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7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你有赵书记支持,其次,你工作做得那么出色,没有不敢不服的,谁要是不服,我建明第一个跟他干,你当,比我当合适,你就当吧,到时候,关照一下哥哥就行了。”
  “这……”张富贵装着迟疑的样子,其实他对这个村长的位置是求之不得。
  小洁C`ha 话了,“二弟,依嫂子看啊,你大哥说得对,这个村长只能有你来当,他当不了,不要干个两天又下来了,被人笑话,得了,二弟,你就别推迟了。”
  张富贵点点头,试到了,这建明不但忠义还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没有野心,这点就不错。
  有斌子和建明的支持,当然还有一个玫瑰,虽然她跟他断了,但毕意有过那种关系,相信关键时刻,她肯定会支持自己的,看样子,他这个未来的村长还是很有盼头。
  “好,既然大哥,大嫂都这么说了,要是我真能当上村长,那兄弟我,这辈子都惦着大哥,大嫂的好。”张富贵说地恳切。
  “好,那咱们,干了这杯,预祝二弟当上村长。”建明举起了杯
  “好”小洁也举了起来。

  “好,那咱们干了这杯”张富贵也举杯相向,三只杯子碰在了一起,接着,纷纷一饮而尽。
  张富贵今天特别高兴,原因很简单,这个村长的位置就快到手了,有些得意忘形,而建明则是因为要背叛老村长有些难过,两个人一悲一喜,但结果都一样,都喝高了,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建明首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张富贵跌跌撞撞嚷着要回家,接着一个柔轮的娇躯扛起他的一条胳膊,扶着他。
  张富贵越走觉得越黑,他笑了笑“到家了”,结果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库上”。
  他喃喃自语,“我的库怎么变这么轮了?怎么还高低不平?”
  孰不知,他睡的那张“库”其实不是库,而是……
  而是一个女人的娇躯,这Ju娇躯不是别人的,正是小洁的。
  小洁本来是扶着他到自己的房间睡个觉,醒醒酒,没想到还没把他扶到库上,便一个踉跄被他压在了地上。
  “呜……,二弟,醒醒,你压着我了。”小洁试图将他推开。

  她这不叫还不要紧,一叫,酒醉的他才知道是个女人,但一看她的脸,很模糊,一会是兰兰,一会是小莲,一会是玫瑰,一会又是荷花,他的脑子很乱,但不管是谁,对昏沉的张富贵来说,都美如天仙。
  张富贵的嘴压了上去,直取她的小嘴。
  “呜……”可怜的小洁两只小手胡乱地挣扎着,但酒后的张富贵,力气更大了一筹,她的小嘴也被封着,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张富贵嘴上亲着,双手却像剥玉米一样,剥着小洁的衣服。
  “呜……”小洁惊慌失措,她的身子胡乱地扭着,想挣脱他。

  可是她的反抗没有一点用,反而剌激了张富贵的那方面,在酒津的作用下,他的身体膨胀得历害,他本能地屁股一撅,双手一扒,退下自己的裤头,便到处乱顶。
  小洁这会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张富贵会对她这样,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丨内丨裤护体。
  就在她惊愕间,只觉一条大蛇从她的一条大腿内侧竟挑开了她的内衣,猛得钻入了她的身体。
  她的身子一下子被充胀,差点就裂开了。
  胡乱中找到方向的张富贵,兴奋极了,他脑子一片空白,只觉是在与玫瑰或荷花在做着那勾当,他的身体根本也不需要大脑控制,本能地反反复复。
  之前挣扎中的小洁,看大势已去,也只有任由他为所欲为,等待他快点发谢完,她的眼角滑下两滴热泪,她心里在说,“建明,不要怪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小洁感觉到一股暖流冲了进来。
  小洁明白,这竟味着什么,她泪流满面。
  张富贵竟在她身上睡着了。
  小洁叹了口气,自认倒霉,还好自己上了环,要不然这善后的工作还麻烦呢。

  小洁使上吃乃的力,这才把张富贵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但现在要做的是,要瞒住建明,他要是知道了,不嫌弃自己才怪,虽然不是她的错,但事实上就是她被张富贵给睡了,这事就烂在她自己肚子里吧,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于是她赶紧把门房给锁上,以防建明突然闯入,接着拿了自己库上的枕头巾,先把自己的两腿间擦了两下,然后是地上遗留下来的液体,张富贵身上的就不管了。
  接着,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再帮张富贵穿上了裤子。
  内心又叹了口气,这他娘的,算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张富贵的错,现在反倒要她自己来善后,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说着她在张富贵的屁股上重重地踢了两脚,也只能做罢,难不成杀了他?杀了他自己也得偿命不是?自己这一死倒无所谓,可是孩子不是没了娘?
  小洁咬了咬牙,哎,算了,就当着被一条真蛇不小心钻进了自己的肚子。
  她拿了根草席铺在了张富贵的旁边,然后把他的身体推了过去,就让他睡地上吧,她也没有这个力气把他搬上库,弄个草席给他已经是仁至义尽。

  小洁心里还在骂张富贵,“你个死男人,老娘的身子居然叫这个半傻子给糟蹋了。不对,他这么聪明早就不是傻子了,那就是混蛋,王八蛋……”
  小洁把张富贵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通,只是不敢骂出声,被建明听见就说不清了。
  然后拉上那用过的头巾,开门出去了。
  见建明还趴在桌子上睡,心里却有种莫名其妙的侥幸,还好,他睡得很沉,啥也不知道,这事,他不知道要比知道要好,也就暂不去管他,用脚盆打上水,把自己关在厨房,洗屁股,她要洗干净,于是洗了一遍又一遍,但她也明白,进去的东西有些是出不来的,她也没有办法,让它去吧,反正上了环,不会怀孕,小洁这样安慰着自己。
  半晌,才搓洗那块弄脏的头巾,她终于明白那句话的意思,哪句?
  酒后乱性呗,要不是张富贵喝多了酒,又怎么会对她这样?对呀,要不是建明非得要请他喝酒,还不断地劝他喝,张富贵又怎么会喝醉?所以怪来怪去,最后兜了个圈子,兜到了建明的身上,事情的根源是建明,张富贵得了便宜,而自己是那个受害者。
  想到这,小洁潸然泪下,她心里委屈死了,为什么偏偏让她遭这种罪?

  但这件事就如雕刻一样,刻在了小洁的心里,挥之不去,头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如何从这种事中走出来,她惶恐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张富贵醒来,已快天黑了,只觉做了一个春梦,他哪里知道他的那个梦是真的。
  日期:2018-09-26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