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9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回过神来,马上陪上笑脸,“嘿嘿,完全是误会,是她撞了我,要说欺负,也是她欺负我,怎么能说我欺负他?”
  马如芳气鼓鼓地指着张富贵说,“爸,他胡说,明明是他撞的我。”
  “嗯,那你说,如果是我撞了你,你怎么压在我身上?”张富贵傻劲犯了,竟实话实说。
  这时其他人不知什么时候围了过来,

  “你……”马小茹又羞又气。
  “你……”马书记气得发怒,他的国字脸竟变成了圆脸,“你这个村长不要当了,我撤了你。”
  “啊……”张富贵一惊,来之不易的村长之位,就这么没了?
  斌子见情势不妙,赶紧凑过来解围,“舅舅,息怒,年轻人,有点小误会,算了,算了。”
  马书记愤然,“什么小误会,你听他刚刚说的话,我女儿的声誉都叫他给毁了,我的老脸往哪搁,撤了,坚决撤。”
  “这……”斌子很为难,因为张富贵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左膀右臂,把张富贵给撤了,那不是挖他的心头肉吗?
  “谁要撤人啊?”一个清脆的声音说,这声音似乎有很大的权威,大伙的眼睛齐刷刷地向声源处看去,却见一带着眼镜,斯斯文文,很有领导风度的美艳妇人,就站在不远处,她的身后,立着好几个穿着气派的男士。
  其他人倒哑然,没见过他们,但马书记却一眼认出了,赶紧笑呵呵地走了过来,“齐镇长,你们怎么来这么快?真是,有失远迎,”然后又回过头来对着大伙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本镇的镇长,齐镇长。”马书记手掌指着,这位美艳妇人,估模着也就三十多岁,又年轻又漂亮。
  大伙都傻眼了,原以为镇长是个男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个女人,更没想到的,镇上长得这么美,傻眼的人当中,就包括张富贵,这么高的地位,人却长这么美,真是少见啊!论姿色不会比兰兰、玫瑰、小莲等人差,但要是论地位,就不知高出多少了。
  这种有地位的美妇人,对张富贵有强大的吸引力,张富贵的眼睛都看得发了直,其他人当然也发了直,有的甚至流口水了,人人都在感叹真美啊!
  连小美人马小茹也看得发愣,连她也不得不佩服,这女镇上居然有这么美,不知我跟她比谁更美,但是人家的气质和地位显然在自己之上。
  显然马书记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只听她淡淡地说,“马书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凭人家撞了一下你的女儿,你就要撤了人家的职,你是人民的公仆还是地主恶霸啊?你女儿是普通女性还是金枝玉叶?我看该撤的那个人是你。”
  齐镇长淡淡的语气,却射出的是强大的威严,一下子把马书记吓得满头大汗,他甚至有些发抖,“呃……,齐镇长,我只是……开玩笑的,没有真地想撤了他。”
  “开玩笑?这种事能随便开玩笑吗?”齐镇长冷冷地说。

  “不能……不能,您的话我一定警记在心。”马书记大手擦着自己额头的汗,“这天气真热,齐镇长,里面请。”
  “等一下,”齐镇长摆了一下手,“那个差点被你撤的人是谁?”
  “是我”张富贵勇敢地走了出来,与其说,他勇敢地走了出来,不如说,他是被齐镇长的魅力吸引趁此机会,自己走了过来,到近处一睹这美妇人的津彩。
  张富贵走了过来,面对着齐镇长,这远观还好,近观就更不得了,这女人不但看起来美,而且非常性感,光脸上就已经很性感了,一对美目,大大的,闪着幽幽的光茫,勾人心魄,两片红润润的嘴唇不厚也不薄,闪着丰盈的光泽,收放自如,是“吹萧”的绝佳利器,非常诱人,身材更是火爆,胸前高高耸起,体积大得象砂锅,无亚于平地起蒙古包,是又园又鼓又挺拔,更要命的是胸前V字领下,两只大肉球的各一小部分竟并排挤在了一起,中间竟形成一条优美深遂的分隔线,好白好水嫩,似乎只要轻轻一捏就会出水,那东西还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抖着,张富贵心里大叫,妈呀,这他妈的太诱人了,这是镇长吗?镇长的情人差不多吧!

  鉴于她是名符其实的镇长大人,又是今天他的救星(要不是她不知不觉地出现了,自己好不容易戴上的村长的乌纱帽就被马书记这老儿给一句话拿走了),所以张富贵的眼睛不敢放肆,只是轻描淡地看了一下,就看着她的美目说,“镇上,您刚说的那个人是我。”
  “哦,挺勇敢啊!自己倒站出来了。”一脸严肃的镇长在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微笑,对这个张富贵倒有微微的欣赏,她心道,你看那马书记,听我说了两句话就吓得冒汗,这年轻人倒是镇定自若,她不知,张富贵是傻劲犯了,别说你一个个小小的镇上,就算省长大人来了,他也无所畏惧。
  “嗯,我站出来,是特地来感谢您的。”张富贵诚恳地说。
  “哦,不用客气,我也只是说说公道话而已,不用放在心上”齐镇长坦然地说,马上想到了什么,“对了,你是哪个村的?”
  “哦,回镇长的话,我是晓林村的新任村长”

  齐镇长一惊,“哦,你就是张富贵?”
  张富贵愣了一下,镇长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我的名气有这么大吗?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张富贵忐忑不安,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对,我就是张富贵”张富贵虽有顾虑,但有道是,大丈夫站不更名,坐不改姓。
  “那你麻烦了。”齐镇长面无表情地说。

  “啊……”张富贵没料到,他的预感这么灵验,“什么麻烦?”
  “你是不是欺骗了老百姓?”
  张富贵想起来了,原来还是那事,想起那事就纠结,他就是靠那件事起家,现在又要被那事牵连,真是成也那件事,败也那件事,他看了看斌子和马书记,因为他们是最清楚这件事的要,想寻求点帮助。
  马书记见大事有些不妙马上就说,“对,就是他出的主意,我只不过是出了一张证明,我啥都不知道。”
  马书记非但不帮他,却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
  结果却遭齐镇长的训斥,“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给出证明?证明是这么随便可以也的吗?你呀你”
  马书记老脸被训得有些难看,脸色铁青,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斌子,让他帮自己说点好话,斌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马书记是他老婆的舅舅兼顶头上司,有知遇之恩,但张富贵又是他的心腹部,斌子有些为难,他看了看张富贵又看了看马书记,一比照,还是马书记不能得罪,于是来了个丢车保帅,“嗯,镇长,是这样的,我们两个都是受了这个张富贵的蛊惑,所以听信了他,请镇长明察。”

  “啊……,你们……”张富贵瞧着他们,真是世态炎凉,连斌子这样当兄弟的都这样,真是兄弟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张富贵一看,这下惨了,这今个儿,到底是什么日子?一开始被撤职,秦镇上一来又立马被复职,这会,被她给翻出了旧账,估计又陷入了危机,这官场他妈的,真是瞬息万变、步步惊心啊!
  斌子看张富贵那样看着他,也不好意思,心里在说,富贵老弟,你可别怪哥哥啊,你跟马书记比,你轻他重,哥哥只能丢车保帅了,对不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