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0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盘,但也不至于这么看着吧,招魂的事可大可小,别到时候害得你饶大公子损兵折将。”夏昼道。
  饶尊也没计较她的态度,走上前,“我来只是因为担心你。”只
  可惜夏昼没领他的情,反问,“担心我什么?被鬼掐死?你不是说你不相信我会招魂吗?”饶
  尊真是受不了她的嘴皮子,没好气嚷了声,“你说我担心你什么?真是好心当驴肝肺!”夏
  昼不怒反笑,“呦,是我会错意还是你饶少爷打着不放心我的名号来这里想要另寻他人?”饶
  尊不悦,“你什么意思?”“
  女鬼啊。”夏昼嘴角一扬,笑得不阴不阳的,“不管对方是人还是鬼,你饶少爷被这么算计还吃了一亏的经历为零吧,总要查个明白才行。”话毕,一伸手怼在他肩膀上。疼
  得他冷汗差点又冒出来了,冲她嚷了一嗓子,“轻点!”“
  别怪我没提醒你,对方可不是善茬,能让你连续中招两次,凭你这……”夏昼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冷笑,“半残不残的身子还想要跟人家一较高下?开什么玩笑。”

  饶尊被她损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夏昼你找死是吧?”“
  找死?”夏昼哼道,“今晚但凡在王府里的,都自求多福吧。”在
  旁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的陈瑜一听这话又炸了,“你把话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我——”哗

  啦一声响。
  像是有什么重物重击在窗玻璃上,然后是玻璃碎了一地的声音,打断了夏昼的话。
  陈瑜一激灵,全身都僵住了,“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夏
  昼和饶尊都保持了安静,细细辨别。“
  不会是……怨灵真来了吧?”陈瑜战战兢兢。风
  在呜咽,雨点砸着戏楼的顶檐,除了那一声响,似乎还有什么声音淹没在雨点声中。饶
  尊眉心一蹙,“像是有人?”夏
  昼的目光往对面一扫,道,“阁楼!”

  两人说着就要离开戏台,陈瑜见状一把扯住夏昼,“你走了这怎么办?”
  “你守着。”“
  啊?不行、我不行!”陈瑜快吓疯了,“我跟你们去,我不想留在这!”
  饶尊拍了板,“带她一起吧,留在这万一出什么事呢。”
  夏昼想了想,叮嘱她,“记住,不论看见什么都别大声嚷嚷。”
  陈瑜不知道能看见什么,吓得浑身发抖,硬着头皮点头。不管能看见什么,总比待在这里独自面对要强。
  这一晚的雨让景泞心神不宁。回
  到车里,肩头湿了大半,她顾不上擦干净,将刚刚拿到手的牛皮信封打开,里面是五六张照片。这
  些照片她在刚接到手时匆匆扫了一眼,给她资料的人说,老板也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只是到时候你打个电话,转手将这些照片邮走就行。那
  人口中的老板她知道,是陆起白。
  现在回到车里,她才一张张翻看,每看一张,心情就低落一层。将照片重新装回信封,景泞觉得心头像是压了块磐石,死命压住这致命的窒息感,拨了一通电话过去。那

  头很快接通了。“
  陆起白,你这次到底想干什么?”景泞盯着前挡风玻璃,豆大的雨点砸上去很快就摊开,然后模糊一片。
  陆起白的嗓音犹若幽灵的手,哪怕是隔着手机也能通过电波伸过来卡住她的喉咙,“很快你就知道了。”
  景泞死死攥着手机,对方挂了许久后她都没反应过来。心

  早就跌入了风雨之中,似无根的浮萍,无处可依。
  昼猜测的不错,戏台之所以建那么高,目的就是为了能让住在阁楼里的人看戏。如
  今的阁楼里面空空如也,地上撒了不少纸钱,已经随着岁月轮转褪去了颜色,成了一张张惨白色的圆钱,贴在地上的,又有被风刮起来的。夏
  昼三人冲上阁楼时,数十张泛白的纸钱就在空中飞舞,只源正对面的窗子被砸开了一个大洞,玻璃碎了一地,一张破椅子歪斜着倒在窗子旁。风就从洞口子里呼呼往里钻,夹杂着雨水。陈
  瑜刚站稳脚步又被飞起来的纸钱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方才松了口气。但
  凡阁楼都是厢房,不见足光,所以这里有着一股子很强烈的发霉气味,夏昼觉得鼻子刺痛,忙捂住鼻子,又暗自问陈瑜,“你仔细闻闻这里,除了发霉的气味还有什么?”

  陈瑜是做调香师的,鼻子的确是比平常人灵敏,但也没达到夏昼这种天生天养的本事,仔细辨别了番,摇头,“就是只有发霉的气味。”问
  及饶尊,饶尊也说只有发霉味。
  夏昼边捂鼻子边说,“我们刚刚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传出来的,阁楼唯一的出口我们在戏台那边就能看到,所以,人肯定还在阁楼里。”这
  也是饶尊的想法。很
  显然,就在刚刚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可他们赶到后不见人影,如果对方逃脱了,哪怕速度再快他们也能从唯一的进出口看到。阁楼足有三层高度,他刚才看了窗子,下面并无绳索,不可能有人从窗子爬走。陈
  瑜扫了一眼阁楼,小声说,“这里一眼就能扫到头,人能藏哪?”

  夏昼也是想不通。
  阁楼的面积不大,放眼看去也就三四十平的样子,偶有隔断还遮不住视线,又没有可藏身的家具,如果有人,还能凭空消失了?她
  放下手,释放了鼻子。
  风的功劳,将室内发霉的气味吹散了些。她呼吸的时候虽说有点艰难,但也不至于全程都捂着鼻子了。
  除了发霉的气味还有雨腥气,又裹着王府里盛开的繁花、老旧屋梁腐败和夜雨之下盛夏的气味等等,这世上有物质的存在就有气味,偌大的亲王府,组成的物质何其多,气味也就何其复杂多层。除
  了这亲王府还有这大千世界、还有人体本身。所
  以,在别人只能闻到浮面几种气味时,夏昼闻到的却是深层次物质组成的气味,各种交织游走,各种包容消散。所

  以,此时此刻,在这些气味里,她还闻到了一种气味,极弱,被风扯得所剩无几。
  来苏水味。
  她最讨厌的气味。现
  在不少医院都想尽办法除去来苏水的味,尤其是高级病房,但再怎么除掉,普通人可能闻不到,夏昼还是能闻出来的。
  打从养父母过世后,她对这气味就异常敏感,总觉得这气味就像是长了锯齿似的,落在鼻子里总会生疼,甚至有一次谭耀明受伤进了医院,她在病床前守了一晚上,等第二天清晨时她的鼻子都流血了。
  蒋小天跟她说,爷,你上火了。
  她觉得是来苏水刺激了鼻粘膜,而且她一直有排斥来苏水的心理,心理影响生理,这太正常不过。所
  以每次不得不去医院的时候,回到家她总要用青梅水清洗一下鼻腔。青梅气味爽朗清洌,又在甘香中有些微微的酸涩,是缓解鼻腔的最好良药。
  现在,这个破旧的还未进行翻修的亲王府里竟有来苏水的气味?
  夏昼忍着鼻腔的不适循味而寻,陈瑜不知道她在找什么,刚要开口就被饶尊打断,示意她不要打扰。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