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047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国外大学毕业就考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是在那里,我接到了第一笔工程……”
  “我是一步步从基层起来,靠的全是我自己。”
  “我能有今天,靠的全是我自己。”
  “我没有求过任何人。”

  “我就是要给我们神州争口气。”
  话刚落音,柴爸爸和柴妈妈顿时热烈的鼓起掌来。周围人的掌声哗啦啦的响,比放鞭炮还要热烈。
  这些话让柴晓芸都被打动,抿着嘴冲着胡善东竖起大拇指。
  胡善东骄傲的挺起胸膛,浑身热血激荡,眼睛里满满的庄严。
  金锋肯定的点头,冲着身边的巴巴腾说道:“记住他没有?”
  “我的同胞。以后有什么要修修补补的,可以找他。”

  巴巴腾无可奈何的点头,心里却是在破口大骂。
  你妈逼!
  老子堂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席,世界遗产委员会会长,被你当做小弟使唤,这他妈的还有点人权不?
  说出去,老子这张老碧莲还要不?

  不过看在自己祖国大部分国宝都在金锋手里的份上,巴巴腾最终还是忍了。
  慢慢的起身来,拉下自己的帽子,主动的伸出手递过去一张名片。
  “你好,我是巴巴腾。”
  “很高兴认识你。你是一个有抱负有思想的年轻人……”
  “有事可以找我。上面是我的私人电话。”
  这话是用日不落语说的,现场还真几个人听得懂。
  不过,胡善东却是呆了,傻了,懵了……

  看着名片上的那一串头衔,胡善东脑子轰然炸开,整个人都不好了。
  竟然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遇见这尊超级大神!
  自己不过是他手下的手下的手下的一个小小包工头。
  我的天呐!
  我没看错吧。
  我没看错吧!
  胡善东呆呆的看着金锋,又呆呆的看着巴巴腾,再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名片,连基本的思考能力都已经丧失了。
  巴巴腾痛苦的捂着额头,轻轻的摇摇头,暗地里叫着可怜的孩子。
  装逼撞到金锋这个钛合金航母特种甲板上,也是没救了。
  我这么大的脑袋都撞不过这块特种甲板,你……
  还是省省吧。

  轻轻的拍拍石化如木鸡一般的胡善东,严厉而又严肃的对胡善东交代了好一通。
  胡善东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不住的点头应是。
  这一幕出来,就算是瞎子都知道胡善东吃了大瘪了。
  所有人的脸上火辣辣的又痛又肿。
  原来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土豪。
  这时候,胡善东到了金锋的跟前,恭恭敬敬的给金锋鞠躬重重的说了对不起。
  金锋缓缓起身,平静的说道:“记得多挣外汇。”
  说完这话,金锋抬脚就要走。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老阿公嘿嘿的冷笑声:“小子。东西不要了?”
  “来我们家,总得带走一样东西不是。”
  “要嘛是人,要嘛是东西,你,自己选一样。”

  柴晓芸一下子就扭捏起来,狠狠一跺脚娇声叫道:“阿公你说什么呐。老不羞。”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柴晓芸的眼睛却是忍不住的望向金锋。
  金锋回转身来,静静说道:“老阿公。这次,我带东西走。”
  “人,留下。”
  柴晓芸顿时心头一凉,怔怔的看着金锋,眼前一片朦胧。
  老阿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恶狠狠的恨了金锋一眼,没好气的叫道:“跟我来。”
  半个小时后,村里的一帮子七个老头聚集在宗祠里开了家族大会。
  老阿公拿到了钥匙带着金锋走进了宗祠内部。
  “查家的祖坟已经被猖了,虽然后来赫山房得到了恢复,但却是已成历史……”
  “在那些年我们一群老东西把这几件东西保住藏了起来,也算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喏,这张椅子上还有徐志摩小时候刻的两条疤。”
  “他跟金庸两个人是表亲。”
  宗祠的最深处,黑暗中,手机的光亮打在一张黄色的圈椅上。
  手机灯轻轻一扫,金锋露出一抹最深的笑意。

  没一会,六张完整无缺,样式一模一样的黄花梨圈椅静静的摆放在宗祠的正堂。
  虽然历经几百年的岁月磨难,却是历久弥新。
  圈椅的造型非常的独特,下面是正正方方的直条搭配没有任何的多余和累赘。
  上面是弧形的背靠,从中间开始缓缓向两边延伸向下,到了扶手处,线条完美的收起并略带了一点点的弧度。
  背靠的中间有两根细细的直条配木板镶嵌,简朴简练到了极致。
  无论是高低、长短、粗细、宽窄,都令人感到无可挑剔地匀称和调。
  线条挺拔秀丽,刚柔相济,挺而不僵,柔而不弱,表典雅大方,简洁到无以复加却是令人百看不厌。
  这是六张一模一样的圈椅,就是太师椅。
  其中两张是朱祐樘赐给查家的,另外四张是康熙按照明代样式叫造办处做出来赏赐给查家查舁的。
  查舁曾经在南书房陪读,后成为了康熙身边不大不小的红人。康熙亲笔题写了“澹远堂”的匾额赐予他,还有这四张黄花梨圈椅。
  查家后来落败,是因为站错了队.
  顺治间庄廷鑨《明史稿》案、康熙间戴名世《南山集》案、雍正三年汪景祺《西征随笔》案以及雍正四年的查嗣庭科场试题案,其中有两起与海宁查家有关。

  最出名也是最无辜的,当属查嗣庭的科举试题案。
  当时出任一省主考官的查嗣庭出的“维民所止”科举题,被告发那是砍了“雍正”二字的上半部分,也就是砍去皇帝的头了。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个罪名在满清再落到雍正的头上,那绝对是没好果子吃的。
  斯人已逝,多数风流都被雨打风吹去,化作历史尘埃中的一滴水。
  剩下的,只是这六张椅子见证了昔日皇帝的雷霆雨露的天恩浩荡。
  闻嗅这黄花梨圈椅带来的淡淡芳香,金锋的目光有些飘忽。
  这六张一模一样的椅子在全世界来说独一无二。
  前四年的时候,号称有着神州古董之父的世界收藏大家安思远逝世。
  在他的专场拍卖会上,有四张同一款式的太师椅拍卖成交价970万刀。

  合计软妹纸六千多万。
  也就是一张太师椅值一千二百万软妹纸。
  何等恐怖的天文数字。
  金锋这里,有六张一模一样的圈椅,足够傲视全球。
  不过,这还不够。

  如果再加上金锋在希伯来博物馆讹来的两张同样款式的圈椅的话,那,就够了。
  真的够了。
  六张圈椅是以租借的方式让金锋带走的。
  这六张圈椅是查家仅剩的东西,也是历史的见证,是绝对不会卖给任何人的。
  从宗祠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围满了无数的人。
  几辆只有在特殊场合才能看得见的豪华轿车静静的停在宗祠门口。
  六张圈椅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小心翼翼的装上集装箱货车,快速驶离。
  柴晓芸从远处跑过来,挤出人群一看,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辆B字头轿车缓缓停在金锋的身边,两个黑色人打着黑伞开了门。
  一个珠光宝器一身奢侈品牌的少丨妇丨走下车来,将手里的一个半大的奶娃递在金锋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