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1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瑜只能尾随其后,跟着夏昼一步步到了阁楼的尽头。

  在一处,夏昼停了脚步。光
  线是糟糕得暗。本
  就是雷雨天,没了月光,再加上阁楼的光线原是不佳,所以走到哪都是黑漆漆的。见
  她停了脚步,饶尊掏出手机想要照亮,夏昼马上按住了他的手,摇摇头。她蹲身下来,伸手轻抚地面。阁
  楼的地面原本应该铺着陈木的,但时间太久,很多木质都破损了,导致地面上坑坑洼洼的不平整。夏昼只觉得手指下有一道缝,再去摸周围,最边沿有个很小的凸槽,很像把手。她
  心里咯噔一下。

  就在这时窗外一道闪电经过,映得整间阁楼恍若白昼,这一下,三人都看清了脚底下的构造。
  是一道暗门,镶嵌在地。夏
  昼瞅了一眼饶尊,饶尊二话没说,猛地揿开把手,那道暗门陡然就被打开。里
  面竟有微弱的光,还有呜咽声。夏
  昼反应快,十分利落地就钻了进去,顺着楼梯往下走,饶尊见状紧跟其后,陈瑜不想下去,可回头瞅了一眼空荡荡凄惨惨的身后,害怕极了,连忙跟上。

  是地下室。
  楼梯很陡很长,一路伸向地下,像是地狱的通道。左右很窄,无法展开双臂,墙壁上都是青苔,潮湿、霉气。
  暗门一开,就像是又多了一个进风口。头
  顶上的风在阁楼间徘徊,又如数地窝进了地下室,吹得狭小的通道里都回荡着风声鹤唳,十分刺耳。来
  苏水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也是极弱。

  如果夏昼推断没错的话,应该是什么人身上带进来的气味。
  越往下走光线就越足。
  下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大,好像是挣扎、撕扯,然后——
  一声艰难的“救命!”
  夏昼脚步一顿,紧跟着就快速往下走,饶尊几番都没抓住她,直到最后一级台阶,他一把将她揪住,喝道,“逞什么能啊?万一——”
  没有万一。
  最后一级台阶就连着偌大的地下室。
  跟上面阁楼的面积一样,只不过结构有点不同。有
  很多遮挡视线的拐角,放了不少东西,但最显眼的当属靠在角落里的那张床。床铺、被子和枕头一应俱全,床边有柜子,放有不少的生活用品。有
  人长期在这里居住!
  而这个人,此时此刻就在他们眼前。
  身穿一袭白袍,乌黑长发几乎垂腰。那身形令在场的三人都愣了一下,陈瑜喃喃,“蒋璃……”是

  的,像极了蒋璃。
  更令三人震惊的是,头顶的横梁之上正悬吊着一个人,一条几米长的白绫,一头正控在那女人的手间,一头围在对方的脖子上,那人被勒得直翻白眼,脚底下的凳子被踢得东倒西歪。
  那人他们都认得。
  竟是邰国强。

  眼前这幕让人惊恐,至少,陈瑜惊叫出声。
  那女人转过头来。
  地下室昏暗的光映亮了她的脸。
  不知是身上白袍衬的还是长发太黑,她的脸色浆白,宛若阴云缝隙间的月。可仔细打量这女子生得甚是好看,眉若黛眼似星,唇像是故意擦得惨白,可轮廓极好。
  只是眼睛里有敌意,还有腾腾杀气。
  邰国强在头顶上乱扑腾,堂堂的长盛集团董事长,现如今就像是咸鱼似的被人悬空挂在那,别提有多狼狈。夏昼想都没想疾步冲前,女子见状迅速后退,十分利落地躲开了夏昼的身手。
  白绫松动了一下,邰国强的身子晃动,忽而的空档让他暂时透了口气。他大叫,“法师、法——”
  白绫倏然又被勒紧。

