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13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倒是饶尊,丝毫没有眼力见,或者是纯心故意,又或者是压根就不把陆东深放在眼里。将手里的白绫一头利落地往台柱子上一捆,那女人就被拴了个瓷实。冷哼,“隐约记得谁说过,陆总的身手也算是机灵,今晚这么一看传闻果然只是传闻。”

  陆东深闻言没愠没恼,从他的神情来看就像是早有预感饶尊会参合一脚,还没等开口,夏昼呛了他一句,“就你能?你能你追个女人追得这么狼狈?”饶
  尊低头看了一眼,衣袖和裤腿都豁了个大口子,是当时那女子夺了他手里的短刀造成的,除此,他全身上下也都是湿哒哒的,确实狼狈。挺
  直了脊梁,在陆东深面前他从来都不是认怂的那个,将手里的短刀扔还给夏昼,冷嗤,“有空还是擦擦你的脸吧,跟鬼似的。”夏
  昼心里早有准备,也任由饶尊数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径直走到“女鬼”面前,偏头那么一瞧,白绫将她两只手腕捆得结实,那扣结打得十分专业。是
  饶尊的杰作。
  曾几何时他跟着她和左时“上天入地”的,练就了超强负荷的户外生存本事,其中最基础的就是打绳结。在户外免不了要攀爬,利用绳索时就要去打防脱结,饶尊的防脱结打得极好,而且还是那种越挣就越紧的打扣法。
  “女鬼”这一路来也没少挣脱,手腕处都有点泛血津了。
  夏昼捏起她的下巴,她一个用力就挣脱了,夏昼干脆扣住了她的脸,这次使了力气,她挣脱不开,只能抬眼盯着夏昼。“

  皮肤有温度,看来是装神弄鬼啊。”夏昼借着戏台上的光亮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子脸上妆容已经被大雨浇得所剩无几,如此面容就看得更是真切了。着
  实漂亮。
  刚刚在地下室打斗时只是看了个模糊大概,却也觉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现在这么一瞧,脸色虽说还是苍白,可五官精致非常,每一处弧度都跟用心雕刻了的作品似的柔美。最漂亮的当属她的双眼,是会让男人看了心有所动的楚楚之情。可
  又是个倔强聪明的女子,楚楚之态中有着不服输,甚至,还沁着不阴不阳的笑。
  夏昼恍惚生出一种感觉来,这女人虽说长得跟她不像,可就是觉得她眼里的一些东西跟她还挺相似。
  是叛逆,是不羁,是落败后的不低头。
  那女人闻言后竟笑了,果真是保持了一份傲骨,她说,“难得一见的天芳师夏昼沧陵的蒋爷,果真是厉害。”
  “看来你对我挺了解。”夏昼道,“原来在祈神山上你就注意我了。”
  “天生天养的气味奇才,我当然要注意了。”女人慢悠悠地笑,“当时你破了我的相思子,走出了鬼八子的气味范围,我就知道我要等的人终于等到了。”“
  所以你故意出现在沧陵天际的江山图前,就是想引起我注意?”

  女人说,“更多的是想知道你要什么。既然有心接近你,想你所想,最是关键。”
  “这么说,你知我所想了?”夏昼冷笑。
  女人微微偏头,盯着她的眼似笑非笑,意味深长,“当然,这世上也许没人会像我一样最知道你想要什么。”夏
  昼收了笑,唇角僵冷,微微眯眼,“江山图上的石料你给了谁?”女

  人从容不迫,“你这么聪明,想不到吗?”夏
  昼瞅了她许久,“果然是季菲,你竟给她卖命?”“
  不。”女人始终在笑,“我需要一笔钱,这笔钱她出得起。”
  “你到底是谁?”夏昼冷喝,“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人性果真是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我的目的不过就是邰国强和你,谁知道,有人做局,甚至局中局,结果现在的场面远比我想得要有意思多了。”女人说着,目光扫过饶尊的脸,又落在了陆东深身上。
  “两位可真是厉害,只可惜,利益之下无真情,否则两位真要是联手,恐怕这商圈都要抖三抖了。”
  “别转移话题!”夏昼冷言。
  女人的目光拉回来落在夏昼脸上,“你能把我引出来,又能引出杀害商川的凶手,要不了多久自然也会知道我是谁,何必我再多此一举浪费唇舌。倒是你这张脸……”她啧啧了两声,打量了一番,“外界都说陆门公子迷恋美色,被巫医所惑,他们都不知道你这张脸皮下藏了多少心思和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不知道陆门公子非但不是受惑,而是他太清楚知道一旦你出手,背后之人必然会浮出水面。这般深情和信任,可真教人羡慕。”

  夏昼沉了沉气,将近几日的上传闻全都过了一遍,很快,笑了,“没想到还是个会引导舆论的女鬼,你想利用商川的死来重翻吴重的案子。”
  “所以说,我对你很感兴趣。”女人道,“我们很像,只可惜,越像的人未必会成为朋友。”
  夏昼不疾不徐,“你想方设法地接近我却又不伤害我,我猜想十有八九是有求于我。只不过我想不通,你怎么一点求人的态度都没有。”“
  我不需要有求人的态度,因为,你只能帮我。”女人道。夏
  昼挑眉,“你太自信了。”
  女人将脸凑近她,一字一句,“别忘了,我在亲王府装神弄鬼不是一日两日了,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我都看见了。”她挺直了脊梁,又笑道,“所以蒋爷,你觉得我还需要求你吗?”蒋
  璃盯着她,忽而笑了,“旗鼓相当啊,我终于碰上一个有意思的人了。”
  这一番话,旁边的陈瑜听得一头雾水,但陆东深和饶尊面色平静,似乎已经跟蒋璃想到了一块。“
  她是杀商川的凶手吗?为什么不把她交给丨警丨察?”陈瑜忍不住问。夏
  昼始终看着女人,“她跟商川的死无关,所以……”她转头看向饶尊,笑得诡异,“交给尊少处置最合适。”
  雨到家时就停了。
  洗完澡后,夏昼就窝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这几天的高度集中加一晚上的折腾和淋雨,她觉得体力严重透支。
  阖上眼睛还睡不着,总觉得自己像是躺在旋转车上一圈圈地转,如有了后遗症似的,身体停下来了脑子却始终高度旋转。从商川坠台事件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事都一一脑中过,不,还有更早的。
  早到商川坠台之前,早到她和他在剧组重逢,早到三年前左时没出事时他们的快乐时光,早到他们在师父那学戏,甚至早到她和他在福利院的时候……他
  说,你就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了。眼
  眶酸胀,一滴眼泪就从眼角滑落,很快洇在头发里。
  陆东深冲完澡后就回了书房,从亲王府到回家这一路,他的手机响了又响。这是他生活的常态,只要手机不关就很少有安静的时候。白天处理国内大小项目事宜,晚上还要跟总部那边开会,整个人就像是陀螺。夏
  日期:2018-12-04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