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1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佼赶紧给龙墨端了份早餐过来,然后笑道:“那就承龙镇长吉言了啊!怎么样,今天还要下村子里去调研吗?”
  “那可不?”龙墨笑道:“村子不比镇上,村民要分散得多。要对他们家里的情况都摸摸底,掌握各家各户的情况,搞好帮扶,解决好问题,这就是我的工作。”
  “看不出来啊,龙镇长这么年轻,本来娇滴滴的平常连太阳都不怎么晒吧,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还要下村子里去,真是太能吃苦了!”林佼忍不住,赶紧催促道:“快,多吃一点儿,这到中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不吃饱一些哪儿来的力气啊!”
  龙墨也不客气,拿起包子就往嘴里塞,突然漫不经心地问道:“沈大叔他们家的鲫鱼你们食堂收的多少钱一斤啊?”
  “五块,怎么了?”林佼好奇地问人道。

  “五块……”龙墨低声念叨了几声,突然说道:“为什么给这么高的进价啊?”
  林佼也没多想,本来都是一个镇上的,面前又是镇长,于是直说道:“大水来之前,天气不是太闷吗?沈大爷他家的鱼塘养殖密度太大,鱼儿缺氧,就翻了白肚皮,食堂那天收了四百二十多斤鲫鱼,原本是收两块钱一斤。第二天送来的半死半活给的三块,再后来活的就收四块。这不是发了大水吗,沈大爷说他们家受灾挺重,鱼都被冲跑了,我妈觉得都是一个镇上的人,该帮忙的时候就得帮一把,反正钱能解决的事情也不叫事,对吧?”

  龙墨听了这话时,心里也是一阵暖,乡镇村的管理比市区县要难很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那么多人有闲工夫听你讲道理,钱,就是道理!
  最直接就是沈老头这一类人,有钱什么都好说,没钱,谁理你啊。
  所以在乔山镇上能碰上林丽和林佼这样的母女,龙墨觉得这应该叫惊喜。
  “佼佼姐,人情不是这么算的,先不说沈大爷家有没有损失,就算有,那也该镇上来补贴。我想了想,这钱啊也不能由你们来承担,以后啊还是按照四块来收取。如果沈大爷问原因,你就说是市场价。”

  林佼听得心头一颤,这新来的镇长是准备干什么呢?犯着嘀咕的林佼忍不住问道:“那沈大爷又跟我妈哭惨该怎么办?”
  龙墨温柔一笑道:“你就说,只要是镇上开证明,证明他是受灾户,这个价格就可以往上提提,记得……得有镇长的条子才可以!”
  林佼脸色一变,惊了个呆,这个镇长看起来柔柔弱弱,个子小小,白白净净的,可是行事风格可是跟她的外在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话说回来,这成本价减一块,一天就能节省两三百块钱,一个月就过万。这是账,得算才行啊。所以听到龙墨这建议的时候,林佼找不到半点反驳的理由。
  见林佼微微点头的时候,龙墨接着道:“对了,听说食堂还收乡亲们送来的活禽,猪肉也是成块成块地直接送过来的?”
  “是啊,镇下头几个村子自家种的菜,养的鸡鸭猪兔都是直接送过来的,价格也跟批发的差不多。”
  龙墨一听,摇头笑道:“差远了,没有免疫章,不是正规屠宰场出来的,这些都算不得正规渠道的食材,我听方长哥哥说,乔山工业镇,将来是旅游性、盈利性的商业区块,工商、防疫部门会重点关注这一块,所以这些鸡鸭等禽畜,佼佼姐,也不能再收了。今天他们来送货,佼佼姐还是接下来,然后就麻烦你告诉他们,从明天起,不敢收了。如果他们想不通,就让他们到镇办公室来找我。这事情我会替他们解决的,而且也不会让食堂的食材供应受到影响。”

  嚯!
  林佼彻底对这个小妹妹服气了,难怪柳冰要让她去跟周芸刚正面,原来战斗力这么爆表。于是赶紧点点头道:“放心吧镇长,等一下我跟我妈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把这些委婉的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们。”
  龙墨冲林佼天真无邪地笑了笑道:“那就谢谢佼佼姐了,以后啊,我们能合作的地方还有很多,要时常约哦!”
  林佼愣了愣,赶紧点头笑道:“好啊,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来,我把电话号码发给你……”

  本来就是年轻女孩子,又是聪明的女孩子,所以很容易就能聊到一块儿去。
  去村子里转不出个名堂来,既然他们躲着不见人,那就让他们来找我好了!龙墨心中得意地一想,扭头直接去临时搭建的办公室去了。
  同一时间,方长敲响了赵雅家的门。
  当门一开时,冷风扑面,只见赵雅那黑色短睡裙被吹得浪舞,肚脐都看到了。
  方长盯得两眼发直,口干舌躁地摇头晃脑地指了指那儿。

  赵雅脸一红,白了方长一眼,轻轻把裙摆翻下去,伸出头来往上下楼梯一看,见没有人,一把就将方长给拉进了屋子,砰地一声关上门,将方长顶在门,居然蹭了几下,就把方长的上衣给蹭飞起来了。
  “死鬼,昨天晚上是不是把厂长给睡了?”
  噗……
  方长一阵气血翻涌,叫道:“睡你个头啊,睡睡睡!”
  赵雅眼神一迷乱,哼道:“好啊,就睡姐的头……”
  还没回过神来呢,方长就被赵雅的头给睡了,一双手扣着防盗门上潦面儿嘎嘎地响。
  “村长……我男人他不会是回不来了吧?”
  严东来满头大汗地喘气道:“这个不好说啊,怎么,你还想他回来抽你啊!”
  说着,啪地一巴掌朝女人拍了下去,只听她啊地嗔叫了一声,马上知趣地转过来正对着严东来,兴奋地喊道:“村长,你好坏啊……能不能别提那个畜牲了!”
  “喊,喊你家男人的名字!”严东来大笑道:“我就喜欢听你叫你男人的名字……”
  “啊,进仓……进仓……”
  严东来在一阵高亢地声音当中,扶不住一哆嗦,顿时软绵绵地败下阵来。
  擦了一把满头的大汗,严东西啐了一口走出粱家的院子,隔得远远的往那蛙田边看去,刚泄掉的火又窜了起来。
  粱进仓这***去哪儿了?昨晚被一群人给上门带走的,看手法,应该不是正规路子吧,要不然怎么会放蛇呢?
  想到这里,严东来一边往蛙田方向走,一边掏出电话来拨通了一个陌生号码,接通后,叫道:“哥,蛙田这一块可不太好办了啊,昨天晚上有人把粱进仓给带走了,电话关了机,到现在人也没影儿。”
  “去哪儿啦?扯什么淡,一个大活人还能消失啦?”
  “我这不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可能是你们系统的人搞的突然袭击啊,粱进仓知道的事情虽然不多,不过他要吐出来了,咱们恐怕不太好办吧?”

  一听严东来这话,电话里的人也紧张了,重重地吐了几口气后,说道:“玛的,清河市的东西越来越不守规矩了,居然跨省抓人!”
  “什么?怎么又跟清河市扯上关系了?那事不都过去了吗?”粱进仓心头一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