  夏昼一瞧,果然是个有身手的女人,再次进攻去抓白绫。饶尊虽说跟邰国强没什么交情,但也没打算在自己的地盘上再多条人命,也快步上前帮忙。
  他没有跟女人动手的习惯,哪怕对方曾经捅了他一刀现在还心怀杀意的女人。他只是去争夺白绫,企图救下邰国强,如此,就方便夏昼全力去应对这女人。
  女人见状,手猛力一扯白绫,顺势带了身体半空腾起,水袖一甩实则出拳极快,夏昼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毕竟这三年她可是在沧陵摸爬滚打过来的,身形一闪头一偏避开了她的拳风,自己也是同样水袖,用力一抛与她的水袖相撞,紧跟着快速一旋,两只水袖就搅在一起。
  女人一时间挣脱不开,被夏昼一个劲力扯了下来,紧跟着芬兰短刀一亮,在空中抛了个优美的弧线,“饶尊!”
  毕竟之前情谊深厚,就算后来闹得再不愉快,彼此还是心意相通的。饶尊精准接刀,利落地朝着白绫一划,锋利的刀刃划破绫布。那边夏昼还跟女人纠缠,邰国强这头松了劲,饶尊一看这架势没辙只能自己上,上一秒刚调整好接人的姿势,下一秒邰国强就瓷实地砸下来。

  饶尊的五脏六腑差点压出来,嘴巴张了又合,好半天倒过气来惨叫,“邰董事长!你该减肥了!”
  身上的邰国强没动静。
  饶尊掀开一看,许是受惊过度,邰国强昏过去。
  那女人见状大势已去,抽身逃离。夏昼刚要追,被饶尊一声喊住,“你留在这,让我去会会她!”
  夏昼想着饶尊这是打算新仇旧恨一起算了,也就同意,趁着女子还没逃远,她快速叮嘱句,你小心,闻到什么不对的气味赶紧撤。
  饶尊咬咬牙,一点头起身冲了出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从进了地下室到饶尊追出地下室,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等到夏昼累得一屁股坐在邰国强身边时,陈瑜这才从惊恐和震愕中走出来,见夏昼在用力拍邰国强的脸,心有余悸,“你想把人叫醒也不用拍得这么狠吧?”
  夏昼确定邰国强只是昏过去了没生命危险后,说,“没错,我这一巴掌应该拍你脸上,刚才你站着看戏呢?”

  “老天啊,刚才吓死我了。”陈瑜这才反应过来,声调拔高了八度,“那女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最开始她还真以为自己眼花,那身形和背影可真是像极了夏昼,但转过身来那么一瞧,在长相上就不像了。
  她虽害怕,可也能记住那女人的长相,因为往往漂亮的女人都会让人过目不忘,虽然说她的脸色看上去跟鬼似的惨白。
  “陈楠楠。”夏昼懒洋洋地说,“难道你不觉得这世上还有比鬼更可怕的东西吗?”
  “什么?”
  “人。”
  陈瑜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就听“砰”地一声,划破苍冷雨夜,哪怕是在地下室的她们也能听得清楚。夏昼含笑的嘴角一僵,陈瑜周身一颤,“什么动静?”
  只响过一声,却像是有余音似的在耳朵里转。
  如果没听错的话,是枪声!
  就连躺在地上的邰国强也似乎受了影响,悠悠转醒,睁眼看见夏昼后朝她伸手,“法师……”
  夏昼没搭理邰国强,看着陈瑜,“这边你照顾一下,给他叫个救护车。”
  陈瑜一听这话急了,“你要干什么去?”

  夏昼面色严肃,起身,“螳螂来了。”
  夏昼没打算跟她废话,倒是邰国强急忙喊住了夏昼,“法师,你不能不管我——”
  “邰国强。”夏昼转头冷言,“我想有些事情你势必得交代了,不着急,丨警丨察会去病房找你。”
  邰国强面色一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