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鱼趴在他身上痛哭了起来。鸭屎走过去,用手合上他的眼睛,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完成。他就这样睁着眼睛,死在了床上。他死去不久,双眼流下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汪泪水。鸭屎并不知道这一汪泪水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清楚,屎壳郎走得很不甘心。
  血滴蝉等十个弟子走了进来,跪在床前磕头,随后哭了起来。鸭屎立即站起身道:“都停止哭泣,血滴蝉兄,你出去告诉所有其他的弟子和门人,就说我叔已经挺了过来,一时没有大碍,让大家回去休息,一旦有问题,再通知大家过来。”

  老九五步蛇从地上站起来,擦了下眼泪道:“师父死了,你竟然不让我们哭,你算老几?我们大哥还没说话呢,你下什么命令?”
  血滴蝉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下老九,小声说道:“老九,你不能对四爷用这种口气说话。”
  老九道:“我五步蛇眼里只有师父,没有四爷。如今师父不在了,我只有大哥,没有四爷。要么杀了我们,要么放我离开。我绝对不服从一个小毛贼的发号施令。”
  鸭屎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走到血滴蝉身边道:“这么忠诚的兄弟,得重用。他说得没错,叔死了,你得承担更多责任。我不过是替我叔照顾下我妹妹,顺便打理下琐事。帮内的事情,还得你说了算。你不会拒绝吧?”
  “全凭四爷差遣。”血滴蝉道。
  “咱们是兄弟,别一口一个四爷的。叫我鸭屎就好了。我叔死了,消息一旦走漏出去,这就意味着上海帮又少了一位劲敌。杜老板没有了,我叔也没有了,东北帮会认为,这是对我们总攻的机会。我不是不相信兄弟们,而是害怕万一有人走漏了风声就麻烦了。咱们不能在给我叔料理后事的时候遭受攻击。这事要秘密。俗话说,君不密失臣,臣不密失身。”鸭屎铿锵有力地说道。
  血滴蝉是个明白人,他想了下说:“四爷是师父的接班人,大家待四爷犹如待师父。四爷不会亏待大家的。大家就按照四爷的要求做,不得多嘴。”
  血滴蝉出去告诉其他的人,说师父已经挺过来,让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该做什么做什么,先散了。随后,鸭屎与大家一起,为屎壳郎换上了寿衣,将他抬进了冷冻水晶棺。
  “三日后就火化,随后将骨灰供起来。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将骨灰送往老家。这是叔的遗嘱。”鸭屎说道。其他人没有表示异议。
  “咱们十一个人,加上简鱼,算是十二个人,在这三天三夜轮流守灵。白天,每个时间段一个人在就好。晚上,一次至少来四个。在此期间,无论大家多么悲痛,切忌冲动。不要让外人看到,尤其不要让东北帮看到。”鸭屎道,“天明我先回去,处理一下我那边的事情,等天黑了,我再过来。我不在的时候,所有人听血滴蝉的,不得有任何个人行动,不然血滴蝉就按照帮规伺候。”

  鸭屎说完后,没有一个人响应,就连血滴蝉也慢了半拍。鸭屎走到大家身边,大声质问道:“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微弱的声音说道。
  “大声点。”鸭屎怒道。
  “听到了。”血滴蝉带头,大家齐声道。

  鸭屎脸上的怒气立即消失,随后平和地说:“辛苦大家了。等办完这些事情,我会仔细考虑大家近些年的贡献,给大家论功行赏。”
  鸭屎的最后一句话非常关键,这句话让几个有点动摇,不知道自己前途在哪儿的弟子,也产生了期待。他们并不知道鸭屎会论什么功,行什么赏赐,所以有期待。至于到底是什么,鸭屎也没有想好。但是他清楚,如果不给点利益诱导,没有人会为自己卖命。
  天明后,鸭屎送简鱼回去。车开到简鱼小区附近时,她执意自己走回去。鸭屎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走回去吧,我看着你进社区。”
  “不用,你先走吧。”简鱼道,“晚上你还要过来呢,赶紧去休息。”
  “我晚上七点来接你。”鸭屎道。
  “好的。”简鱼说。
  “孩子几岁了?”鸭屎问道。
  “8岁了。”简鱼笑着说。
  “我叔的事,你也别太难过。”鸭屎叹口气说,“生死都是天命。”
  “我已经难过很多天了,送他走了,我反而轻松了很多。我知道,过几天,我还会继续难过,只是现在好些了。”简鱼道,“我没跟孩子说。我先生也只是一知半解。所以,不方便你去我家。”
  “我明白。再见。”

  “晚上见。”
  鸭屎坐在车里,目送简鱼进了高档社区,随后点头让司机开车回怀义堂客栈。
  刚走进客栈,鸭屎发现鸡头米正气冲冲地训自己的两个弟子。他见鸭屎走了过来,于是对弟子摆了摆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两个弟子赶紧跑了出去。

  “你不是被那个小妖女拐走了吗?”鸡头米冷冷地说。
  “她不是妖女,她是我堂妹。师父的事情是个意外,你不要再追究了。”鸭屎道,“我有新的事情与你商量。”
  “好吧。既然是你妹妹,我还能说什么?”鸡头米道,“我也有事情与你商量。”
  “什么事情?”鸭屎问道。
  “来,看看地图。”鸡头米将地图摊开,放在了桌子上。
  鸭屎走过来,看了下地图,发现上面标记了一个岛屿。这个岛屿不是很大,管辖权有点模糊。鸭屎仔细看了看,并没有看出特别的地方。“你要我看什么?”
  鸡头米拿手指了指那个岛道:“东北帮买了这个岛。他们在上面建了一个小基地。三个孩子都在那里。”
  “啊?咱们得赶紧行动。”鸭屎着急地说道。
  “唉,怪我。刚才那两个弟子在一家酒馆走漏了风声,而那家酒馆就是东北人开的。这下麻烦了。估计,东北人会对我们先发制人。一开始,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后来,他们查了下,发现我们就是山东怀义堂的人,于是对我们很警觉。”鸡头米道。
  “他们会进攻我们吗?”鸭屎问道。
  “他们可能先拉拢我们,拉拢不成,就会消灭我们。”鸡头米道。
  “如果是昨天,你给我这个消息,我会吓半死。不过,今天,我听到这个消息并不害怕。”鸭屎道。
  “怎么讲。”
  “我有帮手了。”
  “什么帮手?”

  鸭屎看了下鸡头米,随后说:“你能随时哭出来吗?”
  鸡头米一脸懵地说:“没听明白。”
  “我叔死了。你晚上陪我哭一场吧。哭完,我给你配人。”鸭屎说。
  鸡头米想了下,随后说:“没问题,我知道怎么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