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8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也知道这样不大可能,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但杯里的好茶不能浪费了,他得喝干净。
  于是独自在那喝茶,喝完了茶,见雪梅也没回来,看看,他也该走了。
  于是起身就走,这时候,雪梅拉着孩子进来了,对着张富贵笑着说,“这孩子,不太懂事,我劝他几天就好了,我和你的事就这么定了,我听你的,先谈谈,你可不许找别的女人哦。”
  “哦,好,那你慢慢劝吧,我也该走了。”

  “好,有时间多聚聚,散个步,喝个茶什么的,多交流交流,应该就是谈吧!”
  “对,应该是这样的吧,好,我先走了,先把你孩子搞定再说吧!”
  “好,我一定搞得定他。”
  张富贵朝她点点头,走了,一边走,一边想,这个雪梅也真是可怜,没想到她嫁人也没嫁到什么好鸟,现在离了婚,一个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啊!本来,有个娘家可以靠靠,结果呢,被他这么一计,树张富贵深的老村长竟一夜间就垮了,本来是全征对老村长的,却无形中,伤及了雪梅,这是他没想到的事,怪不得她急着嫁他,往后,她们娘俩的生活都成了问题了。
  想到这些,张富贵心里难过了起来,反问自己,“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份了?”
  原来报复老村长就是为了雪梅,可是你把老村长给弄走了,反而又伤害了雪梅。

  这算什么回事,既为了她,又害了她,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弄这么多事了。
  只是事情已经这样,往后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雪梅,张富贵眉头紧锁。
  张富贵从雪梅家出来,见时间还早,今天地里又没什么活,想想还是去玫瑰家看看,这娘们自从两人几天前睡过之后,就不怎么理人了,但在村委会上,她还是鼎力支持他当这个村长的,所以光凭这一点,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玫瑰,心里分明是有他的。

  于是他便往她家走去。
  但经过二骝家门口时,却被二骝给拉了个正着,“师父,今天该教我写两字吧!”,说着,二
  溜把他往家里扯。
  “这……”张富贵本来要去看玫瑰的,却被二骝给拉进了院子。

  “妈,看茶,我师父来了。”二骝叫了起来。
  “谁呀?”二骝的妈,董牡丹从里屋走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只见她一身青布衣服,肩上头各打着一个补丁,看样子,日子过得苦啊,但模样却清秀,几缕流海下,是一张有些清瘦但风韵不减的脸,眼睛、鼻子、嘴巴统统不大也不小,很适中的那种,这些五官单独拿出来就平平无奇,但整在一起,就有些特别的味道了,另有一番姿色,只是脸色有些偏黄,应该是生活困难,营养不良所致,张富贵一看就觉得她很可怜,是啊,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个儿子,这么多年,不客易啊!

  她跟秀花不一样,秀花是寡妇,没人敢娶秀花,倒是真的,可是这牡丹,模样也不错,老公只是跑路了,可是她为什么不改嫁呢?这对张富贵来说,是个迷,有机会得问问她。
  牡丹已经看到了张富贵,一愣,“哦,你怎么到我家来了?”,她似乎不欢迎张富贵的到来。
  “牡丹嫂子,好。”张富贵忙向她问好。
  “妈,这就是我师父”二骝高兴地说。
  “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师父?”牡丹一愣,接着把二骝拉到一旁。
  “我说,二骝啊,他一个傻乎乎的,能当你师父吗?你可别学傻啰,妈我这后半辈子可指着你了”牡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算小,距离也不远,竟传到了张富贵的耳朵里,在牡丹看来,他张富贵真是傻子,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也不避讳他。
  张富贵只是傻呵呵地笑着,无所谓,人家说他傻,他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习惯了,哪天人家不说他傻,他还反倒有点不习惯呢,而且他这傻相还容易迷惑人,特别是对手,容易轻视他,他以傻为傲。
  “妈,那你说,我是以前好,还是现在好。”二骝就问。

  “你?”
  “对。”
  “你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原来叫你做事,你就知道玩,经常跟人家打架,还偷人家东西,老是不听妈的话,让妈生气,这几天你好象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妈叫你做的事,你都很认真地做了,有时还抢着活干,儿子,你变了,你终于长大了,懂事了,妈高兴啊!”说着,牡丹高兴地流下了热泪,儿子终于懂事,她这么多年再苦再累都值了。
  “可你知道是谁的功劳吗?”
  “谁?”牡丹小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
  “呶,就是在你看来傻乎乎的那个,嗯,他现在还在傻笑,笑得很可爱,很天真。”二骝用嘴呶向正在傻笑的张富贵。
  牡丹顺着他的眼睛看去,“你说的是张富贵。”
  “对啊,他就是我师父,除了你,他是这世上我最敬佩的人。”
  “什么?”牡丹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着,手伸过去,手背放在二骝的脑门上,“儿啊,你有没有发烧啊,说糊话了。”
  “那你的手正摸到我的脑门,你说我有没有发烧啊!”
  牡丹摸了摸他的脑门,又摸自己的脑门,她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该信了吧!”
  “儿啊,你是不是糊涂了?”
  “我糊涂?人家都当村长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你说这傻张富贵当村长了?”牡丹目瞪口呆,也难怪两耳不闻外面的事,又不跟人打交道的牡丹,消息闭塞,她什么也不知道。
  “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人,这事啊,全村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
  “真有这事,嘿嘿,奇了怪了。”
  “你不信?”
  “这跟天方夜谭一样,儿啊,你不要逗我玩了,你赶紧把他带出去,妈还要干活呢。”牡丹竟下了逐客令。
  二骝急了,“妈,人家好不容易把师父领家来,你却要赶人家走,我不干。”
  “臭小子,你又不听话了吧!”牡丹气上心头,“这才刚好了几天,你又要学坏了,你不赶是吧?”
  “对,我不赶,你打死我,我也不会赶我师傅走。”二骝大声道。
  张富贵依然傻呵呵地,他倒要看看,这个牡丹嫂子,要把他当傻子,当到什么时候。
  “好,你本事了,你不赶,我赶。”说着,牡丹跑进了大厅,很快又出来了,手里多了一把扫把,一下子奔到了张富贵的面前,扫把举得老高。
  “你走不走,不走,我打你了。”牡丹凶巴巴地说,她这会就像只母老虎。

  “嫂子,你别激动,你如果不欢迎我,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的。”说着,张富贵调头就走。
  “师父,你别走啊!”说着,二骝追了上来,但张富贵已经快步出了门。
  这时有个过路的,一见张富贵就很有礼貌地说,“村长,好。”
  这话正好,让牡丹给听见了,她一惊,他真是村长?她的脑子像被电击了一样,怎么会?一个傻子能当村长?她手里的扫把“啪”地掉在了地上,这下闯祸了,要是得罪了村长,那以后就有苦头吃了,她追了出去。
  还好,二骝拉住了张富贵,牡丹跑了过去,“村长,对不起,我错了。”她气喘吁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