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5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未落,小钺的身上陡然迸发出一股冲天杀气,萧晋甚至能感觉到其中似乎还隐隐的藏着些许快意,稍微一想,心里便开始苦笑。
  这姑娘自从跟了他,就总是被告诫不要乱杀人,砍胳膊砍腿的时候都少之又少,早就憋坏了,此时终于解除了禁锢,怎么可能不开心?
  突然间,贵宾室内刮起一道寒风,弯月再现,自上而下劈向那老头儿的面门。老头神色大变,一掌将身旁的晁玉山推开,同时手里长剑如蛟龙出海,直刺小钺心口。
  因为小钺是身体前冲,使得又是劈砍之式,而老头儿站在原地,长剑直送,自然占了以逸待劳的便宜,如果她不收招躲开的话,必然会比老头先一步受创。

  也就是说,老头儿是在攻敌必救,待对手躲避之后再寻机攻上占据主动。
  这是华夏功夫最最常见的打法,也是最正常的打法。然而,小钺学得不只有华夏功夫,她也不是正常的人。
  她是专门为主人而生的超级玩偶,主人的指示就是她的一切,至于自己的生命,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入胸口,她的刀却没有丝毫要变招的意思,老头儿的目的是杀人,自己却是万万没活够的,所以登时心头大骇,再顾不上什么攻敌必救,慌忙举起手臂,用剑去格她的刀。
  就在这时,小钺的刀动了,如一道流星一般,陡然从老头儿的头顶收回,然后自下而上没入了他的心口。
  老头儿僵在原地,眼球突出,神色如在梦中,似乎根本无法相信自己两招就败给一个小姑娘的事实。
  不过,他的迷茫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钺已经抽出了长刀,然后手臂横向一挥,收刀入鞘,动作干净利索,酷劲儿十足。
  下一刻,老头儿的脑袋掉落在地上,表情永恒固定,脖颈处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又化作雨点落在晁玉山等人的脸上、身上。

  晁家在庆州作威作福了几十年,因它而死的无辜生命早已数不胜数,对于晁玉山以及他的这些手下而言,杀个把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一颗鲜活的脑袋骨碌碌滚到脚下,鲜血如急雨一般坠落的场面,却是他们人生中的头一遭。
  所有人都傻了,神色与地上老头儿的表情如出一辙,没人能够接受这就是现实。
  “喂!你要是想吐,麻烦去卫生间吐,这屋里光有血腥味就够了。”
  萧晋的话还没说完,宫妙恬就捂着嘴冲进了卫生间。

  不错,小姑娘竟然还能跑,胆子还是有一点的,幸亏之前就已经吓尿过了,否则的话,牛仔裤湿透的场景,一定非常酸爽。
  “萧晋你……你怎么敢……”
  宫妙恬的动作惊醒了众人,晁玉山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脸色苍白如纸。死去的那老者是已经为晁家服务了三十多年的老供奉,早已与他的父亲称兄道弟,在家里是连他都要叫声伯伯的存在。
  他知道萧晋的功夫很好,怕身边的人不够看,来之前特意叫上了这位老供奉,原想着萧晋就是一小屁孩儿,就算功夫再牛,也肯定干不过这位浸淫武道几十载的老爷子,可打死他也没有想到的是,萧晋压根儿就没有出手,一个小姑娘就搞定了。
  最最关键的是,这位老爷子是晁家目前仅剩的一位供奉,而他的死,则意味着能代表晁家传世大族底蕴的最后一件东西,也被他给败掉了。
  然而,他觉得自己损失惨重,可萧晋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是微笑望着小钺,问:“爽了吗?”
  小钺抿了抿纤薄的唇:“还差点。”

  萧晋无语,只好说:“之前我还有一个命令,你是不是忘了?”
  小钺眼睛猛地亮若星辰,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急射而出,一把揪住那个之前夸萧晋“极品”的瘦高男人的头发,另一只手的指尖出现一枚柳叶似的刀片,伸进他嘴里随便一剜,一根口条就伴随着他的惨叫声掉了出来。
  这一幕吓得众人纷纷后退,甚至有人掏出了枪,却没有一个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瘦高男人跪倒在地上,捂着嘴发出女人般尖利的惨嚎,可能太难听,原本已经转身的小钺飞起脚尖,又将他踢昏了过去。
  “过来过来!”这时,萧晋朝小钺招手说,“先别忙着把刀收起来,多脏啊,总得好好清洗过才行,刚才你砍头的那把刀就没擦,回头刀鞘还能要吗?真是的,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这么邋遢。”
  小钺走过来,将手中的柳叶小刀递给他,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用顶级威士忌为自己仔细的冲洗刀面,眼神平静且温和,完全没有了之前要杀人时的那种锋芒。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你刚才动手的时候笑了吧?!”洗完刀,萧晋一边用纸巾擦拭,一边问道。
  小钺微微一怔,摇头:“没有!”
  “你迟疑了,那就是肯定有!”萧晋把擦干净的小刀还给她,抬脸看着她的双眼说:“刚才动作太快了,我没看清,回头等事情办完了,你再笑给我看好不好?”
  “你想看我笑,现在就可以。”

  “不一样,我要看的是你发自内心的笑容,不是服从命令。”
  “对不起先生!这个不是我能控制的。”
  萧晋无语摇头:“你呀!要是能和小戟中和一下就好了。”
  小钺不理他了,收起刀站回他的身后,看都不看晁玉山那几个掏出枪的手下一眼。
  “呦!还有枪呐!”仿佛才发现一样,萧晋笑呵呵的说,“晁家果然是传承了几百年的老牌家族,底蕴不凡,连小喽啰都配了枪,不像我,心爱姑娘手里的刀都是她自己带来的。”
  这话像是提醒了晁玉山似的,他扭头就冲手下们大叫起来:“开枪!快开枪!打死他们!打死他……”
  话没能喊完,他的那些手下们也没有一个敢举起枪的,因为就在此时此刻,他的后脑勺上已经顶了一把枪。
  “晁玉山,你叫啊!倒是接着叫啊!”晁玉贤死死的用枪口顶着晁玉山的脑袋,神色狰狞道,“你个王八蛋!我妈虽然出身不好,但她也是你的长辈,你竟然那样对她,还是个人吗?”
  晁玉山整个人都发起抖来,不敢扭头,只能眼珠子拼命的往后瞄。“晁玉贤,你是不是疯了?我是晁家长房嫡系,是家族的下一代继承人,你竟敢用枪指着我,就不怕连累你家所有人被晁家世代唾弃吗?”
  “长房怎么了?继承人又怎样?”晁玉贤的枪口用力磕着他的脑袋,双眼里充满血丝,看上去真的像是已经疯了。
  “老子一样姓晁,身体里一样流着先祖的血,凭什么你个白痴因为你爹是晁弘方就可以耀武扬威?老子的太爷爷也出身晁家嫡系,凭什么就要被你随意欺辱?你不是很吊的吗?再吊一个给老子看看啊!”
  晁玉山听出这家伙是真的敢弄死自己,心里最后一点来自族长父亲的底气瞬间就消失无踪,颤声恳求道:“玉贤,好堂弟,之前是堂哥错了,我向你道歉!
  大家作证,从今往后,我会待你母亲和我母亲一样,这间赌场……不,整个玉山餐饮娱乐公司,我都交给你打理,好不好?你先把枪放下,有什么话咱们好好商量,行吗?”

  日期:2018-07-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