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8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叹了口气,心里在说,我知道你想,我又何尝不想,可是你养个这么大的儿子在这,叫我怎么上你?别看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张富贵转过头来,朝二骝走去。
  “师父,这个字,我怎么也写不好,你看怎么写?”
  “哦,这个字,要这样写,来,师父给你做个示范。”说着,张富贵拿起来字,挥挥洒洒地写了一个大字,那是气势磅礴,干净有力,浑然天成,就象张富贵这个人一样,气宇轩昂。
  “好,好字。”这是个女声,这女声清脆而且听得出很兴奋。
  张富贵侧头一看,不知何时二骝他妈挤了过来,端着这字,好象在端详着字,仿佛在端详一个男人,虽然她不识字,可看到这么漂亮的字,也不禁叫好。
  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了她也不会相信,这可看起呼呼的人物,被自己用扫把赶过的人物,竟写得这么一手好字,她转头看了看他,眼里饱含着敬佩和冲动,但一对上张富贵如火般的眼光时,她的脸又红到了耳根,赶紧偏过头去。
  张富贵看看,再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总不能当着徒弟的面干了他老娘吧?那他这个师父也太缺德了吧!还是赶紧走吧!
  于是他拍了拍二骝的肩膀,“二骝,你慢慢练,今天就练这几个字,照着师父写的,反复地写,各写一百遍。”
  “啊……”二骝一惊看着张富贵,“师父,太狠了吧!一百遍,手不是要写得出泡了”

  “哦,嫌少了,那两百遍。”
  “啊……,怎么越讲越多啊!”
  “是不是还嫌少啊?”
  二骝赶紧摊手,“够了,够了,两百就两百,早知我就不吭声了。”二骝委屈地咬着笔头。
  张富贵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傻小子,要写出好字,就得勤学苦练,来,别苦着脸,给师父笑一个。”
  二骝勉强地笑了一个。
  旁边的牡丹见状,扑哧一笑,对着二骝说,“也就你师父,治得了你,哈哈哈,现在看你还野不野?”
  不经意转脸看到了张富贵,马上她的笑就嘎燃而止,气氛尴尬了起来。
  “呃……”张富贵尴尬地笑了一下,“二骝你练着吧,师父还有事,先走了。”
  “就走啊,师父?”二骝不解。
  “对呀,吃了午饭才走了,嫂子,给你弄几个菜。”牡丹赶紧留住他。
  张富贵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她清瘦的脸和身形,心想,我再吃你一顿,你们自己吃什么?但他嘴上是这么说的,“看,天色还早,我村委会上还有事,有点急,得先走了,下次再来吧!”
  “哦。”母子俩应道。

  张富贵拍了拍二骝的肩膀,“傻小子,好好照顾你妈,她为你可吃够了苦了。”说着,他怜惜地看了一眼牡丹,就大踏步走了,他走得很潇洒。
  母子俩看着张富贵的背影远去。
  二骝手伸出一个八字放在自己的下巴上,喃喃自语,“瞧,师父的背影真帅,真有男人味,我要是能像他那样就好了。”
  牡丹也用手托着下巴,喃喃道,“嗯,他真地很帅,步子还很有力。”说到这她一阵脸红,因为她刚刚的场景,不禁浮想联翩。
  “可不,要是他是我爸就好了。”二骝继续喃喃地说。
  牡丹一喜,竟脱口而出,“你真的愿意他做你爸?”
  “啊……”二骝回过神来,一看老娘说这话的时候竟心花怒放,糟了,她不会对着我师父怀了春吧?“什么呀,你可别打我师父的主意。”
  牡丹被说得面红耳赤,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厚颜无耻的话,“为什么?你不想有个爸吗?”还好,二骝是她儿子,在儿子面前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嘿,我警告你,你别乱想啊!”
  牡丹试探性地问他,“如果把你师父找过来当你后爸,我说是如果,如果,你愿不愿意?”
  二骝火了,“我再说一遍,你别打我师父的主意。”
  牡丹有些不悦了,“为什么呀,不是你说,他要是你爸就好了吗?”
  “因为……,因为……,他有心上人了。”
  “啊……,她是谁?”牡丹紧张不已,醋意澎湃。
  “她是……”二骝想起,张富贵跟他说过,小莲那事,他要绝对地保密,包括她妈都不能说,所以二骝立马中断了他的话茬。
  “她是谁”牡丹追着问。
  二骝笑了笑,“这是秘密,我跟师父之间的秘密。”
  “好啊,兔崽子,连妈都要保密吗?”
  “对,师父说了,包括你。”
  “啊……,好啊,你这臭小子,妈白养了你这么多年,满嘴师父长,师父短的,难道妈还不如你师父 ”说着,牡丹用了“一阳指”指着他的脑袋,把他的头都指歪了。
  但二骝却不服轮“那是,你跟我师父比吗?他就是我偶像,你懂吗?”
  牡丹手指一收,一愣,“什么偶像?什么是偶像?”
  二骝嗤之以鼻,“老土了吧!我的偶像就是我崇拜的人。”

  “你说你崇拜他?”
  “没错。”
  “哦,不是坏事,你尽管崇拜吧!妈不介意。”牡丹心里明白,这二骝从小缺少父爱,遇到张富贵这么个优秀的男人,可能是动了想有个父爱的心思吧!只可惜,以前一直把他当傻子,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有眼无珠,他非但不傻,还很聪明很能干,看人家村长都当上了,又写得一手好字,连儿子都崇拜他了,他能不好吗?再加上刚刚在厨房,他那男性魅力,竟让她保持多年的纯洁,一刹那就土崩瓦解,她竟对着他沦陷了。

  他真的好有魅力,比二骝那死鬼爸,有魅力多了,只可惜,一切似乎晚了,她叹了口气“哎,晚了。”
  二骝刚写了一个字,就听见她妈哀叹,扭头一问,“什么晚了?”
  “人家就要娶老婆了。”
  二骝随口一说,“那还早。”
  “你说什么?还早?那就是说我们还有希望?”牡丹心花怒放,还早,就意味,还有时间赶上。

  二骝眉头一皱,盯着她巢红的脸,“想什么呢?你不会真得看上我师父了吧?”
  牡丹这才回到现实中,脸上火辣辣地,“切,谁看上你师父了?胡说八道。”
  “那你高兴什么?脸红什么?”
  “我有高兴吗?我脸红吗?”
  “你自己照镜子看看,都老太婆了,还脸红。”二骝不屑在说。
  “谁老太婆了?”说着,牡丹揪起二骝的耳朵,恶狠狠地说:“你说谁老太婆?”

  “啊……”二骝一惊,母老虎又发威了,“哦,你听错了,我说,你好年轻,好漂亮。”
  “这才差不多。”牡丹嘴上一笑,手上也跟着一松,“算你还识相,好好练字,不然告诉你师父。”
  “好,我练,、别告诉我师父。”二骝说着,马上练字去了。
  牡丹扑哧一笑,“总算有人能治你”,她扭着屁股走了,心想,要是把张富贵给夺过来,做二骝他爸就好了,一家人该多幸福,可是人家有心上人诶……想到这,她难过了起来,津神颓废,象蔫了的花儿,不一会,又津神百倍,像被注了兴奋剂,“这不还早吗?我是老虎,我怕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