有些后悔了,为什么当初不仔细打听一下金陵邵家的事情?
  朱允文虽然脸上的表情若无其事,不过心里明白这次邵家的南华小姐没有福气嫁给自己。
  这时候,归不归笑了一声,对着朱允文说道:“殿下,天下收买人心的办法有的是。不用一定要靠联姻的……而且老人家我还有件事请要瞩咐殿下。邵家还有一个特例,她们家入赘的女婿命都不长。你是一国的储君,性命总是重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再次笑了一下,看了白发男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老人家我想要拜托殿下……下午烧死的鲍锡安,还请殿下去查清此人的来历。当初在宣化府的毒杀未遂,或许和他也有关系……”
  “鲍锡安?”朱允文微微皱了皱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此人我也听说过,说是邵家的小叔子。在方士一门学过术法……”这句话说出来,吴勉、归不归的眼前一亮……
  朱允文查过吴勉和邵家人的关系,知道邵清淼还有一个叫做鲍锡安的小叔子。
  所有和吴勉有关的事情都要详查,大明初年的锦衣卫也有些手段,没过多久便查到鲍锡安八年前在江西跟随一个自称方士的疯道人学法。不过那位疯道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只知道他自称江右方士,真名实姓却不得而知。
  鲍锡安两年前下山之后,曾经在富商沈万三手下做过护卫。后来沈万三得罪了朱元璋被抄家流放的时候,鲍锡安逃了出去。后来抄沈家的时候,发现丢失了十万两银子。拷问了看守银库人之后,得知最后一个出入银库的人正是鲍锡安。

  只是当时鲍锡安一人进出银库,出门的时候还搜过身的。当时一两白银都没有发现,那他是怎么带出十万两银子的?
  因为锦衣卫想要捉拿鲍锡安拷问,不过朱允文看在事关吴勉的份上,命锦衣卫不可轻举妄动。等到今天听到鲍锡安家着了大火,而吴勉、归不归等人、妖又出入火海,从里面抢出来一具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皇太孙这才感觉到自己应该过来看看了……“江右方士……”归不归微微一沉吟,随后冲着一边的吴勉摇了摇头,说道:“老人家我不记得有谁起过这么窝嚢的外号,我老人家听到的都是这个大方师,那个大方师……什么昆仑大方师,海外大方师的。”

  “如果两位仙长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派锦衣卫去江西查查这位江右方士。”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对这个江右方士感兴趣,朱允文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两位也有兴趣知道,鲍锡安回到京城之后,除了他的袓宅之外还买了城北江缘道的一处宅子。几位多年未回京城了,可能没听过那座宅子的大名。不过这里的百姓,包括居住在皇宫的陛下都知道……那里是一所大名鼎鼎的凶宅……”

  “城北的凶宅……殿下说的是城北蒙古人的西织染局衙门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座大名鼎鼎的凶宅,老人家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说完之后,他开始向吴勉介绍了这座凶宅的来历。
  南宋灭亡之后,金陵被蒙古人改名集庆路,成为蒙古人生产真丝制品的集散地。当时在金陵建立了两个管控丝织品的衙门,分别是东、西织染局。元末一位蒙古人担任了西织染局的首司,一次他被汉人同僚弹劾,为了出气竟然将自己所辖的六百多名织工关在了织染局衙门当中。随后一把火烧了自己的衙门,一夜之间将所有的织工尽数烧死。
  第二天他竟然上报是这些汉人织工酒后失德,自己烧死了自己。当时汉人命贱,上司衙门明明知道这是蒙古人杀人泄愤,也还是听了这个蒙古首司的话。定了一个汉人织工咎由自取,放火的蒙古人没事,汉人织工的头目却却被重打了八十大棍,最后直接打死在了衙门口。
  此事过后,西织染局衙门在原址重新修建。在落成的当天,蒙古首司请了十几个蒙古同僚一起来衙门喝酒寻欢。据说当天这些人喝到深夜之后,新建的西织染局里面突然传来了惨叫之声。因为当时这些蒙古人太过欺压汉人,听到了衙门里的惨叫声之后,周围的汉人也没有人过来查看的。
  等到第二天一早,上工的汉人衙役进到了织染局衙门之后,看到了一片好像地狱一般的景象。昨晚在衙门里喝酒的蒙古人尽数死去,这些人死相极为惨烈。人人都脱的一丝不挂,有从咽喉的位置向下大开膛,里面的内脏散落了一地而死的。还有被削掉了身上的皮肉,只剩下一副骷髅架子而死的。还有几个被自己肠子活活勒死的……看到了这副场景之后,这些衙役们几乎都尿了裤子。站是站不起来了,他们趴在地上,连哭带喊的从衙门里面爬了出来。

  集庆路衙门听到死了十几个蒙古人,当下不敢怠慢马上到了案发现场。结果在一阵头晕目眩当中草草查看了现场,最后集庆路的达鲁花赤(官职名称,集庆路的最高官长)向朝廷上表,是当地的汉匪杀了蒙古贵胃。最后在集庆路又捕杀了几百名汉人百姓,算是替那位蒙古首司报了仇。
  日期:2018-09-28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