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1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方长的话,再看看这魔鬼筋肉蛙卖得火爆,岳鹏重重点了点头,气势汹汹地往村子里走,今晚把刀磨快一点,抓住谁,就特么剁谁。
  “走吧,我送你回家!”方长等龙墨刚把一只蛙吃完后,冲她笑道。
  龙墨咬了咬嘴唇,红着脸道:“方长哥哥,魔鬼筋肉蛙这名字是谁想的啊?太贴切了,真的好好吃哦!”
  方长嘿嘿一笑道:“我还没看出来,你是个小吃货呢!”
  龙墨笑得很甜,少女般清灵的目光带着一丝爱慕地看着方长,如果这个时候,他能刮刮自己的鼻子,或者捏捏自己的脸,那么一切就完美了。
  带着这种复杂羞涩的心情,龙墨乘坐方长的爱车来到大伯家的小区外。
  时间好快啊!龙墨深深地吸了口气,享受着这种气氛,还不想下车,一扭头时,发现方长正直勾勾地看着她,四周的黑暗让人不知觉她的脸已经红得像浸血一般,连耳根子都在发烫。

  纠结了好长的时间,龙墨终于伸出手来,指尖在方长那额头边的伤口周围轻轻抚触了一下,哼道:“方长哥,你要好好保护自己,我看到你受伤,心里……心里很难过!”
  说完,龙墨开门就跳下车去小跑进了小区。
  目送她远去,方长走下车,没有立时离开,而是靠在车门上点了根烟,才抽了没两口。
  三个人从转角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杵得近了一看,小地主张口大叫,“卧草,这么大一个血包,谁胆子这么肥上赶着去给阎王爷当上门女婿啊?”
  啪!
  赵海一巴掌将小地主推了个狗吃屎,踉跄着往边上歪了好几步才站稳。
  只有赵海知道,方长这时全身所散发出来的杀气是针对所有人,谁惹他谁完蛋。
  一个冰袋交到方长手里,方长顺势冰敷着伤口,说道:“海子就别去了,今晚的事情交给小地主和牛集吧!”

  “朱集朱集,老板,没有吧……老板,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小地主兴奋地活动着手腕,整个人都情绪高涨地喊道:“晚上终于有活动了,最近真是闲得蛋疼啊,嘿嘿……”
  方长看看时间,该去接周芸了,至于那个粱进仓,哼哼,晚上再说吧!
  “她怎么喝这么多啊?”
  听到方长的问题时,林佼也是一脸无奈,苦笑道:“她说她高兴啊,还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有个煞比会还接他的。”
  方长左右看了看,天真地问道:“哪个傻比啊……你们看我干什么啊?”
  只见赵雅、付颖、林佼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瞪着方长,这特么真是尴尬啊!

  就在这时,埋在林佼颈窝里的周芸蹭着林佼的脸撒开吊在她脖子上的手,偏偏倒倒地跌进方长的怀里,那指尖儿直接捅方长的鼻孔里,傻乐道:“傻比!”
  方长翻了个白眼,抗着周芸就把她扔进副驾,顺手扯出那安全带生生在她胸前勒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来,回头时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在那峰峦上蹭了过去。
  只见周芸双颊绯红,“嗯……”舒服地嗔吟了一声,吧唧起了嘴,这样子真是又性感又可爱。
  眨眼的工夫,方长从副驾抽身出来,关上门,冲几个女人说道:“早点回去休息吧,打出租车,别叫黑车,太晚了。”
  这是方长的关心,但是对几个女人来讲显然是不够的。赵雅只喜欢跟方长有鱼**欢的事实,她自觉配不上方长,所以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开心。
  付颖……什么都不说,也没什么异样。
  唯一看起来不开心的就是林佼了,正两眼有些犯痴的时候,柳冰在旁摇头叹气道:“你跟这千年的狐狸一比,连只小白兔都算不上啊。”
  “你才是狐狸,小狐狸!”林佼瞪着柳冰低声叫道:“带你出来吃好的,恩将仇报,就从你嘴里听不见个好。”
  眼看着方长开车载着周芸走了,几个女人才知道周芸为什么要拼命地喝,使劲地喝,早知道,她们几个也不矜持了,多喝几杯,看谁醉得厉害你。一想到周芸的用心,几个女人真是,好气啊!
  到了家,灯亮了起来,方长将周芸抗进卧室,把鞋给她脱了,空调的温度适中,将她往上面挪了挪睡在枕头上,扯过薄被单刚把她上身给搭起来,谁知周芸翻身就把他压在身边,倒在床上,然后一条腿搭在方长的肚子上,小腿再卷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热狗夹肉肠……
  这个位置摆得也太合适了吧!
  “我曰尼玛,你是猪头吗?”
  小洋楼的双开门大厅当中,双扇门大打开着,这叫骂声整个下湖村都快听见了。
  不过主屋当中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叉着腰,时不时地指着粱进仓吼两声,愣是让粱进仓一点脾气都没有。
  “一个女人,一个小杂种,还有个偷鸡摸狗的贼,你打啊,你怕个几吧!”
  听到头发花白的男这么一说,粱进仓一脸委屈地说道:“严哥……”
  “叫村长!”
  “严村长!”粱进仓赶紧改了口说道:“是你说的,要是发生矛盾,不要把镇长弄伤了,到时候不好跟上面交待,我这才留了一手啊。”
  “你怕个锤子,两下给他干上去,那个小婆娘心虚,自己就躲一边去了,这种事还要我教你?”
  严村长名叫东来,取紫气东来,看来他老爹还有意让他这个农皇嫡子继承村儿皇位的意思,有想法,不简单!
  这人个子不高,有些驼背,左脸颊上有一块坑坑洼洼的皮肤,据说是当年有人找他拼命的时候给他泼的浓流酸。等长好了以后,让他看起来更有一丝狰狞的味道。常人一见他,就得咧着身子绕道走,真的有点吓。
  事实上,下湖村严家这一家子没一个善类。严东来他老爹就是大队队长,当年来的那一批接一批的大学生没少在他那死鬼老爹手上吃苦头。不干活没公分,干了活也没公分。听说就靠这一手,让好几个女大学生最终栽在了他那死鬼老爹的手里。所以在严东来看来,城里人不但贱,而且欺软怕硬,只要够硬,谁特么见了他,都得把头给低着。不低头?打得你低头为止。
  这么多年严东来就是这样在村里横行无忌的。岳鹏从村里承包的田要动工的时候,严东来派人给堵了路,先收过路费,再收占道费,接着收务农费……
  说起来是村里的名义收的,但是大头最终都进了严东来的腰包。当时他不是村长,胜似村长。而现在村长调离,他顺理成章接下村长的位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岳鹏撵走,一石二鸟把龙墨也给整下课。
  不过这两天看起来,情况好像不太乐观啊。否则的话,他现在也不会指着粱进仓的鼻子骂了。
  严东来,来来回回在主屋里走了好几圈,低声吼道:“我曰尼玛不管用什么法子,今天晚上要他的蛙田里没有一只活的,要是他明天还不滚,老子就把你剁了去喂他的蛙,快滚!”
  被喷了一脸的唾沫腥子,粱进仓也是鬼起火,他平常在家打老婆打得嗷嗷地叫,什么时候会让着女人啊?如果不是严东来让他注意点儿,今天特么不管是谁,也得挨上几扁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