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89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错,你是可以阻止她嫁给我,你有这个权利,但我不会放弃。”
  “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放着跟你门当户对的我不要,想要跟你完全不相配的我的女儿。”秀花的心绪似乎很激动。

  “相不相配又有什么关系?那些有钱人,当大官的,娶的老婆,有几个人是跟他们本身相配的,我不信这个邪,你的女儿我是要定了。”说着,张富贵转身就走。
  秀花跑了过去,从背后死死地抱住他,她泪流满面,“富贵,别走,我求你别走,我爱你,我需要你,你就要了我吧!小莲,她不喜欢你,她不会嫁你的,你就面对现实吧!要了我,娶我,我会心疼你,给你生儿育女。”
  “放手吧!我想,你还是不很了解我,要不是为了娶你女儿,我也不会当什么官,现在我当村长了,如果你女儿还瞧不上我的话,我会继续努力当更大的官,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嫁给我的。”
  秀花紧紧地抱着他,“你别傻了,你当再大官的也没用,她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而且我不会同意她嫁你,因为我喜欢你,我不可以把我的女儿嫁给我喜欢的男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不会死心的,我今生非她不娶”
  “什么?”秀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再说一遍,我今生非她不娶。”说着,张富贵剥开了她紧抱在自己身上的手,扬长而去。
  而秀花愣在了当场,目瞪口呆,泪水如雨水般往下流,接着她瘫坐在地上,她呜咽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她爱上的男人爱上了她的女儿,她爱他爱得那么坚决,而他爱她女儿似乎更加地坚决,她心都碎了,她不懂,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戏弄她?她的命运真的就这么惨?……
  张富贵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倒释然起来,他回到地里继续干活。
  干完地里的活后,也快天黑了,不知道这秀花回去了没有,毕竟也是未来丈母娘,于是他去那块甘蔗地看了一下,结果秀花已经走了。
  他这才扛着锄头回家去了。

  回到家的张富贵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以往兰兰听到他的脚步声就会高兴地出来迎接,而今天兰兰见了他不理不睬的,好像不想见到他似的,肚子饿得直打鼓,结果到厨房一看,冷锅冷灶的,饭也没做,以往这个时候,兰兰已经热饭热菜做得妥妥当当,可今天真是反常啊!
  张富贵有些不解,就问,“兰兰,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那不关你的事。”兰兰没好气地说,接着就进了她自己的房里,门“砰”地一声给关了。
  张富贵眉头紧皱,这是怎么回事?这兰兰今天是吃了火药了?怎么这么重的火药味?
  张富贵没有多想,先管好肚子要紧,于是生火做饭。
  饭熟后,他去叫兰兰吃饭,兰兰躲在房里不出声。
  张富贵很是担心,“兰兰,你怎么了?没事吧!”

  门内没有回答,他推了推门,门已经反锁了。
  他透过门缝一看,只见兰兰端坐她的库上,手里抱着孩子,发着愣。
  张富贵一想,她可能是想王二庆了,这王二庆也真是的,出去这么久,就来过一封信,后来就没了音信,真是不象话,等他回来,一定好好教育他一顿。
  张富贵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向门内喊了一声,“兰兰,饭菜放在砂锅里,你早点出来吃,我去洗澡了。”
  说着,张富贵回到自己屋里,拿上衣服,去河边洗澡了。

  这回,河里洗澡的男人们见是村长来了,都恭恭敬敬地,有个把人,甚至还躲着他。
  张富贵就傻呵呵地笑了笑,“大伙,别这样,我还是张富贵,还是那个傻傻的,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我吧!”
  一个人说,“那怎么行,您现在今非昔比了,我们哪能像以前一样对你。”
  张富贵就回道,“有什么不可以,村长也是农民,又不是当了个村长就不用干活了,我还不是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村长只是我的兼职,主业不还是农民吗?地地道道的农民啊!”
  张富贵这样一说,大伙都哈哈笑了起来。
  这样气氛便热乎了起来,张富贵就趁着这个时候,了解一下民情。。。

  最后他得出了结论,这晓林村就是苦啊,如何让大伙生活得好一些,这是他上任以来,要做的头等大事,可不能学老村长只顾往家里敛材,一点屁事没做,你为他们着想,他们才能拥戴你。
  张富贵想为村民们做点什么,同时也想借自己的政绩,升个官发个财什么的,娶上她的小莲妹子,这是他的梦想。
  但想到这小莲,他就头痛,这小莲不愿意嫁给他,他心知肚明,可是小莲她妈却想嫁给他,想疯了,都自己送上门来要他上了她了,这母女俩怎么相差这么大呢?一个冷如冰霜,另一个热如烤箱,真是冰火两重天啊!想想,娶小莲这事,他还得多花花脑子,看看有没有快速的办法,要不然等他有所成的时候,恐怕她都出嫁了,到时候就算爬到了省里也没了用处。
  想到这,张富贵心急了起来,事情可真多啊!
  张富贵洗完这个并不轻松的澡,便回到家,把院门一关。

  晾上自己洗好的衣服,便进了屋。
  为了节省点电,他每晚都是摸着上自己的库的。
  今晚也一样,他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除得只剩下四角丨内丨裤便摸到库上,刚爬上去,就摸到了一个柔轮光滑热乎的身子,天,光溜溜的,手到之处,赤祼祼的一片,好柔好滑,像细嫩的豆腐,他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正要起身开灯,但那柔轮的身子却压在了他身上,胸前明显感觉得到,两只带着体温的柔轮而饱满之物压在了他的胸膛,这还用说,这身子是个女人的身子。
  张富贵惊愕间,两只小手抱住了他的头,小嘴压了上来,轻磨着他的唇,她的唇很轮,很暖,很湿,很滑,接着她的小舌也出动了,往他的口腔里挤……
  张富贵懵了,怎么会这样?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库,怎么会有个女人?还是一丝不挂、全身滑溜溜的女人,还主动压上来,亲吻他,怎么回事?
  张富贵很想起身开灯看看这人是谁,但这女人不让他起身,一个劲地亲吻他,从他的嘴上,一直往下,象一块温热的香皂一样。
  此时的张富贵却不想起来了,也不想开灯,打断这样美妙而神秘的气氛,他静静地躺着,双手枕在后脑勺,享受着这逐渐升温的快乐。
  夜静悄悄地,青蛙唱着暧昧缠绵的曲子,张富贵的屋里也是春光弥漫。
  张富贵暂时不去想这女人是谁,他觉得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她的身子柔柔的滑滑的,可见她有多美。
  张富贵猛然想起,秀花在甘蔗地说过,晚上住他家,他大惊,赶紧把她翻了下去,娘的,差一点点就进去了,要是秀花的话那还得了。

  张富贵跳下了库,到墙边摸到了按钮,此人并非秀花,但依然让他大惊。
  “怎么是你?”张富贵瞪大了眼睛,接着,右掌狠拍着自己的脑袋“哎呀,我早该知道是你,这院里还有别人吗?”此人不是别人,却是兰兰。
  兰兰本能拉过衣服盖住自己的春光,她的脸红通通地,“大哥,你就要了我吧!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