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1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气呼呼的粱进仓从屋子里提了一瓶百草枯,迈着大步往岳鹏的蛙田边走,这才走了半道,就看到那边的电筒光柱乱晃,有人在巡逻,有人在补网。这个时候下手的话,时间上不太合适啊。算了,调好闹钟回去睡一觉,四五点的时候再过来,保证都特么睡得跟死猪似的,要是没睡,敲昏敲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想到这里,粱进他赶紧回家补瞌睡去了。
  陈斌左手一瓶白酒,右手一瓶啤酒,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唱着小曲。
  “……老司机带带我,乃乃给你摸哦……”
  五十六只蛙,一共卖了八百四。两百块摊位费给了林丽,三百块的牛蛙钱,还赚三百四。方长没有骗他,每天这么卖下去,一个月挣一万很容易。
  陈斌这时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虽然辛苦,也要出去打工,因为拿到钱的那一刻,吐口唾沫在指间数票子的感觉实在太特么爽了。
  一想到这里,扯着嗓子大叫道:“你的乃乃不敢摸,摸了还要三百多,啊嘞嘞啊嘞嘞,啊嘞啊……”
  “啊尼玛个头啊,啊!”
  砰地一脚,陈斌被刚刚出门的方长一下给踹进了沟里去了。
  粱进仓洗了把脸,拧干了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搓着耳朵,然后抹着脖子,再把健壮的下身从胳子窝到后背再到胸腹都依次抹了抹,最后再扯开裤衩子把那粘答答的地方也给抹了两把,顺手将毛巾往脸盆里一扔,搓了两把拧干拿手里,另一手端起脸盆往穿着拖鞋的脚上泼了上去。
  带着那根本不减轻的汗味,粱进仓吧嗒吧嗒走进门,关上门,从门背后提着一把两尺多长的柴刀,放在睡房的门口,左右拖鞋踢掉,跟头熊似的倒砸在床板上,震动感与咯吱声弄得他老婆背着身拧了几下,不耐烦地吧唧着嘴。

  “你啧啧啧,啧个锤子,再尼玛啧,老子一脚踢你出去!”粱进仓扭着身子骂道:“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
  安静了!房间里黑糊糊的一下子注安静了下来。
  要说粱进他他老婆也不是什么善茬子,村子里跟镇上就没有几个人是她没骂过的,稍有一点冲突,当场变身泼妇,一叉腰,骂遍人祖宗十八代,随身携带小马扎,站累了坐着骂,骂累了喝一口水接着骂。
  面对这样的女人,粱进仓从来不是对手,从来不斗嘴,一个字,打!
  此时这个泼妇被怼得没了睡意,虽然气,却连大气都不敢出,死死地握着拳头,牙关子咬得紧紧的,不时,两腿间一痒,凉凉滑滑的一路朝上。

