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8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牡丹听到了后面的脚步,不回头,却用余光看着后面,果然是张富贵跟上来了,她娇羞不已,脸上被开水烫了一样,好烫,但却任由其跟着,嘴角嫣然地笑着,心里很甜,仿佛刚刚喝那糖水的不是张富贵,而是她。

  牡丹进了厨房。
  张富贵像中了邪一样竟大胆地跟了进去,也不管徒弟在练字。
  牡丹把碗放在灶台上,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半瓢井水,倒进了刚刚那个张富贵喝过的大碗里,然后从柜子里把那袋白糖拿了出来,正要往大碗里倒糖。
  张富贵赶忙跨上两步抓住她倒糖的小手,“嫂子,我不喝了”

  牡丹惊呼了一声,“啊”,因为她的小手被他的大手抓在了手里,他的大手粗犷有力,她的小手被他抓得好舒服,其实早就外面她就有这种舒服的感觉,只不过,有二骝在场,她只好装疼了,“你怎么进来了?”她装着不知道他跟进来。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进来的,只觉得你浑身上下对我有一股天然的吸引力,像磁铁一样,把我吸了进来。”其实张富贵说的全是实话,很朴实的大实话。
  但在牡丹的心里却像一首情诗,让的心儿起了涟漪,慢慢地扩散开来,哇,他的嘴巴太会说话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听起来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呢,听得我耳根发轮,听得我心儿癫狂,听得我就想拥进他的怀里,但是我不敢,如今就差一个偶然。
  牡丹期待着那个偶然出现。
  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张富贵抓着她小手,而她的小手抓着那包糖,两人靠得很近,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两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和粗重。
  她的小手微微抖着,她手里的糖,就要掉地上了。
  张富贵的大手突然放开了她的小手,抓住了那包糖,他把那包糖,放在了灶台上,“嫂子,你那样拿着,糖会撒掉的。
  “哦,”牡丹回过神来,不过刚刚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她恨自己为什么还那么害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可以倒在他的怀里,可是她就是没有倒下去。

  为什么她做不到?
  老公跑了,娶了别的女人,孩子也大了,她该为自己考虑,该享爱一下天伦了,可为什么她没有那个勇气?她胆怯、羞涩,怕丢面子,怕被拒绝,原来她的脸皮还是那么薄。
  “嫂子,你怎么了?”张富贵看牡丹发着呆就问。
  “哦,”她的脸上火辣辣,她用小手一摸,糟了我的脸怎么这么烫。
  她的大红脸,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嫂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她心里在骂,傻小子,我为什么脸红你还不知道,看样子,他真有点傻气,要是等他主动,一年也不会有结果,可是我没有勇气主动啊,怎么办?她的神情慌张了起来,想不到办法。
  “嫂子,你到底是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哦,对”这话,张富贵倒提醒了她,我装。

  “哎哟,我头晕,好晕”说着,她的身子就要倒。
  张富贵一看,嘿,机会来了,他赶紧跨上一步,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只觉她的腰部柔柔的,热热的,甚至有点烫,张富贵一惊,“嫂子,你身子发烫,是不是发烧了?”
  “是,我是发烧了,好烫,你摸摸我的脸。”她倒在了他的怀里好舒服,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触碰着他结实的身体,心中燃起一种发自心底久违的那种渴望。
  “好”张富贵伸手摸着她的小脸,“果然很烫,嫂子,你真的发烧了,要不要带你去诊所看看”
  张富贵的大手摸着她的小脸,摸得她的脸很舒服,却也让她心惊肉跳、想入非非,她娇喘了起来,身子微微颤抖着,目光逐渐变得灼热,她好想……
  “嫂子,这样不行,发烧要去看的”张富贵有些焦急。
  牡丹却呢喃着,“你看就行了。”
  “我又不是大夫,我看有没有用”
  “嫂子需要你解一下火。”
  “我……”张富贵被她给弄糊涂了,只觉她全身轮轮的、热热的,她的身子像蛇一样扭动着,杏眼也迷离着,嘴里嗯嗯啊啊的。
  张富贵看着她的现状联想到玫瑰和荷花,“啊……,嫂子,你是不是想男人了?”
  “嗯……”牡丹似乎全身没有一点力量,连说话的声音也没有。
  张富贵一惊,这牡丹嫂子果然想了,说来也是,她身边除了她儿子又没个男人,想男人是正常的,只不过这还真是时候,恰巧碰在了张富贵的手里,张富贵嘿嘿一笑,那还等什么,从看她第一眼开始,就想着能跟她有点什么了,这会,真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误打误撞,“嫂子,你可考虑清楚了。”张富贵还是要提醒一下她,趁人之危不是他的风格。
  牡丹已经娇喘连连了,还考虑个球啊!现在是到了享受的时候了,再过几年,老娘老了,要享受也没那劲头了,她实在熬不住,用动作来回答他,只见她一条柔臂勾到了他的脖子,小手抓他的头抚摸到了下,便把他的头给勾了下来,对上了自己早就火热而口水涟涟的樱桃小嘴。
  到这时,张富贵也不客气了,牡丹已用她的行动回应了他,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两人的嘴巴碰在了一起,相互吻着。
  “呜……”牡丹沉浸在这,激情和火热里难以自拔,她的小手开始四处摸索,探进了他的裤子,当碰及他的坚挺,她浑身一颤……
  “师父,你来一下。”二骝的声音打断了张富贵和牡丹的好事。
  牡丹这才猛然惊醒,如触了电似地从张富贵的怀里跳了出来,脸色巢红,瞧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下身湿了一大片,粘粘的,身下却如撒了泡尿,她居然隔着衣服就谢身了,她羞得无地自容,转身跑了。
  张富贵追到了厨房门口,却见牡丹跑进了卧房,然后门也关上了。
  张富贵也能很难堪,因为他的裤子被什么东西高高顶起,这样怎么出去见人,若是被二骝看见了,恐怕是让他起疑心,哎,真是的,咋就跟做梦似的,不知道外面还有个小伙?
  那二骝见张富贵没回应,又喊道,“师父,你来一下。”
  张富贵这才探了个头出来,回应着,“诶,你们家厕所在哪,我先小便一下说就来。”
  “哦,大门的右边。”
  “哦,知道了。”张富贵一出厨房就背对着二骝,朝厕所走去。
  二骝觉得奇怪,怎么他那么一喊,他妈跑回了房间,而师父却往厕所而去,这是怎么回事?但二骝这人,别看长得人模人样,头脑却非常简单,他根本不会多想,便又认真地练起字来。
  张富贵撒了泡尿,才给自己消了肿,这才缓缓地走了回来,一边走,一边还瞄着对面牡丹房间,却见窗子里一双充满渴望的眼睛也在看着他,那眼睛满含着春波像望夫石一样望着张富贵。

  日期:2018-09-26 1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