  这女人呼吸一颤,深深吸了口气,轻轻哼了一声,暗想,这死鬼不会是大发善心,今晚准备弄一下吧。
  一想到这儿,那触感更加明显,长条长条的,好有感觉啊,于是倒拐子顶了她男人一下,嗔道:“要曰你就赶紧的,蹭什么蹭,我都受不了啦。”
  不到二十秒就睡得有点迷糊的粱进仓被顶了一下,火一下子就上来了,猛地转过来,一巴掌呼在他老婆的脸上,啪地一声,直接把她给打叫唤了起来。
  “梁进仓,我曰尼玛不过了,你先摸老娘,摸完还打,你是不是神经病,神经病!”
  梁进仓被怼了一晚上,本来就在火头上,一听这话,咦,尼玛胆子还变大了?顺手开了灯,准备活动一下筋骨。
  没想到这一开灯,两人当场懵逼。
  床上至少爬上来十几条的蛇,大大小小,五颜六色,有一条正在伏在的他老婆两腿之间,看样子是准备玩火车过山洞了!
  “啊!”一声尖叫,把房子都差点的抬起来了。
  粱进仓那也不是吃素的,两三脚把床上的蛇全都踢了下去,鞋都不穿,冲到门边,提起那把两尺多长的柴刀回头一刀斩在那床上,直接将他老婆跨下那条菜花蛇给斩成两断,顺手拧起鲜血狂喷的蛇身来,从头部下七寸处,生生用手指破皮抠了进去,把蛇胆给抠了出来,一口扔进嘴里,整个儿吞了下去,嘴角带血,抬脚猛踩,将另一条蛇头踩扁,恶狠狠地叫道:“我曰尼玛,跟我玩这一套,老子今晚上不把你们这些狗曰的手手脚脚全废了,你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话音未落,粱进仓提着刀,在屋子里一阵疯砍,将几十条蛇全部给砍断,横刀拉门朝院坝里冲出去,这模样一看就是要出去砍人的阵势。
  只是他的头才刚伸出去,砰地一声闷响,脑子嗡地一下,耳鸣头晕,外加鲜血横流,连人带刀重重地倒了在了地上。
  一瞬间,梁进仓的头就被黑面罩给罩了起来,紧接着,那粗壮的棒子猛地砸在粱进仓的手腕上,噗……骨头应该碎了,手与刀分离时,人被直接拖出了院子。等到里面的泼妇冲出来的时候,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只剩剩阵阵尖叫声,吵得下湖村不得安宁。
  陈斌被一脚踹进沟里,再艰难地爬起来的时候,刚准备张口骂人,看到方长一脸嫌弃的样子,顿时闭上了嘴。
  三辆越野车停在方长的身后时,方长冲陈斌骂道:“滚回去睡觉,挣两个臭钱就特么臭显摆。”
  骂完,方长拉开车门坐上了车,一路朝山坡上面开去。
  停车后,朱集和小地主从车上跳了来拉开后备箱,把人从里面拖了出来,直接给捆在那废弃的钢铁设备上。
  方长看着他那条废了的手,问道:“谁打的?”
  另一辆车上,跳下来一个胖子,左手鸡肉卷,右手香辣鸡腿堡,左一口右一口地咬着,漫不经心地冲方长喊道:“老板,是我废的,集吧哥说废了他,今晚宵夜随便吃。”

  方长哭笑不得地看着朱集,心想,怎么把野猪佩奇给招揽过来了啊?这家伙可是个危险份子啊。
  不过方长现在可没工夫关心这事儿,顺手把头罩给扯了下来,然后坐在梁进仓的面前,笑道:“下湖村一霸,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梁进仓知道自己栽了,看看眼前这阵仗,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世界本来就这样,善怕狠,狠怕恶,恶怕不要命的,粱进仓不知道方长是哪一类,但是他自己是不想死的。
  “小兄弟,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误入歧途啊!”
  啪!
  小地主反手就是一大嘴巴抽他脸上,骂道:“卧草尼玛,知道误入歧途的歧字怎么写吗?你特么还是个文化人,让你当石匠还真特么浪费人才了,你干脆去雕墓碑吧,在你墓志铭上写,生得伟大,死得草蛋!”

  粱进仓被一嘴巴抽得没脾气了,边边点头道:“各位大哥,大哥,英雄,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放我一条狗命!”
  方长摆了摆手,示意小地主别闹,点根烟抽完,再点根烟,这安静的气氛让梁进仓紧张得血压都上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方长灭了烟头,把几包早就准备好的抽纸一张张地扯出来。走到粱进仓的后面,一把扯住他的头发,一张面纸直接糊了上去,水一泼,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只见粱进仓全身一绷,脚下狂蹬,脖子两侧的动脉血管鼓得高高的,整个人感觉都快抽过去了。
  方长默默地计着时,凭感觉差不多了,然后一把薅掉纸巾。
  粱进仓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狂喘起来,这一刻他才知道无时无刻在供养他的空气是多么多么……的宝贵。此时,他的裤子已经尿湿了。
  然而,深夜的活动才刚刚开始!

  “老板,你歇会儿吧,我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